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夏汉

夏汉:“我身上始终背着铁栅栏”——读蒋浩;自我的旅行及其诗艺的展开(诗评·下)

Share on Google+

◎夏汉

三.语词爆炸的狂欢

蒋浩曾经说,“诗的天然就是雕饰本身,是语词的极端/最佳组合的形式。”还说诗是“在语词享乐中的非线性的渐进的不准确和不清晰”,说到底,他宁愿相信诗是一种“语词爆炸性狂欢”。在这个时期,诗人得益于世相人心的彻悟,“通过多种方式来扩大自己的词汇量,其实就是扩大认知。”源于此,我们考察他诗的语言形式及其技艺的一切质素都与之相关联。 继续阅读 夏汉:“我身上始终背着铁栅栏”——读蒋浩;自我的旅行及其诗艺的展开(诗评·下)

阅读次数:16,172

夏汉:“我身上始终背着铁栅栏”——读蒋浩;自我的旅行及其诗艺的展开(诗评·上)

Share on Google+

◎ 夏汉

一.人生,自我的旅行

蒋浩入道以来,耽于游历,生活可谓复杂多变:“每换一处,都有逢生之辛幸”。多年来,他曾经先后在成都、北京、新疆、海南等地做过编辑、记者、图书装帧设计、大学教师等工作。因而,表现自己的游历“生活”,也成为诗人持续的题材。浏览其2005至2009年的写作,也的确如此。同时,我们可以从他的诗里看出来诗人的心境与人生的精彩与否。说白了,他给我们展示了作为一个诗人生活而又艺术的“轨迹”——他自己称之为“自我的旅行”。 继续阅读 夏汉:“我身上始终背着铁栅栏”——读蒋浩;自我的旅行及其诗艺的展开(诗评·上)

阅读次数:15,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