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君立:一场游戏一场梦

1932年(民国二十一年)年底,刚刚复刊的《东方杂志》在主编胡愈之的策划下,举办了一期“征梦”活动,请全国各界人士谈谈中国的梦想和个人的梦想。活动共收到160多封来信来稿,在接下来的两期《东方杂志》上陆续刊出。 当时的中国正值处于战争乱世,日军已经占领东北,南方也陷入淞沪抗战,同时还在江西进行第四次军事“剿共”;全国各地的军阀与土匪正打得昏天暗地,饥荒和瘟疫到处肆虐。相对而言,生活在上海这个十里...

刘军宁:自由主义的今天与明天

  中国的自由主义思潮,自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非正式登场,至今已经有约20个年头了。这些年来,它一直处于亚正式的生存状态。一个试图在中国寻找自由主义的人,在餐桌上、微博上、沙龙讲座中、学术文章里都能够很容易地与中国自由主义碰面。但是,在执政党的决议与文件里、领导人的讲话里、党媒官媒里、官方的高校教材里,则见不到中国自由主义的踪迹,即使出现,也是作为批判对象。   然而,2012年以来,似乎出现了...

柏琳:故事开始了:奥兹的秘密

2018年12月28日,据以色列《国土报》消息,作家阿摩司·奥兹因癌症于家中去世,享年79岁。她的女儿在个人推特上证实了这则消息,并且声称,父亲去世时“在睡眠和平静中被爱他的人所包围”,同时感谢所有热爱奥兹的人。 阿摩司·奥兹于1939年出生于耶路撒冷,原名为Amos Klausner,父母为来自巴勒斯坦的移民。他的父亲可以掌握多达17种语言,但在家中只培养奥兹说希伯来语,以此增强其文化认同。长...

阿摩司·奥兹:最好的结局是契诃夫式的结局

【编者按】 12月28日,以色列作家阿摩司·奥兹(Amos Oz)因患癌症去世,终年79岁。本文摘自李静睿《死于昨日世界》/理想国/2018年11月版。 阿摩司·奥兹 视觉中国 资料图 每一年的诺贝尔颁奖季阿摩司·奥兹总是大热,又总是没有得奖。几年中我把《爱与黑暗的故事》(A Tale of Love and Darkness)通读四遍,这大概是这几年里我重读次数最多的一本书。这本书繁复又絮叨,...

刘瑜:你还要些什么

drunkpiano 评论 美丽新世界 2010-03-17 10:07:49 2503年,一个婴儿养育室里。护士们在地板上摆了一堆图书和鲜花,然后把一群长得一摸一样的、8个月大的婴儿放到了地板上。婴儿们看到图书和鲜花,飞快地爬过去,拿起来玩耍。这时候,长官一声令下,护士长启动电路装置,一时间,刺耳的警报响起,地板被通上了电,触电的婴儿们在痛苦中痉挛并尖叫不已。过了一会儿,护士长关上了电闸。 “...

tiiiiiiiiin:三重镜像下的真实与确定

tiiiiiiiiin 评论 高城堡里的人 2015-03-27 13:01:56 一 1962年,美国首次载人宇航飞行,肯尼迪宣布美国在60年代末将宇航员送上月球。 同年,PKD菲利普·迪克的小说《高城堡里的人 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出版。在书里,美国输掉了二战,被日德瓜分。 太空梦想,则被德国元首希特勒继承。 二 在《高城堡里的人》这本书里,PKD给我们讲述了...

无名废物:缄言至今⋯⋯

无名废物! 评论 祖國 2010-09-03 23:57:55 抽象得说,这是一个以争取新闻自由为主题的故事。 因此,我们不得不把本书的书评隐晦得写出来,噢⋯⋯你懂的。 《祖国》读到三分之一,回忆起西恩·潘在《九一一事件簿》里讲的故事:一个唠唠叨叨的老人,独自在破旧的屋子里打发风烛残年,唯一一盆植物也因为缺少阳光即将枯萎。世贸大厦倒塌了,而他阴暗的房间却因此有了阳光,枯萎的植物也开出了花朵。这可...

小庄:你愿意成为哪个叙述者的同谋?

小庄 评论 恍如隔世 2016-03-07 15:20:20 英国科幻作家克里斯托弗·普里斯特(Christopher Priest)的名字并不为国内读者所熟知,不过,如果提起他的代表作之一《致命魔术》,可能就会有不少人能反应过来,因为这是大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的一部力作,豆瓣评分高达8.8,可说是他早期所拍类型片中获得赞誉相当高的作品。而电影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也依仗了原著的出类拔萃,1995年推...

Richard Pipes:马克思主义是二十世纪最大的幻想

  以下摘自哈佛大学历史系讲座教授、俄国史专家RichardPipes的著作《共产主义实录》一书。   “马克思主义是二十世纪最大的幻想。”   现在,我们可以来回答在本书《序言》中所提出的那个问题了:“共产主义的失败,究竟是由于人为的错误,还是由于这一运动本身所带来的难以克服的弱点?”历史事实昭然若揭:共产主义的失败,原因在后者。共产主义之所以失败,不是因为主义好而只是做错了,而是因为共产主义...

傅国涌:林昭生前喜欢的《各国民权运动史》

  一九六四年十二月二日,林昭被捕四年多后,终于在上海第一看守所接到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她用笔和血在起诉书的字里行间写下大量批注,其中两次提到《各国民权运动史》。   在起诉书列举了所谓的“人证、物证”后面,她批注:“按所谓马列主义原则来说,‘法律’者,‘统治者的意旨’而已!反抗即大罪,争自由即是大罪,要人权更是大罪,何需什么‘人证、物证!?’要说‘证’哩,一九六二年八月廿九日[?]...

