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楚寒

楚寒:知了,知了(散文)

Share on Google+

◎楚寒

不知何故,近来常常想起多年以前的一个夏天,那个我心无旁骛如水晶般明亮通澈的夏天。那年我22岁,在一家国企里做事,那时的我在单位里既感到压抑,却又同时踌躇满志,遂决意转行,另闯一片天地。那个夏天我请了几个月的假在家,整日在书房里伏案准备秋天即将来临的律师资格考试。我的书房窗外有几株枝繁叶茂的大树,每到夏季,绿荫袭人。更添生气和活力的,是那几株大树上整整一个夏季都在鸣叫不已的蝉。欢唱不已的它们,是那个闷热的夏天里寂寞的我唯一的朋友。 继续阅读 楚寒:知了,知了(散文)

阅读次数:8,764

楚寒:成长的命运——我这十年(随笔)

Share on Google+

◎楚寒

2010年的12月,世界很不安宁。朝鲜半岛的上空,弥漫着浓浓的硝烟味。针对上个月北韩对韩国延坪岛的炮击,先是韩、美两国的联合军演,两天后轮到规模大六倍的日美联合军演。位于巴基斯坦西北部的部落地带,传出自杀式炸弹攻击事件,惨剧造成50人遇难,100多人受伤。翌日,河南渑池县的煤矿发生瓦斯爆炸,矿难中26条生命瞬间消逝。10号,全球瞩目的挪威诺贝尔奖颁奖典礼上,为和平奖得主摆设的是一张空椅子,叫人心情沉重得无以复加。这个月,东非的三国——肯尼亚、坦桑尼亚和乌干达,将合并成一个统一的联邦国家,开启另一页不可预知的历史。这是一个动荡不安的世界,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在离乱中趋近尾声。 继续阅读 楚寒:成长的命运——我这十年(随笔)

阅读次数:8,397

楚寒:哭梅(散文)

Share on Google+

◎楚寒

一个古时以湖水、江潮和丝织文化驰名天下的东南名郡,一个半世纪前清王朝辟为杭州府的地方,我曾经两次到过这里短暂停留,继而留连忘返的城市,就是那年的他归心似箭的去处。整整一个冬季,他在京城想念故乡的梅花,回顾自己多舛的一生,以赋诗作文的方式遣怀咏志,指斥时弊,像如今的我时常做的事情。我的诗中有慷慨悲歌,他的诗中有浩荡离愁,还有紧接着的一句——“吟鞭东指即天涯”。他要回到天涯。天涯是他的家乡。家乡有他思念的梅。 继续阅读 楚寒:哭梅(散文)

阅读次数:8,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