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哈维尔

曾建元:向哈维尔致敬——哈维尔作品朗读会(随笔)

Share on Google+

◎曾建元

主持:曾建元(中华大学行政管理学系副教授,国立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兼任副教授暨客家研究中心特约副研究员)

朗读:帕维尔·史葛达(Pavel Škoda)(捷克驻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副代表)
陈政三(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文化资产局专员)
谢小韫(台北市政府参事)
廖亦武(中国大陆流亡作家) 继续阅读 曾建元:向哈维尔致敬——哈维尔作品朗读会(随笔)

阅读次数:38,738

袁亚娟:中国公民的“哈维尔时代”及朝鲜人的太阳情结(随笔)

Share on Google+

◎袁亚娟

前捷克总统哈维尔与现朝鲜最高领导金正日竟然在这几天同时逝世了。其中,哈维尔以《七七宪章》及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推翻了苏共及捷共的专制、使小小的捷克成功走上了民主与独立的道路。哈在此后深得人民的爱戴从而被选为第一任捷克民选总统。近期,75岁的哈维尔因病逝世,然而看看他当年作为总统及以后出席各类公开演讲类场合的苍老与憔悴样、竟与上台3年的美国奥巴马总统有一比。在民主实现或成习惯以后,从在野的反对派走上正规的执政最高舞台者,真是太劳心太不轻松了。而对于这两位有着民主与极权不同标志特征的历史人物,似可以做一番盖棺论定了。 继续阅读 袁亚娟:中国公民的“哈维尔时代”及朝鲜人的太阳情结(随笔)

阅读次数:9,662

李亚东:远房表叔——纪念哈维尔(随笔)

Share on Google+

◎李亚东

跟许多普通人一样,我没有见过哈维尔。

可这个事实,不妨碍我走近他、阅读他。甚至想象他、感受他。在我的心目中,这位人类精神的先知、极权主义的敌人,更像是自己家里住得很远的父辈。一位可敬而更可亲的远房表叔。 继续阅读 李亚东:远房表叔——纪念哈维尔(随笔)

阅读次数:15,089

石建哲:哈维尔的讲台(随笔)

Share on Google+

◎石建哲

得知哈维尔过世的第二天,我们一行三人就上捷克领馆,带了一束野雏菊。到那儿过了下午四点,一位穿保安制服的人委婉地告诉我们,已经下班了,晓得我们纯粹是个人行为后,便好心劝告了一句,领馆会觉得挺尴尬的。当然,我可理解为这是他个人的迷惑和顾忌,几个个人为啥要给一个过世的前国家总统献花呢,似乎有点冒失。 继续阅读 石建哲:哈维尔的讲台(随笔)

阅读次数:9,661

严力:哈维尔引起的思考(随笔)

Share on Google+

◎严力

东欧的捷克人哈维尔在1977年参与起草了捷克人权文献“七七宪章”,并成为此一宪章运动的发言人,他多次入狱,饱受共产主义专制政权的践踏。1989年年底他领导了捷克温和如“天鹅绒”般的革命,革命成功地把他推选为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总统,结束了共产主义式的极权统治。在时间上讲,1977年也是中国开始酝酿改变的时期,它导致了1978年初北京西单民主墙的形成,而民间的各种政治、文学团体也在这一年越来越活跃,但是好景不长。虽然相对前30年的政治运动而言,社会气氛略显宽松踊跃,但很快又被1989年的六四荡平。 继续阅读 严力:哈维尔引起的思考(随笔)

阅读次数:14,278

曾建元:我们不会忘记——重读哈维尔(随笔)

Share on Google+

◎曾建元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八日清晨,前捷克斯洛伐克与捷克总统瓦茨拉夫·哈维尔(Václav Havel)在赫拉德切克(Hrádeček)农舍家中于睡梦中安详辞世,距离他出生的一九三六年,总共活了七十五年。二十三日,捷克与斯洛伐克两国为之举行国丧,全民与不请自来的各国人士为之送行。他永眠于布拉格家族墓园,在他第一任妻子奥尔嘉(Olga)的身旁。 继续阅读 曾建元:我们不会忘记——重读哈维尔(随笔)

阅读次数:9,714

余世存:再见哈维尔(随笔)

Share on Google+

◎余世存

“九一一”那一年,我在美国遇到一个捷克的经济学家,他对中国的发展很好奇,问了我不少问题,两人相谈甚欢,半天谈话下来我提了一个不情之请,能否代我向他们的前总统哈维尔先生致敬。他一听我是哈维尔的粉丝,眼睛都大了:他和老哈是朋友耶,这太容易了,他还可以代我向哈维尔要一本签名书。但事情过了就过了,这个人并没有做到他说的。我激动过后偶尔想起此事,就以东欧的知识分子跟中国知识分子差不多宽慰自己:我们多是轻诺寡信之徒啊。 继续阅读 余世存:再见哈维尔(随笔)

阅读次数:9,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