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7日,中共当局重判71岁的著名女记者高瑜女士7年徒刑,再次震惊海内外。中国国内在中共极权铁手的高压下,大多数人噤若寒蝉,个别勇士也只能在海外为高瑜撰文一呼;海外媒体及团体,尤其是关注中国人权和新闻自由、记者权益的团体纷纷发表声明,谴责中国当局对敢言记者的迫害;美国国务院也发表声明关注,而中共外交部予以强硬回应。这是继刘晓波被重判之后,又一起由中共极权当局制造的践踏人权的暴行,在国家利益的堂皇幌子下,以所谓“泄露国家机密罪”构陷而成的当代文字狱。狱情的来龙去脉不仅撕破了中共政权伪善的面目,而且进一步坐实了当今红朝领导人无意于政治改革,一意孤行,置海内外舆论于不顾,视国内独立勇敢的知识分子如粪土,开历史倒车,一心维护自己的特权利益,即使千夫所指,千古骂名,也在所不惜。

一直关注高瑜案的原《中国改革》杂志总编李伟东评论道:“前几天一直有人预估高会被缓刑,当庭放了。而我一直不敢乐观,认为会重判。老浦的形势也不容乐观。对这个流氓政权任何良性期待都可能落空!包子(习近平)和面瘫(胡锦涛)两个时代的区别就是,面瘫时尚有一定博弈空间,包子时代完全无法博弈了。就只供应带鱼馅包子,没别的了。谁再说这一切恶行他不一定知情之类的混话,不是猪就是狐狸。”

高瑜是如何“泄露”“国家机密”?并且“泄露”的是哪门子“国家机密”呢?尽管被涉及的当事一方明镜的负责人声明在高瑜透露中共九号文件之前,就已经获知九号文件的内容,但中共的法庭拒绝接受这一鉴证。而九号文件正是此文字狱的核心——一个控制着10多亿中国奴隶的九十年老党,偷偷摸摸地在其高层党员中传递着与其宪法内容也公然背离的管控与洗脑策略,被勇敢无畏的记者挖掘出来,透露给全世界,党魁恼羞成怒,极权当局把记者拿下大狱,先是迫使其电视认罪,羞辱记者,然后重判7年,这架势,不把年迈的高瑜如同人权捍卫者曹顺利女士一般整死在铁窗下,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一贯自我吹嘘“伟光正”的万年庄家党,不检讨自己的九号文件有什么不妥,不许民众在媒体公开讨论党和国的关系,而是党在国上,党在国前,党国一体化,把本应公示于全体国民的执政党治国方略,自我神化为“国家机密”,仿佛大杀器在手,见到揭露其流氓伪君子嘴脸的人就搂不住火,不把她整得头破血流,不遏制住其他人效仿揭露,这特权利益的江山就玩不了几天似的。

九号文件的存在揭示了这样一个“秘密”——党从来是说一套,做一套的高手,党主导下出台的一个宪法,号称中国人民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有种种基本人权,先忽悠住广大国民和世界舆论再说。宪法和法律,从来都是纸糊的道具,党大于法,党魁大于党,才是中共的真实面目;内部的文件,内部讲话,内部的旨意,才是中共治理自己的帮派和他们掌控这个国家的真正法宝。

自共产主义在苏东溃败之后,中共不再高张意识形态的大旗,闷声发大财20余年,涸泽而渔,经济上去了,环境却乌烟瘴气,断子孙根,造当世孽,各种丑闻不绝如缕,互联网、自媒体时代,民众自由人权诉求高涨,中共在国际大潮和国内民意强烈挤逼下,涂脂抹粉,鱼目混珠,也假惺惺地把自由、民主等字样塞入其价值观,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24字,当头为首的竟然是“富强”。谁的富,谁的强?当然不是民众的富,民众的强,一个金钱拜物教的无神论政党,赫然利字当头,以狭隘民族主义、国家社会主义、民粹主义为先导,鼓吹极权的富裕与强大是价值观的首条,真是让世界有识之士笑掉大牙——东西文明两千余年,无论是东方的“仁义礼智信”价值观,还是古希腊的民主价值观,古罗马的共和价值观,英法的人权、自由、平等价值观,都烛照出中共价值观的阴暗、自私与虚伪,在24字价值观中也见不到平等、正义等字样,可见特权利益集团根本就没把价值观当回事,只是世界民主浪潮催逼,叩门声频频,在挑战和危机下的一种被迫应对而已。

