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引 (2011年11月)

在网上读多了民主的文章,走火入魔,做了一个星期的好梦。每次醒来,尽管面对的还是那一丝不变的世界,艾未未的罚金没有凑齐,重庆的红歌没有唱够,和谐社会的木鱼没有敲破。但晚上躺下之后,又进入了自由民主的梦乡。马丁路德金说过他有个梦,为了那个梦,他奉献了自己的生命。如今,我这么个庸庸碌碌之辈,居然不自量力连做了6个好梦。

梦不是坏事,梦有时是理想,醒来后,激励你去奋力追求。梦有时是警示,醒来后,你去设法提防。梦有时是希望,醒来后,让你看到光明。梦有时是暗示,醒来后,让你写出苯环的结构。诸葛先生受人三顾,曾伸起双臂,“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鲁迅说过:“梦里依稀慈母泪,城头变换大王旗。”毛泽东也有过“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32 年前。”有的人活了一辈子,回首一看,原来几十年的努力都是为了成全少年的南柯一梦。如今,遥望中土,贪官肆孽,豪富横行,国资外流,民心浮动。独裁专政已将中国引向悬崖,再不勒马,更待何时。为了一己一党之私,置国民于水火而不顾,良心何在?

醒来时伸个懒腰,来了句西皮慢三眼:“昨夜晚吃酒醉和衣而卧,稼场鸡惊醒了梦里南柯。”连作了6天的好梦,外边是响晴白日,天高气爽,自觉意犹未尽。又斟满一杯XO, 面对东方,酣然一饮。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祝愿伟大而古老的祖国跨上Remy Martin 手持梭镖的人头马,沐浴着自由民主的春风,进入全新的时代。

听说有位老干部曾经利用小说反党,吾欲起而效之。写罢回头一看,倒像胡说。不知文学史中有否“胡说”一体。如果没有,也算不才之首创了。竹板慢打,缓动丝弦,各位平章爷听我娓娓道来。

第一回 老孟撤销中宣部,百姓言论有自由

老孟眉头不展,一支接一支地吸着555牌香烟,在中南海的红梅阁前走来走去,思索着接管总书记以来大大小小的麻烦。西藏要独立,台湾搞统战,东北闹自治,上海嚷夺权。半年来,老孟像文昭关里的伍子胥,头发胡子白了一半。原以为根正苗红,年富力强,准备励精图治,一改前朝平庸无为的晦暗局面。不料困难重重,除了费翔的那首歌,一把火也没点着。束手无策,似此如之奈何?他低着头,背着手,有气无力地哼着“杨延辉坐宫院自思自叹,想起了当年事好不惨然。”正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贴身秘书小钱急忙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报告:“报—–!”“何事惊慌?”“总书记,大事不好,中宣部被上访群众围个水泄不通,部长刘勤江要求北京卫戍区动用机枪坦克。现在,蓟县的装甲第89 师已经到了三河,弄不好会导致流血事件。”老孟甩掉还未吸完的多半截烟头,忧心忡忡。连忙对秘书发令:“再呀探!”。

坦克师长是政治局常委刘勤江部长的女婿。兵法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可没说坦克车来了怎么办?老孟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掏出已故扎布斯先生研制的苹果牌手机,拨通了通县反坦克64旅,命令他们预备好所有的40火箭筒和82火箭弹,堵住潮白河一线;然后,打电话给坦克师长李鹏孙少将,让他率队原地待命,违令者斩。此时, 李师长的直升侦察连已经观测到1万挺40火箭筒和两万发火箭弹把沿途封锁得水泄不通,严阵以待。为了保存实力,李只好命令除了负责军需辎重的马驴骡外,所有军车立即熄火。就地安营扎寨,拾柴砌灶,埋锅造饭。

话说中宣部长刘勤江出身海派兼红色世家,人脉深,神通广, 是前总书记江爷看中的第五代苗子。此人雄心勃勃,不可一世。根本不把土头土脑不修边幅的孟民主同志放在眼里。这次居然滥用职权,调动军队,前来救急。是可忍,孰不可忍,老孟憋了多年 的怨气一下子如火山爆发,怒不可遏。

