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北岛

张裕:汉译特朗斯特罗默的推敲——从“焊、烙、烧、熔、炼”谈起

Share on Google+

惊闻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瑞典著名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默(Tomas Tranströmer)于日前去世,特整理下稿以表追思。

在翻译中,对于同一单词,尤其是多义词,不同译者基于自己的解读和表达习惯,往往会选择各自不同的词义和译文用词,因此也不时引起争议:

继续阅读 张裕:汉译特朗斯特罗默的推敲——从“焊、烙、烧、熔、炼”谈起

阅读次数:63,096

阿钟:闲​说诗与观念艺术

Share on Google+

——对仲维光先生《“诗”还是“观念艺术”?》一文的闲聊

北岛早就是一只死虎了,一只死虎还人人喊打,可见北岛积怨甚多,在他得意之时欺行霸市,如今落得这般地步,真是活该!
死虎也不是完全无用之物,它有时候还可以当标本用用。仲维光先生对北岛以及北岛所代表的那批人的厌恶之情,已经让人感到其已到了丝毫不想掩饰的地步了,尽管仲维光先生在文中还称他们为朋友,并自认也是那个出口转内销小圈子的圈内人。然而他的批判却不够严谨,行文过于匆促,这就使得他在文章里留下了太多的纰漏。 继续阅读 阿钟:闲​说诗与观念艺术

阅读次数:28,856

仲维光:“诗”还是“观念艺术” (下)

Share on Google+

——对当代中文诗歌的质疑和拒绝

提要

本文(上)从当代中文诗在中国读者中的尴尬地位描述了这两代诗人的来源。他们模仿、继承的不是中国诗歌,而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尤其四九年后的现代诗、翻译诗。接着阐述了为什么说翻译释诗不是诗,简略概述了中国文字的一些特点。 继续阅读 仲维光:“诗”还是“观念艺术” (下)

阅读次数:18,922

阿钟 张裕 怀昭:失译的诗意——关于翻译的文学对话

Share on Google+

三人谈,必有我诗。有译必有失,有失必有得。善填古词牌的张裕译了一组国际笔会创会元老的诗,为了捍卫这些年代久远的诗歌中的韵律,跟诗人阿钟打将起来。曾参与翻译《叶芝文集》等译著的怀昭加入了混战。

阿钟(以下简称钟): 关于诗歌翻译,一般我是主张意译的,因为严格遵守原韵,第一是很难做到,第二是如果勉强做到,往往一首好诗变成了蹩脚诗。故我读中文译诗,一般只是看看意思而已,不费功夫去琢磨其字词。 继续阅读 阿钟 张裕 怀昭:失译的诗意——关于翻译的文学对话

阅读次数:39,9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