标签归档:冯迟

冯迟:毒药猫之歌(长诗·中)

Share on Google+

◎ 冯迟

中坛经 人事

《西羌古唱经》中的中部,是关于人间日常之事的描述。

第一部:莫打白——天祸降

当贪嘴的白猫在电视里讲起了人话,
当尖嘴的黑鼠用挖掘机占领了猫房;
蛤蟆们在网络里删帖封网储运木马,
野鸽群在天际外求偶觅食安道乐贫;
天地间一声巨响,红光炸出了硫磺! 继续阅读 冯迟:毒药猫之歌(长诗·中)

阅读次数:8,309

冯迟:毒药猫之歌(长诗·上)

Share on Google+

◎ 冯迟

长诗《毒药猫之歌》作为长篇小说《毒药猫》套诗,在小说中作为全书唯一的附录,系虚构人物白石县地震局主管宣传之副局长姬云翔自尽后,被家人发现的唯一遗稿《毒猫遗诗》。诗名中的“遗”字,既可读yi,意为遗留,也可读wei,意为赠予。现在经小说作者稍作整理以《毒药猫之歌》的诗名单独刊发,以此纪念和凭吊在那场灾难中逝去的所有同胞,以及那只劫后余生的毒药猫。 继续阅读 冯迟:毒药猫之歌(长诗·上)

阅读次数:8,066

冯迟:半墙(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冯迟

京城里的自由作家冯迟,最近为完成一部长篇小说,暂时借居到海淀郊区一个僻静的村庄。这房子是他的另一画家朋友闫三租住的,是一间农家四合院的南屋。画家闫三前几天回贵州老家了,要过完年的三月份才返京。因此,这一个月时间,正好给他提供了一段宝贵的安宁空间。 继续阅读 冯迟:半墙(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8,348

冯迟:灵山和圣经(散文)

Share on Google+

◎冯迟

写下这个标题就感觉有点沉重、有点严肃,但好在不是我的作品名称。我只是在阅读另一个作家的作品。我试图通过这两个关键词来体会这个作家在写作这两部作品时的,正襟危坐或者伟大抱负。也是在高行健先生获诺贝尔文学奖后,让香港朋友千方百计偷带回来的禁书,当初才得以一阅。过去十年了,当我重新拾起高先生的《灵山》和《一个人的圣经》来阅读,依然能感觉到那份质量,那份由书名而来的大词的质量。 继续阅读 冯迟:灵山和圣经(散文)

阅读次数:8,777

冯迟:海祭(散文)

Share on Google+

◎冯迟

1、洗白夜

一个茶杯的玻璃已经发毛了。她看着这种发黄的玻璃,已不能透出窗外的夜色。很多往事模糊起来。依稀一个男人那天坐在她的床沿,她穿得很厚。是一个入冬的日子。后来她每次做爱都有种感冒的感觉。那个男人喜欢吻她的鼻子,她总呼吸不赢地苍促了事。 继续阅读 冯迟:海祭(散文)

阅读次数:7,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