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晓枫

晓枫:《成都日报》社反右斗争纪实(回忆录·下)

Share on Google+

◎晓枫

我要活到“共产主义”

那两只讨厌的“苍蝇”成天都跟着我飞,挥也挥不去。每天晚上他们都守在我的门前,要不要还在窗户上幌动下脑袋。我发现他们不是防我跑,是担心我受不住压力自杀。我想了很久该怎么办?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话挑明。 继续阅读 晓枫:《成都日报》社反右斗争纪实(回忆录·下)

阅读次数:7,962

黄河清:读铁流,道晓枫,泪血写史唱大风——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一(评论)

Share on Google+

◎黄河清

大陆友人俞梅荪曾向我介绍《铁流诗选》,我知道了“铁流”就是“晓枫”,晓枫就是铁流。晓枫的文章从《观察》上拜读过。海外网上信息量庞大,铁流晓枫之名尚陌生,于是他的堪称史的文字淹没在网文的汪洋大海之中。铁流诗文皆佳,我独爱其文。铁流之文是史、十分难得的史!我效法俞梅荪,向读者介绍铁流之文。 继续阅读 黄河清:读铁流,道晓枫,泪血写史唱大风——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一(评论)

阅读次数:8,969

晓枫:《成都日报》社反右斗争纪实(回忆录·上)

Share on Google+

◎晓枫

一个新创刋不足一年半的市级机关报,竟抓了12名右派,占全报社50名采编人员百分之二十以上。说话是右派,不说话也是右派;拥护运动是右派,不拥护运动也是右派,反正你就是右派。在那个疯狂的年代,要想不当右派闭嘴也不行,只能去当咬人的狗。 继续阅读 晓枫:《成都日报》社反右斗争纪实(回忆录·上)

阅读次数:7,871

晓枫:一个忘不了的名字——写在刘宾雁老师逝世一周年(散文)

Share on Google+

◎晓枫

是金子永远发光,是星辰嵌在天空,刘宾雁这个名字不论官方怎样封杀、湮灭,永远让人忘不了,特别是读过他作品的一代中国人都深深记住他的名字。五十年前我还是家地方报纸的编辑、记者,也是初涉文坛的一个新兵,常常在《四川文艺》、《西南文艺》上发表一些“歌功颂德”和图解“政治”的宣传品的所谓作品, 继续阅读 晓枫:一个忘不了的名字——写在刘宾雁老师逝世一周年(散文)

阅读次数:13,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