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周伦佐

周伦佐:那段尖锐而幽深的记忆(八六篇)

Share on Google+

周伦佐

当牛角号闪电般触痛哑穴,
那死去的声音便会复活。
火焰向四周蔓延,
荆棘不再包围嘴唇。

——摘自诗作《往事》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基本存在方式。周伦佑的方式是诗歌创作,我的方式是哲学探索,“行走讲学”只不过是一种短暂的调剂,不可能成为我们实现人生价值的永久方向。很快,我们回到自己的主行道。1986年8月,周伦佑创立了对中国青年诗界产生了重大影响的“非非主义”诗歌流派,为中国“第三代诗”建起了最巩固的营垒;1986年,我外出讲学的积极后果也逐步显示出来。记得前些年我问过伦佑:讲学事件对他后来创立“非非”有无影响?他答:肯定有,主要是心理刺激方面。如今,这段问答他或许已经忘了,但我1986年的小小果实或花朵,确是讲学带来的。 继续阅读 周伦佐:那段尖锐而幽深的记忆(八六篇)

阅读次数:74,223

周伦佐:那段尖锐而幽深的记忆(八五篇)

Share on Google+

周伦佐

道路挂满大树,
绿了又黄了,
总攀不出铁色高墙;
一扇门打开又关上。
于是有句话躲进森林,
石头般沉默。

——摘自诗作《往事》

就我而言,1985年的主题是从成功走向失败。成功自然包括:自己演讲中更流畅自如的语言节奏,更趋于成熟的演讲内容和演讲技能的展示,以及演讲所取得的比川大更广泛更深入更持久的反响。失败来自四川当局大范围的严令禁止,以及所带来的老虎咆啸于陷阱的无奈感觉。周伦佑不像我一样长年沉寂于深山,感受可能不同。 继续阅读 周伦佐:那段尖锐而幽深的记忆(八五篇)

阅读次数:69,072

周伦佐:那段尖锐而幽深的记忆(八四篇)

Share on Google+

【编按】此文原为作者参加内地某知名网站征文活动的系列文章之一,但第一篇即因网站刊发时未“及时删除敏感文字”,当天即遭网监警示而不得不回收到网站后台。该网站责编因不服此等处理方式而辞职。《自由写作》从即日起陆续全文连载作者的三篇系列文章。 继续阅读 周伦佐:那段尖锐而幽深的记忆(八四篇)

阅读次数:69,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