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刘漫流

刘漫流:重提《党的组织与党的文学》(随笔)

Share on Google+

◎刘漫流

我想没有比列宁这篇杂文,能更直接地点明一九五零年代前后中国文学与文化发生的一系列实质性转变。以下引号之内,除有特殊注明与说明者,多引自该文。收录于上师大中文系文艺理论教研组编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期大林文艺论著选读》,作为“马恩文论”课教材,成本费3角(当时约合学生食堂一块炸猪排的价钿)。我依稀还记得那位黄姓女教师慢条斯理不紧不火的师表与教态。健在的话,也快七秩晋八了。令人惊讶的是,无论是一九0五年代的俄国,还是一九五0年代以后的中国,面对此类意识形态话语的强暴,讲台上下,个个皆能如久经阵仗,见怪不怪。而从书页中留下的划痕看,当年惨绿如我辈,亦竟如此淡定。 继续阅读 刘漫流:重提《党的组织与党的文学》(随笔)

阅读次数:9,383

刘漫流:一九五零年代的炼狱(随笔)

Share on Google+

◎刘漫流

1949年红朝“开国大典”之后,躬逢其盛的胡风,满怀对新朝的政治热情写下一组4600行的“长诗”《时间开始了》。我没有完整地读过这部作品,无从评判其艺术价值。单就题目看,无疑可归入革命时代特有的宏大叙事,口气实不乏抹杀一切舍我其谁的豪情与狂妄。但不要忘了这是受特定时代政治气氛影响创作的一首政治抒情诗,一定程度的夸饰与渲染似乎无法避免也是可以谅解的。我也不愿无故地揣测或责难作者的创作动机及其激情的真诚性。胡风的好友绿原曾以“巨大的幸福感”来形容其时夹杂着对旧朝的失望、百多年来的屈辱以及革命胜利的魅惑。 继续阅读 刘漫流:一九五零年代的炼狱(随笔)

阅读次数:8,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