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杨银波

杨银波:出狱(中篇小说·下)

Share on Google+

◎杨银波

(五)

当谭贵兰在看守所见到马奎时,马奎已是鼻青脸肿,牙床上还能看到好几道腥红裂缝。马奎埋着头问:“谭贵兰,你说我是啥子人?”没等谭贵兰回答,他就自言自语,“我不是一生下就是坏人。我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被逼的,不是我想犯罪,是社会从来不给我机会。我是畜牲,我是混账,但不是天生就想这样。我肯定要坐牢,你愿意等我就等我,不愿意等我就算毬了。”谭贵兰一直在流眼抹泪:“马奎啊马奎,你做出这种龌鹾事,叫我们娘俩今后咋个过哦?”马奎一听到“娘俩”两个字就心烦:“你女儿不是跑到她亲爹那里去了吗?你又不是没老公,跟我这种烂人还有啥子日子过?家里只有200多块钱,你拿去当路费,不要再来看我了。”谭贵兰想发火,但又发不出火来,只想把心中的苦倒出来:“哎,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哦?跟你马奎十几年,你到现在还不说人话,我该咋个办嘛?” 继续阅读 杨银波:出狱(中篇小说·下)

阅读次数:10,206

杨银波:出狱(中篇小说·上)

Share on Google+

◎杨银波

(一)

乡村公路旁一棵硕大的黄葛树下,一群男女正围坐在牌桌四周,七嘴八舌。“听说那个人晚上不睡觉,光喝酒,白天到处借钱,脑筋又在不清醒了,活报应。”“我看他这辈子还要进监狱,最终要死在监狱里。”“听说他还扬言要杀他女儿,说他太伤心了,坐牢的三年里女儿都没来看他一眼,连一封信也没有。”“肯定是强奸!那哪里是他的女儿?又不是亲生的,那是那个贵州婆娘当年带过来的。他又没跟那个女人扯结婚证。”“现在的社会,你今天有几个钱可能还跟着你,明天你毬钱没两分,还不是跑毬了!”……说着说着,一个女人突然打手势:“嘘!那个婆娘来了,不要遭他听到。”众人纷纷闭嘴,各打各的牌。 继续阅读 杨银波:出狱(中篇小说·上)

阅读次数:10,060

杨银波:中国的主人(电视连续剧节选之四)

Share on Google+

◎杨银波

第七集

旁白:真实的生活并不如文人的剧本或者主流的反腐败小说那样前进,事实上你根本看不清未来的方向,但总有人抱着未来的梦,一直做下去。此时轰动双弘村的秦建勋,已经许多年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真实地看到底层的热血、怒火、渴望以及那种最本质的民间力量。他从一个对经济与政治研究多年的学者型人物,转变成今天这样一个场合的哑巴。他几乎没有机会在这样的场合进行一番政治演讲或者反腐败动员。他的身份,就像一个读者或者歌迷,正在打开双弘村这本书或者这首歌的MP3文件,仔细地阅读与感受。他在感觉到自己必须做些什么的同时,基于某种长期形成的政治意识,同样感受到了恐惧。原来,丧失土地之后得不到公正对待的农民,竟可以有如此狂热的政治激情。荆宁市的上下政界给他留下的,是一个巨大的烂摊子,连法律也无力去解决当中的根源。这不是一篇论文、报道就能解释和呈现得过去的。 继续阅读 杨银波:中国的主人(电视连续剧节选之四)

阅读次数:9,809

杨银波:中国的主人(电视连续剧节选之三)

Share on Google+

◎杨银波

第五集

旁白:当柯远生从窦明婕的温柔乡里醒来,不下10条短信早已涌向他的双卡手机。在那最保密的手机号码中,此时正如车辆上装载着易燃易爆品,躺着太多的危机。各方面的核心人物,已经纷纷向他明白地表示:“秦建勋已经插手征地案。”他本以为自己已是官场的老手,早已排除险情,没想到这面前的险情竟比谢荣山还大。他暗笑秦建勋的幼稚,可又迅速收起这个念头,越来越沉重地感觉到,这次碰到了真正的对手。“人总会有污点的”,柯远生想到这一屡试不爽的招数,决心变被动为主动,要拿下秦建勋的诸多把柄。这浑水深得很,秦建勋未必能搞出什么大动作,非但名堂弄不出来,可能还会引火烧身。柯远生又开始自信满满了,对窦明婕的脸颊轻轻一吻。 继续阅读 杨银波:中国的主人(电视连续剧节选之三)

阅读次数:8,614

杨银波:中国的主人——献给21世纪的中国人民(电视连续剧节选之一)

Share on Google+

◎杨银波

自序

压抑七年的理想,在2008年7月16日手指离开电脑键盘的最后一刹那,在抽掉100余包烟、坐足500余小时后,终于得以实现:一部政治剧、法治剧、维权剧、思想剧的剧本,全稿23万字,共分21集,终于创作完毕,命名为《中国的主人》。 继续阅读 杨银波:中国的主人——献给21世纪的中国人民(电视连续剧节选之一)

阅读次数:8,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