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潘岳的“政改报告”

这篇政改报告最具有现代政党政治气息的部分,是对执政党和政府的不同角色的区分:与中共执政后的其它文献相比,此报告没有自恋狂式的“伟大光荣正确”的陈腐说辞,没有中共天然代表全体人民利益的狂妄自敖和霸道姿态,而是第一次以大胆的自我反省精神,从执政党和政府的不同定位的角度,论证了两者不同的代表性,能够代表全体国民的是政府而非政党。进而坦率承认,一个现代政党不可能代表全体人民,就是执政党也不能。换言之,任何企图代表全体的政党,只是为了垄断权力而实施的意识形态欺骗,是依靠暴力革命掌权的专制者的陈腐说辞。而现代政党即便执政,也只能是各种不同利益集团的协调人和平衡者。这无疑开始具有一点现代政党的谦卑。(阅读全文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