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郑义

马云龙:《刘宾雁时代》(传记节选)

Share on Google+

◎马云龙

第十七章 黄钟弃毁

中国人的历史感往往不是来自对天际曙光的联想,而是来自旧梦的反复重现。百年前“戊戌变法”时代的幽灵又浮现在人们眼前,斩断杀伐的慈禧太后、瀛台被囚的光绪皇帝,以及慷慨捐躯的“六君子”似乎都在现实中找到了阴魂附体的替身,长安街上淋漓的鲜血也和百年前菜市口的碧血连成了一片,而包括宾雁在内长长的流亡队伍似乎遥遥地跟在康有为、梁启超之后……百年一个轮回,这难道就是中国人的宿命? 继续阅读 马云龙:《刘宾雁时代》(传记节选)

阅读次数:25,486

王康:石磨盘路,流亡者之路————郑义流亡散文附笔(四)(散文)

Share on Google+

◎王康

1992年冬,俄罗斯总统鲍里斯·叶利钦访美,亲自打电话给索尔仁尼琴,邀请他经过适当安排后,与家人同返祖国。几乎同时,郑义、北明夫妇离开羁旅九个月的香港,正式流亡海外。 继续阅读 王康:石磨盘路,流亡者之路————郑义流亡散文附笔(四)(散文)

阅读次数:26,040

周冰心:家国两茫茫——海外中国流亡、自由作家研究(文论·之二)

Share on Google+

◎周冰心

第六章 郑义论

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郑义这个名字,在中国大陆文坛有着相当的知名度,这不仅是他是中国“伤痕文学”、“寻根文学”的代表性作家,更重要的是,他还以行动知识分子勇气实践对现世不公的抗争,在轰轰烈烈的中国“六·四”民主事件中走上长安街街头,表达对独裁、专制下意识形态的不满,他是中国当代作家中为数不多的赢得思考、行动一致美誉的人,但他的结局也是惨淡的,他遭到他的祖国放逐,迄今已有近廿年,而他在他的祖国创作年月也没超过十年,佐证了在中国从事写作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一如高行健在短篇小说《母亲》里的回忆父亲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他不同意我写作,说这是危险的工作。”[1]. 继续阅读 周冰心:家国两茫茫——海外中国流亡、自由作家研究(文论·之二)

阅读次数:9,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