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李元龙

李元龙:城里的舅舅和乡下的舅舅(散文)

Share on Google+

◎李元龙

自小,我和弟弟就称呼四个人为舅舅。长大些后才明白,四个舅舅当中,只有那个二舅,才是与我的母亲一母同胞的亲舅舅。除开那个后老外婆的随娘儿张姓大舅不算的话,我这个二舅,其实才是正宗的大舅呢。 继续阅读 李元龙:城里的舅舅和乡下的舅舅(散文)

阅读次数:8,540

李沐子、李元龙:美中两地书(书信)

Share on Google+

◎李沐子 李元龙

这是一个2009年12月28日才来到美国留学的21岁大男孩和他父亲的日记。儿子名叫李鹓,又名李沐子,父亲名叫李元龙,笔名夜狼。2005年9月9日,曾经当过多年党报记者的李元龙,因在海外媒体发表《在思想上加入美国国籍》等四篇文章,被中共贵州省国安厅抓进监狱。后中共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其两年刑有期徒刑。李元龙的孩子为什么要留学美国,是在什么样的情形下“越狱”般负笈大洋彼岸的?曾经深受特务政治迫害,去到美国后,刚呼吸到自由空气的儿子有何感受?请看他们父子的—— 继续阅读 李沐子、李元龙:美中两地书(书信)

阅读次数:37,151

李元龙:朝圣石门坎(散文·下)

Share on Google+

◎李元龙

4月2日清晨,雨停了,雾也稀薄了。九时许从泉兴客栈出发前往对面隐约可见的麻风村时,还看不出多少太阳会出来的迹象。走在半道,不到十点钟,太阳就把我们的衣服一件又一件地脱了下来。王大卫的《中国石门》说,前往麻风村的路,如果步行,要走两个多小时,我以为路有多远,有多烂,结果,边走边玩的我们,也就用了不到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就走到麻风村了。 继续阅读 李元龙:朝圣石门坎(散文·下)

阅读次数:8,395

李元龙:万古知音只有天——罗德远其人其诗(散文)

Share on Google+

◎李元龙

动笔写这篇文章的晚上,看着满书房罗德远绝妙的诗词,想着九泉之下孤凄的罗德远,悲从中来。我打电话给也很欣赏罗德远诗词的好友徐君:你猜,我在做什么?没等他回答,我就说,我在喝酒。 继续阅读 李元龙:万古知音只有天——罗德远其人其诗(散文)

阅读次数:7,7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