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袁亚娟

袁亚娟:灵魂之声音何在?——对地下诗歌及民刊的一点小杂忆(散文)

Share on Google+

◎袁亚娟

灵魂的声音何在?灵魂的声音甚至不是被市场上讨价还价的噪声淹没了,而是被满世界传来的“音乐”声所淹没了。这种噪声式的音乐在没有灵魂的地方冒充灵魂!他们的耳朵已听不到音乐、更听不到音乐中的灵魂或灵魂中的音乐。他们只欣赏震山响的“音响”,他们只听到震耳欲聋!这种音乐甚至在没有幸福的地方制造幸福,在没有悲伤的地方制造假的悲伤:灵魂、灵魂的幸福与悲伤都已是赝品。——佚名 继续阅读 袁亚娟:灵魂之声音何在?——对地下诗歌及民刊的一点小杂忆(散文)

阅读次数:9,857

袁亚娟:《诗抄》与人物、自由写作的小记忆(随笔)

Share on Google+

◎袁亚娟

笛卡尔的名言——“我思故我在”,而于那些想通过文章交流而求取外在认同、并想“雁过留声”“进入历史”的读书人来讲,写作尤其是自由写作即是其生命,并且更有一番“我写故我在”的意谓吧。 继续阅读 袁亚娟:《诗抄》与人物、自由写作的小记忆(随笔)

阅读次数:10,353

袁亚娟:中国公民的“哈维尔时代”及朝鲜人的太阳情结(随笔)

Share on Google+

◎袁亚娟

前捷克总统哈维尔与现朝鲜最高领导金正日竟然在这几天同时逝世了。其中,哈维尔以《七七宪章》及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推翻了苏共及捷共的专制、使小小的捷克成功走上了民主与独立的道路。哈在此后深得人民的爱戴从而被选为第一任捷克民选总统。近期,75岁的哈维尔因病逝世,然而看看他当年作为总统及以后出席各类公开演讲类场合的苍老与憔悴样、竟与上台3年的美国奥巴马总统有一比。在民主实现或成习惯以后,从在野的反对派走上正规的执政最高舞台者,真是太劳心太不轻松了。而对于这两位有着民主与极权不同标志特征的历史人物,似可以做一番盖棺论定了。 继续阅读 袁亚娟:中国公民的“哈维尔时代”及朝鲜人的太阳情结(随笔)

阅读次数:10,160

袁亚娟:我的“四五”与1976(随笔)

Share on Google+

◎袁亚娟

1976年,已经很久了,30多年前啦。那一年的清明节,中国的天安门发生了以纪念周恩来总理为由的平民自发公祭活动。后来,随着参加者的人数及各种阶层的不断加入,此次民众街头运动就逐日演变成为了公开反抗“四人帮”及毛派极左思想的自发性民主运动。1976年的“四五”运动之时,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正接近尾声,算得上为真正结束文革“打响了第一枪”。说来很惭愧,本人没来得及赶上那一次中国“自1949以来的第一次真正出自民众自发的民主化浪潮”,因为,当时我还没有从幼儿园毕业。 继续阅读 袁亚娟:我的“四五”与1976(随笔)

阅读次数:8,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