局势稳定后,老孟立即命令秘书,在中南海勤政殿召开政治局常委会。常委共有7人,4个海派。按说, 作决定时,老孟占不了上风。 然而,常委会有个潜规则,如果事件牵涉到某一个常委,此人没有投票权,三人举手,便可通过。这回,刘部长擅自调动军队威胁首都安全,执行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机,比刘少奇派工作组的错误还要严重。他受到留党察看的处分,降职到处级。但保持副部级待遇,配备一个秘书、两个厨子、三个警卫和两部宝马,随即调往内蒙古负责鄂尔多斯鬼城的房屋拍卖工作。卖掉一套住房,提成1% 。果然,老孟以四票获胜。从此常委会只有6人,新的潜规则是总书记的一票等于2票。决议通过后,老孟趁热打铁,解散阎王殿中宣部。

提起万恶的中宣部,老孟骨鲠在喉,气不打一处来。恨不欲除之而后快, 以报当年杀父之仇。孟老先生本是知识分子型老干部,写了本信天谣诗集,歌颂了陕北人民在革命战争中的伟大贡献,里边竟然没提毛泽东思想。老毛气急败坏,说孟父用诗歌反党,责令中宣部从严查处。中宣部先用社论把孟父打成阶级异己分子,然后锒铛入狱。不到五年,老老孟受不了孽待,惨死狱中,因此家人大部分把户口钱财转往国外。

毛公早已寿终正寝,老孟把此仇记到中宣部的头上。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中宣部解散后,老孟命令国务院参事室的100名食客到中宣部机关大楼去处理上访群众的安抚工作。文质彬彬的参事室的冯谖抱拳拱手向百姓宣布:“各位七姑八姨,三老四少,父老乡亲们,辛苦啦!请你们不要再反对中宣部,中宣部没啦。以后,没人再欺负你们,回家好好过日子去吧。”言罢,让警卫员拿起一挺歪把子机枪,装满橡皮子弹,瞄着中宣部的牌子,一阵狂扫。整整108发子弹,中宣部被打得百孔千疮,体无完肤。娶媳妇打幡凑热闹,老百姓也跟着放了鞭炮,庆祝砸掉阎王殿的伟大胜利,坚决支持孟总书记的英明决定。

“中宣部没了,可是他下边还有一个大摊子哪,怎么办哪?”国务院总理老张 说:“电视、广播、报纸、文化部怎么处理?”老孟只说了一个字:“撤!”所有设施和人员都变卖给民用单位。特别叮嘱老帐:“DBTV(党办TV)的工作要赵冲乡同志监理,他办事,我放心。”海派的政协贾主任说:“那咱不就没了喉舌?”老孟斩钉截铁地说:“有话时直接向老百姓讲,既省事儿,又快捷。更加干脆,还能改善干群关系。”事已至此,贾主任也无可奈何。会后,拿出手机发个短讯,用摩尔斯密码把决定告诉了上海市委。

话说上海市委书记吕干生出身高干,与前江总书记交往甚厚,听命于江的两个在沪留守的儿子江龙江虎,此兄弟二人乃是上海的不管部长。听说姐夫刘部长受了处分,常委会海派失去优势,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此仇不报,枉居于世。马上通知吕书记动用秘密武器,鸟工智能仿鹰突击队,发难北京,挽回败局。仿鹰突击队配备1000架活动翼直升飞机,由洛克西门和上航一厂联合设计,具备飞鸟工智能,兼有攻击和运输威力。可以在恶劣天气下从事高空和低空飞行,一个小时,可以抵达北京。这个工程是按前江总书记的秘密决定投资研制的。每架飞机可以携带100枚当量1顿TNT的短程导弹,外加1个班的全副武装。这些战士全部留学美国的UCLB大学,接受过动作片明星的严格训练。

