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每当想到你——高瑜,我就想起这首《冰与火之歌》。我不知道你是否读到过,但你确是用生命来体验、见证了守夜人的誓言。

二十六年前,你抱病去天安门,试图阻止动用坦克、机枪造成的大规模流血惨案。为此,当局抓的第一个就是你,那是“六四”的前一天。可见他们对你是如何的恐惧,他们想借此切断朝野之间互动的纽带,以便镇压。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而你,虽面对残酷的现实,仍然禀乎良知,蹈之不悔。四年后,他们又把你投入牢狱。只因为你,在普天盖地谎言下,无畏地说出真话。

在万马齐喑的恐怖中,你不顾危险,帮助“六四”死难者家属,勇敢地将“天安门母亲”的消息传到香港,传给世界。于是那些无辜的死者不再为人忘却;站起来的天安门母亲们让当局坐立不安。

你注定是一个无法不让他们“惦记”的人。这次,他们依然秘室治国,欲将对全民实施的“七不讲”作为治国之法。作为记者,你真诚地履行职责,揭露了真相,于是你又一次被送进了监狱。他们不只是监禁了你,他们同时还抓了你最心爱的、唯一的至亲——儿子赵萌,以此要挟你,迫你“认罪”。他们没有告诉你,他们会将你被迫的“认罪”——为释放儿子——在“央视”那个世界上最大的谎言造谣机器上播放。更险恶的是,他们不是靠证据,而是把你被迫的“认罪”作为最主要的定罪依据。他们无耻地玩弄法律,本来打算判你五年,因你最后坚拒认罪而加了两年刑期。

你坚强、乐观,决绝地要把牢底坐穿;但我知道你身体不好,监狱条件恶劣;我担心,你再次缧绁之难,凶多吉少。

我们曾在公民聚会中纵论古今、探讨国运,为世事同欢笑同悲愤。你激扬的风格、豁达的性格、睿智的表达,给了我多少鼓励与感动!在我心里,你是我敬佩的良师益友,又是我最亲近的大姐。悲乎!我们一起吃饭、一起坐地铁回家的日子一去不返!我甚至不知道,你在有生之年,还能不能走出牢狱的铁门!

我深知你一生坎坷。早年丧父;文革期间下乡农村八年;三次入狱;丈夫长期重病在床,后又病逝;儿子受母亲牵连也失去了正常的教育和生活;“八九”后,你失去了工作,靠一支笔维持一家的生活……但这些没使你丢失如瑜的正气。你是女儿、是妻子、是母亲,是高洁勇敢的良知女性!

得知你被处刑七年,我的心在滴血。在一邮件组里,我写道:“痛苦到极点。她将在牢里呆到七十八岁,她能活着出来吗?一个在斯国一如既往地勇敢、坚毅、有担当、有远见的伟大女性,就这么被销声了?”

声援你,因为你在为我们担当苦难;关注你,因为你不是孤岛,而是大地的一部分,是中华的脊梁;呼吁为你捐款,聊以安慰自己的良心。

身为执业十余年的律师,我非常清楚你之所为不构成犯罪,而是行使公民的正当权利。去年此时,得知你失踪后的第一时间,我就写了《她的厄运在前方等着我们——评高瑜案》,把涉嫌犯罪的北京警方拉出示众,以制止其进一步非法构陷你。我预测并担心你的案件会被秘密审理,因此特别指出本案无秘密审理之法理依据。结果他们仍然是秘密审判,莫须有地陷害你。

最近,读到了你的《狱中诗》:“七十年中事,凄凉到盖棺;不将两行泪,轻向汝曹弹。”也听说,你抄录秋瑾狱中诗以明志:“漫云女子不英雄,万里乘风独向东。诗思一帆海空阔,梦魂三岛月玲珑。铜驼已陷悲回首,汗马终惭未有功。如许伤心家国恨,那堪客里度春风。”

两次牢狱已给你足够的体验,深知当局的险恶,前行的威胁,但你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依然以生命歌唱自由,为人间带来天籁。你如刀的笔锋,撕开穹顶之下的黑幕;你正义的声音,让权贵切齿痛恨,报以睚眦。

你曾经写过《不能因为他们对国家对社会负责任而审判他们——北京审判陈子明王军涛内幕》。兹引用其中的一句话,回赠给你——良知的守夜人——“不能因为他们优秀而扼杀他们,不能因为他能起到别人所起不了的作用而扼杀他们,更不能因为他们讲理性,对国家对社会负责任而扼杀他们。”

葛洵先生谈到你的案件时对我说:“迫害人权的政权是不会长久的。最黑暗的时候,人道主义是我们最基本的底线。”高瑜为了明天的中国在狱中,她只有一个儿子,尚无固定工作。谁去看望她?谁为她“送饭”?为此,“人道中国”发起为高瑜女士募捐活动。感谢他们,支持他们,让我们大家都来关注高瑜,为她呼吁,给她“送饭”!

2015年5月27日

注:

1、人道中国网址:http://h-china.org/%E4%B8%AD%E6%96%87/

2、为高瑜联合募捐的声明: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42678

来源:墙外楼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