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阿海

阿海:至柔至刚的力量——追思我的朋友力虹(散文)

Share on Google+

◎阿海

二〇一〇年的最后一天,诗人力虹在一场大苦难中,愤而退出了人生的道场;就像是一个被激怒的客人,怒气冲天地中途离开了一场盛宴。力虹一生,经历三次大难,坎坷艰难,而且身患绝症,可谓死于非命;力虹身后,虽然也有一片纪念之声,但是了解他生活经历者,可谓希矣。因此言及力虹者,均没有涉及他生平中的具体事迹和生活细节。 继续阅读 阿海:至柔至刚的力量——追思我的朋友力虹(散文)

阅读次数:9,099

阿海: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散记(随笔)

Share on Google+

◎阿海

即将加印的诗集

二〇〇七年圣诞节前数天,正是香港印刷行业一年中最忙的时节。在葵涌某工业大厦的一家大型印刷厂里,我看到因为连续加班而显得疲惫的印刷工人,从一台机器上最终切出了一本本封面为红白黑两色的图书。翻动书页,油墨的特殊味道,侵入心扉。 继续阅读 阿海: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散记(随笔)

阅读次数:7,706

阿海:当死亡不是一种遭遇——纪念安娜·波里科夫斯卡娅(随笔)

Share on Google+

◎阿海

当死亡从形而上学中剥离出来,真实地坐在你的对面的时候,有时候是一种遭遇,有时候不是。平等地看待生命的个体,所有的猪被拉到屠宰场宰杀掉,是猪生的必然,而不是遭遇,相反,如果有一头猪得以寿终正寝,那是遭遇。如果是人生,正好相反。 继续阅读 阿海:当死亡不是一种遭遇——纪念安娜·波里科夫斯卡娅(随笔)

阅读次数:7,648

阿海:半个世纪的《嚎叫》(随笔)

Share on Google+

◎阿海

1955年,美国旧金山西部地方法院的一个法官接到诉状,当地警察局公诉几天前在当地六号画廊举办的一场诗歌朗诵会。会上最出风头的一首长诗,内容惊世骇俗,使用了大量色情和暴力的词汇,但是朗诵起来却气势非凡,不可一世。那天的朗诵会自然也吵爆了画廊的顶棚,不仅惊动四邻,而且引起了当地警察局的高度关注。 继续阅读 阿海:半个世纪的《嚎叫》(随笔)

阅读次数:7,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