成都秋雨圣约教会遭拆毁 王怡牧师被刑事拘留

中国公民运动网报道:2018年12月9日晚开始,大批警察封锁了位于江信大厦的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突袭基督徒的住所,神学院及人文学院被冲击,包括王怡夫妇、冉云飞夫妇、张国庆等近百人相继被警方强行带走,至11日中午,抓捕和打压扔未停止,警方对教会进行拆毁并清走了包括书籍在内的物品,部分基督徒在被带走时受伤。秋雨对约教会在12月11日下午12点20分发布:警方指控王怡牧师涉嫌“非法经营罪”和“非法出版罪...

王怡:我的声明——信仰上的抗命

根据圣经的教导和福音的使命,我尊重上帝在中国设立的掌权者。因为废王、立王,都在于上帝。为此,我顺服上帝对中国历史和制度的安排。 作为基督教会的一位牧师,我从圣经出发,对社会、政治、法律诸领域,何为公义的秩序和良善的治理,皆有自己的理解和看法。同时,我对中共政权迫害教会、剥夺人类的信仰和良心自由的罪恶,充满厌恶和痛恨。但是,一切社会和政治制度的改变,都不是我蒙召的使命,也不是福音被赐给上帝百姓的目...

候世达:如聆巴赫

翻译:Jjgod Jiang 原文:Sounds Like Bach 在我还年轻时 — 也就是写下《哥德尔、艾舍尔、巴赫》那时 — 曾问过自己这么个问题:“计算机程序会有写出优美音乐的那一天吗?”然后做出了如下推断:“计算机作曲程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产生什么有新意的成果……‘我们就快能用一台批量生产的二十块钱邮购获得的预置程序桌上型音乐盒子中那贫乏的电路写出肖邦或巴赫假如活到今日将写出的曲子’...

楚寒:穿越时空的大爱与大勇——追念索尔仁尼琴

  时光流走在永恒的河里,谁是在那幽昧的思想暗夜里,不屈不挠讴歌自由的旅人?   8月3号深夜,有这样一位俄罗斯老人、作家索尔仁尼琴因心脏衰竭在莫斯科结束了一趟饱经风霜的人生旅程。清晨起来时,早间新闻的这一消息报道让我顿然错愕,一时间感慨万千。我想起普希金逝世前夕的诗作《纪念碑》里的名句:“整个伟大的俄罗斯都会听到我的传闻/ 各种各样的语言都会呼唤我的姓名/ 因为我曾歌颂过自由/ 我还为那些倒下...

陈殿兴:19世纪俄国文学与沙皇

   一、大作家的出现需要有利的客观条件       关于19世纪俄国文学与沙皇,我写过《普希金与沙皇》《果戈理与沙皇》《陀思妥耶夫斯基与沙皇》《托尔斯泰与沙皇》和《普希金之死始末》(在爱思想网及其他一些网站可以查到),从中可以大致看出几位沙皇对文学和作家的态度来。现在想综合起来系统地谈谈19世纪俄国文学的繁荣与沙皇的关系。       俄国是11世纪才出现俄文写的作品的,且多为编年史,作者大多...

无机客:别样的历史

  英国历史学家约翰·斯奎尔爵士在1931年编选了一部名曰《假如历史是那样发生的》(If It Had Happened Otherwise)的文集,收录了当时的一些顶级历史学者就“假如历史是那样发生的”这一命题所作的文章。当时无官一身轻的温斯顿·丘吉尔,也奉献了一篇题为《假如李将军没有打赢葛底斯堡战役》的文章,假想了南部邦联赢得内战胜利的“别样”美国。正是斯奎尔爵士的这部文集,开启了20世纪或...

王海东:自由、理性与信仰:鲍勃·迪伦的艺术真谛论...

   内容提要 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集音乐家、教徒和诗人于一身,将音乐、信仰与诗歌熔于一炉,独具特色。他虽是民歌之王,却不懈地追求自由、平等和民主等价值,以音乐抗拒政治之恶,寻求政治的艺术化表达;其艺术化的启蒙方式,既富有个性,又有甚丰的收效。历经险难之后,迪伦不断回归自我,皈依宗教,人生境界不断升华,切近艺术的真谛,即在自由、理性与信仰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对他而言,生命就是艺...

筒井康隆:站立的女人

  赵海虹 译   我熬了一个通宵,终于完成了一篇50页的短篇小说。它是一篇平庸的娱乐小说,既没有好处也没有坏处的读物。   “如今你不能写会给人益处或坏处的小说——那是没有用的。”我一边用夹子把稿纸夹紧、放进信封,一边对自己这么说。   但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念头:只能写不好不坏的小说?这原因我尽量不容自己多想。我也许是愿意去想的。   晨光亮得刺眼,我屣上木屐,带着信封离开家。因为第一部邮车还...

崔卫平:布拉格精神

  帅克的爸爸对他儿子帅克及其伙伴的描写满怀深情和毫不留情。这是发生在拘留营里的一幕。身患严重风湿症又一心要为国效劳(天晓得!)的帅克被当做装病逃避兵役送到了这个地方。“好,把什么都脱掉,只剩下背心小裤衩,到第十六号牢去。”在十六号牢里,帅克看见二十个人都穿着背心小裤衩。而要是他们的背心小裤衩不脏,要是窗口没有铁栅栏,一眼看去你会以为是置身一间游泳场的更衣室。“明天有唱把戏看。有人带咱们去教堂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