这种背景下,中共内部危机感增强,对追求自由民主的中国人提出的普世价值、公民社会、新闻自由如芒在背。党魁习近平在对中共高层的讲话,传达到地市级的这个文件中,终于露出其维护特权利益的本来面目,要“七不讲”,活脱脱与世界两千年文明潮流背道而驰的架势,连宪法言论自由与出版自由的遮羞布也不要了。九号文件,证明党内党外还谈所谓“政治改革”的人,不是别有用心的忽悠,就是愚不可及的傻子,完全看不清专制独裁者没有强大压力逼迫就完全没有改革动力的残酷事实,证明中国国内的思想者们“改革已死,革命当立”的论断是如何的洞若观火。

年逾古稀的公民记者高瑜,在当局还想把“政治改革”的假戏演得活灵活现的高潮时刻,一把撕下了红朝宫廷的帷幕,让世人看到了在红色帷幕后正上演的政治春宫图——那就是宪法是虚,文件是实;民主是虚,专制是实;自由是虚,独裁是实;人权是虚,党权官权皇权是实;“依法治国”是虚,以家法帮规来整治广大国民尤其是不服从暴政的公民是实。偌大的中国,特权政党,特权政党中的特权高层为了控制人民永久为奴,永久地被洗脑,要向人民屏蔽什么,不讲的东西——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全是人类文明两千年多少仁人志士浴血拼搏的美好事物。一个党的文件,把这些美好的东西拒之门外,还不能证伪其谎言,证实其黑暗吗?一个执政党,在记者披露其文件后,动用国家机器,控之以“泄密”罪名,不是无耻至极吗?

对高瑜的审判,将载入中国的历史,“人们的善行写在水上,人们的丑行刻在金石上。”(莎士比亚)。谁行的是善行,谁行的是丑行,一目了然。两百年前,满清以少数族裔掌控神州,将几亿汉民沦为奴隶,由于合法性稀缺,文狱如麻,今日视之,是吕留良、徐述夔等人为民族英雄,还是满清屠夫为伟人乎?满清王朝行征服压迫和文字狱的暴政丑态犹未消失,中共王朝的文字狱又连绵起伏,从王实味被刀砍头颅起,到反右血泪斑斑,文革冤魂遍布,到铁流、高瑜入狱,鬼域神州啊,是什么样的魔鬼附体,才让你们走不出丛林社会,走不出中世纪,走不出专制极权的黑暗阴影?

高瑜是这个黑暗丛林的牛虻,她的勇气要超越揭露水门事件的两个记者,她在中国人权史和新闻史上的地位将会因她的杰出工作和巨大苦难而定格。她在黑暗的时世,在黑暗魔王索伦的毒焰与暗影从魔都末日山延伸到自由世界的艰难世代,在西方自由世界看不清黑暗的真实面目,甚至有一帮蛆虫和人兽与黑暗共舞、向暴政匍匐的时代,高瑜用她的文字撑起不向暴政屈服的一方天空。71岁的年迈女记者身在中共牢狱,但她的勇气与事迹将会成为中华民族追求自由、反抗暴政的宝贵财富。

这个黑暗的极权国度,为魔鬼的手劫持,许多最优秀的人、最正直的人,最聪明的人,最勇敢的人,不是进过监狱,就是已经在监狱,或者在通往监狱的道路上,他们将被迫背上污名,与最残暴的罪犯们在监狱成为同窗。

历史不会忘记,世界不会忘记,我们不会忘记!

来源: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