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力虹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随笔)

Share on Google+

◎陆文

在我印象里,笔会国内会员的处境比较恶劣,以前余杰受威胁,“你信不信,我们可以叫你蒸发。”最近衙役对滕彪说:“打死,挖个坑埋了!”独立中文笔会中被监控的被软禁的,以及“刑释分子”的比例,也说明笔会会员是朝廷长期打压的对象。怯于国际舆论,衙役嘴上不说什么,心底里其实是把独立中文笔会以及成员当成反动组织异端分子的。 继续阅读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随笔)

阅读次数:8,902

冉云飞:一寸自由一寸血:悼力虹(随笔)

Share on Google+

◎冉云飞

在二十一世纪头一个十年的最后一天,正当壮年的诗人、作家力虹与病魔斗争大半生的作家史铁生一同去世。我于元旦新年写了一篇博客,名为《新年的悲伤和愤怒》。悲伤的是因为喜欢史铁生的散文和小说,他写了不少好文章,赢得了包括我在内的不少人的喜爱。在许多人毫无做人底线、成王败寇思想盛嚣尘上的中国,他尚有坚持不说假话的做人底线,实属难得。可以不夸张地说,他是当今少数几位能赢得体制内外的读者都认可的作家,在价值观如此混乱分裂和社会近乎溃败的国家,这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史铁生的病患及早逝,自然因“上山下乡”这种把人当作泥团来捏的胡搞所致,痛苦虽然漫长,但他还算过了几十年相对平静的生活。 继续阅读 冉云飞:一寸自由一寸血:悼力虹(随笔)

阅读次数:8,840

阿海:至柔至刚的力量——追思我的朋友力虹(散文)

Share on Google+

◎阿海

二〇一〇年的最后一天,诗人力虹在一场大苦难中,愤而退出了人生的道场;就像是一个被激怒的客人,怒气冲天地中途离开了一场盛宴。力虹一生,经历三次大难,坎坷艰难,而且身患绝症,可谓死于非命;力虹身后,虽然也有一片纪念之声,但是了解他生活经历者,可谓希矣。因此言及力虹者,均没有涉及他生平中的具体事迹和生活细节。 继续阅读 阿海:至柔至刚的力量——追思我的朋友力虹(散文)

阅读次数:8,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