江一儿和江二子这次要孤注一掷,大赌一把。殊不知老孟在上海的线人李波早已获得情报。书中暗表,为了对付上海的袭击,老孟在作军委副主席的几年,种了块自留地,秘密成立了三炮, 工程代号是9003 ,总部在清华东门附近。号称“看不见的武器”。 为了对付来自上海的金属飞行器,老孟命令三炮在距北京200英里处建立两道静电墙。第一道墙是10米厚万米高的空气层,全部带上正电,金属飞行器通过时,会被完全电离,成为带负电100库仑的飞行体。当它经过第二堵带负电的静电墙时,飞行器会因负电与负电间的斥力,速度锐减,机毁人亡。另两种武器是对付非金属飞行器的微波墙,和对付生物武器的紫外、红外辐射墙。这次静电墙派上了用场,上海派来的仿鹰大队还未到达河北境界,一个个像58年除四害时的麻雀一样,噼哩啪啦地落到地上。江家二位公子见大势已去,启用第36招,走为上策,乘专机飞往欧洲。到价值58亿法郎的山间别墅,享受荣华富贵。

老孟安插在沧州吴桥萨克斯马戏团的眼线打来呼号长途,“001,001, 我是119,我是119。仿鹰全军覆没。仿鹰全军覆没。” 此时老孟仰面长啸,吸了口气。又点上一只555 的香烟,命令小保姆:“拿酒来!”小保姆面带难色,说:“爷登基时说了以后忌酒,我把酒都锁到保险箱里了。”老孟不耐烦地说:“你这厮好生罗嗦,只管拿来便是。”读过哈夫大学马弁专业的硕士保姆回曰:“Yes Sir! 但不知爷要喝哪种品牌?”“国窖1573是也。”

老孟在中南海的月光下,就着一碟开花豆,自酌自饮,对影三人。以祖传的镜面盒子代剑,危冠广袖,闲庭独步, 翩然起舞。 歌曰:“桂棹兮兰浆,击空明兮溯流光。废官报兮气盖世,人说话兮民不失。撤中宣兮云飞扬,开言路兮安四方。舞毛瑟兮明志,扣扳机兮响三枪。”

意犹未尽,只见总书记夫人, 著名歌唱家彭妃小姐手持玉锸前来助兴,一边击打院里绿竹,一边用西皮南梆子唱起《小河的水清悠悠》,回忆当年的老八路。歌罢,老孟赞不绝口:“夫人真乃金嗓仙人也,竟有金属铮铮之响,令老夫神魂轻飘,难以自持。正是,自把玉锸敲翠竹,情歌儿一曲月如霜。想吾政务缠身,与爱妃分居一载有余。今日里平湖秋月,良辰美时,卿何不与朕乘兴景阳宫,共度春宵?”

宋妃长袖掩面回曰:“夫君快别这样,羞杀人也。几杯小酒竟不正经起来。老公啊,奴家唱的是革命歌儿,您却听成国相声的18 摸了。您这回可算脑袋横在脖子上,”“怎么讲?”“歪大发了。 也罢,爷请先行一步,妾到华清池稍加洗涮,须臾便归。”孟总春风得意,不禁哼起一段西皮二六:“孤王酒醉桃花宫,彭素梅生来好貌容,寡人一见龙心宠,兄封国舅他妹封在桃花宫。内侍臣摆驾上九重。”自古英雄爱美人,美人又爱睡大款。后人有诗赞道:“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装。”

次日,温州鞋业无限公司收购了DB电视,在新闻中心发布:“刘笑伯,艾魏未等异见人士重获自由。罚金每人-1000元。”新华门外老百姓在总书记的有节奏的20响中,欢呼雀跃,见证了伟大的时刻。刘、艾二人拿着2000元赏金,打个DI,乘坐一块二的南韩-北京-现代, 到纪晓岚饭庄。二人叫了一盘过油肉,一条松鼠鳜鱼,一只山西熏鸭,一盘拨鱼儿。又从旁边的丰泽园定了一道红烧海参和半斤炸馒头。二人喝了一斤杏花汾酒,吃了两碗刀削卤面。连小费共花了1000元,每人还剩500。酒足饭饱,笑伯正色言道:“吾旧债未了,欲续写08 宪章。兄台意欲何往?”艾魏未答曰:“吾将继续推广行为艺术,扩四母一公为8 母三公,只是公的好找,母的难求。余将矢志不渝,秉承汨罗屈公之志。路漫漫其修远兮,余将上下而求索。”言罢起身,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左手二指伸出个V字,以右掌相击,唱个大诺:“告辞了!”

2011年11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