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秦晓宇

秦晓宇:归之于诗——《倾向》的历史(文论·下)

Share on Google+

◎秦晓宇

三、再谈《倾向》的倾向,以《倾向》第1期为例

既然《倾向》第1期“基本上正确体现了杂志的倾向性”,那就让我们继续研读该期译介部分以外的栏目,以便“正确”、深入体认“杂志的倾向性”。 继续阅读 秦晓宇:归之于诗——《倾向》的历史(文论·下)

阅读次数:19,101

秦晓宇:归之于诗——《倾向》的历史(文论·上)

Share on Google+

◎秦晓宇

一、《倾向》前传

《倾向》诗刊酝酿于1987年,创刊于1988年(为区别称引方便,我称《倾向》诗刊为“老《倾向》”,称《倾向》文学人文杂志为“《倾向》”,虽然它们本质上是两个刊物,但在精神立场与价值尺度等方面具有很大的延续性)。 继续阅读 秦晓宇:归之于诗——《倾向》的历史(文论·上)

阅读次数:16,976

秦晓宇:玉梯(长篇连载·之四)

Share on Google+

◎ 秦晓宇

江春入旧年[1]

师古本身就是中国的文学传统。“诗不学古,谓之野体”(沈德潜《说诗晬语》)、“乐必依声,诗必法古”(王闿运《湘绮楼说诗》)等说辞,在中国古代几乎是不证自明的金科玉律。新诗的发生虽然是一场试图“推翻”古诗成规的美学革命,但在新诗对“诗”的持续追问与想像中,其实一直都渴望汲取古典,“铄古铸今”的尝试几乎无所不包。譬如思想内涵上的继承,有废名的“新禅诗”写作;风格上的效法,有卞之琳的诗“冒出李商隐、姜白石诗词以至花间词风味的形迹”[2];形式上的仿古,则有闻一多的新格律体:字句匀齐、音步规整、声韵铿锵,这种阅兵式般的诗歌本欲追摹古典形式主义传统,不料却落入旧诗的下乘境界。对此闻一多的“新月”盟友徐志摩早有反思:“谁都会切豆腐似的切齐字句,谁都能似是而非的安排音节,但是诗,它连影儿都没有和你见面!”[3] 继续阅读 秦晓宇:玉梯(长篇连载·之四)

阅读次数:17,007

秦晓宇:玉梯(长篇连载·之三)

Share on Google+

◎秦晓宇

时间的迷楼

叙事,在古汉语里亦称序事,最初指按照一定顺序安排事物。《周礼·乐师》:“……掌其序事,治其乐政。”唐贾公彦疏云:“‘掌其叙事’者,谓陈列乐器及作乐之次第,皆序之,使不错谬。”[1]这里的序事或叙事已包含了古老的结构意识。常常“缘事而发”的古乐府诗多以歌、行、曲、引、吟、谣来命题,如《孤儿行》、《西洲曲》、《白头吟》。其中,“述事本末,先后有序”谓之引,多指向时间的流转;而行是“步骤驰骋,疏而不滞”[2],侧重于人物在空间上的移转。无论引还是行,其叙述序列基本是线性的,按照时间的自然顺序推进的。这是中国古典叙事诗的一般特点。 继续阅读 秦晓宇:玉梯(长篇连载·之三)

阅读次数:16,032

秦晓宇:玉梯(长篇连载·之二)

Share on Google+

◎秦晓宇

宇宙锋

抒情诗是一类极具主观性或者说自身性的诗体,往往篇幅不长,诗人借此着力表现自我以及自我与世界的关系。与叙事文学不同,抒情诗中的人物寥寥无几,一般不超过三个,最常见的是诗中只有一个人。可以说,抒情诗隐喻了人的根本处境,它提示孤独,也证明“万有引力”。它更倾向于共时呈现而非历时发展的方式,杰出的抒情诗人会通过强有力的修辞、微妙的形象、对声韵的讲究来强化呈现的效果。 继续阅读 秦晓宇:玉梯(长篇连载·之二)

阅读次数:15,960

杨炼:玉梯上的眺望(长篇连载·之一)

Share on Google+

◎杨炼

我曾把当代中文诗批评的理想境界形容为:像陈寅恪那样研究,像爱因斯坦那样思想。再概括些,就是两点:专业性和思想性。本来,这也是一句大白话。没有专业的深与精,“思想”在哪儿立足?缺乏尖锐思考的挑战,专业研究又如何突破?但,二十世纪的中国历史,搅乱了许多本该不言而喻的常识和共识。专业和思想,曾被简化为“问题”与“主义”,无端一分为二,又恶性循环着由对立而斗争,结果汇合于惨痛:既无专业又无思想。回到诗,在彻底“非诗”的时代,这本该专业门槛最高的“斯文”,曾被逼着满街“扫地”。阴影拖延至今,就是标榜的“诗国”,本质上却仍在贬低诗歌。所谓“诗人”,识几个汉字,瞎写几个分行句子,就自认为登堂入室了。所谓“诗评家”,靠封闭自欺欺人,仗浅薄互封权威,真诚的幼稚尚可原谅,老到的油滑却恶俗难忍。“伪学”昌盛,反衬出的,恰是陈寅恪的“做人”底蕴,和爱因斯坦的“深度”追求。要达到理想境界,真诗评家,必须比诗人还信念鲜明、特立独行。 继续阅读 杨炼:玉梯上的眺望(长篇连载·之一)

阅读次数:12,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