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李文倩

李文倩:对“天才”一词的清洗

Share on Google+

 

2014年,詹姆斯·马什导演的《万物理论》(The Theory of Everything)一片上映,这是一部关于宇宙学家霍金的传记片。事实上,近十多年以来,此类关于纳什、图灵等科学奇才的影片不断上映,为公众展示了科学家们特立独行的迷人形象。尽管对于此类影片,不同的观众从不同角度有不同的评价,但对于片中主人公,许多观众均认为,他们是这个时代真正的“天才”。当然,从一种相当宽泛的角度而言,说他们是天才并没有错。但从学术的角度看,这里关于“天才”的用法,似乎与其传统的用法并不一致。如此一来,则我们就有必要从思想史的角度出发,对“天才”一词进行必要地考察。限于作者本人的阅读视野,本文拟选取康德、叔本华、魏宁格和维特根斯坦为对象,并对他们的天才观进行简要评述,以有助于我们理解“何谓天才?”这一问题。 继续阅读 李文倩:对“天才”一词的清洗

阅读次数:52,712

李文倩:对自己的创造力信心不足的维特根斯坦

Share on Google+

 

英国文学理论家伊格尔顿曾在一篇书评中这样写道:“弗雷格是哲学家中的哲学家,伯特兰·罗素是店铺老板眼中的圣人,但是维特根斯坦是诗人、作曲家、小说家和电影导演中的哲学家。”伊格尔顿的这一评价,以一种极简的方式,勾勒出了不同哲学家的个性特征,以及他们与大众之间的关系。与弗雷格的终生落寞、以及罗素在大众中所获得的明星般地位不同,维特根斯坦传奇的一生、迷一样的性格,对众多艺术家构成极大的吸引力。不仅如此,除了维特根斯坦的形象极具艺术魅力以外,正如伊格尔顿所指出的,艺术对维特根斯坦本人而言,从来都是第一位或真正重要的东西,“就像圣奥古斯丁或牛仔电影一样。” 继续阅读 李文倩:对自己的创造力信心不足的维特根斯坦

阅读次数:49,216

李文倩:脆弱性与好生活

Share on Google+

在一个极简阔的视野中,我们大致可以说,生活在现代之前的人们,他们伦理生活的准则主要基于一些形而上学的“设定”。而且,这样的准则对于他们而言乃是自然的,天然正当且无需论证的。而以今人的眼光看,这样一些准则可能来源于宗教、神话或传说,多有不实的成分;但对生活在这些准则之下的人而言,所谓“不实”则几乎无从谈起,因为那是他们生活的基石,是不可怀疑的。 继续阅读 李文倩:脆弱性与好生活

阅读次数:12,255

李文倩:《白鹿原》:革命之乱(影评)

Share on Google+

◎李文倩

鹿子霖从“外面”回来,在众人的困惑与不解之中,率先宣告了白鹿原的革命。虽说也是白鹿原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但鹿子霖实际上是个流氓,好色鬼。按小说原作中的叙述,在白鹿原上的沟沟岔岔里,他的私生子有三四十个。流氓是传统社会内部的不安定因素,对传统的正统秩序构成挑战。但这种挑战有其限度,或者说在一般情况下,风险是可控的。在白鹿原上,鹿子霖不时挑战族长白嘉轩的权威,但这种挑战尽快让当事人不快,却总是在某个相当熟悉的框架内。 继续阅读 李文倩:《白鹿原》:革命之乱(影评)

阅读次数:15,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