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晗:《看这儿,照相啦》:在进化欢腾中洞彻社会隐忧...

2007年,作家冯内古特去世。有人认为“是上帝把他喊了去,说话解闷儿”,不过,这绝对是读者的巨大损失。因为冯内古特之后,很少有人能够帮助我们卓有成效地对抗荒诞残酷的现实生活。 作为一种“绞刑架上的幽默”,冯内古特没有回避生活中的灾难、荒诞、绝望。他的小说具有浓重的科幻色彩,以喜剧形式表现悲剧内容,对工业文明和社会心理的变迁做出了悲观的预言:“第一次工业革命淘汰了人类的肌肉,第二次工业革命淘汰了人...

茅于轼:自由促进了财富的增长,把人们从贫困中解放出来...

美国东部时间5月4日晚上,CATO研究所2012年弗里德曼促进自由奖颁奖礼在华盛顿举行,茅于轼先生及夫人赵艳玲女士出席,并发表获奖感言。茅于轼在演讲中说:“我把CATO研究所授予促进自由奖看成是对中国多年来全体追求自由人士的鼓励。”以下为茅于轼先生获奖感言全文(有删节): 自由促进了财富的增长,把人们从贫困中解放出来 天则经济研究所 茅于轼 (2012年米尔顿·弗里德曼促进自由奖获奖感言,201...

罗格斯·明仔:从巫术、宗教、科学到弗雷泽,人类不会停止对解释的需要...

科学是我们今天最主流也是最“正确”的一种世界观。然而追根溯源,科学何以登上历史的舞台?又何以成为思想与文化的主流?在科学登上王座之前,我们的世界又是以一种怎样的面目在运行? 面对这些问题,无数学者给出过自己的解释,其中一位是一名人类学家,他的名字叫J.G.弗雷泽。在他最为人所熟知的著作《金枝》中,弗雷泽提出了著名的“三阶段”理论,他认为人类的思想发展大体上经历了一条从巫术到宗教,再由宗教到科学的...

王绍光:西方民主一个新动向:抽签的理论与实践

   由于代议民主已陷入了严重的危机,一批严肃的思考者开始试图跳出选举民主的框框,重新审视一些司空见惯的问题,如民主的含义到底是什么?选举民主到底是不是实现民主的唯一方式?实现民主还有哪些更有欲、更可行的方式?正是在对代议民主一波又一波的反思热潮中,抽签也趁势浴火重生了。    一、抽签理论:从边缘到进入主流       对抽签的理论探索在21世纪进入高潮。21世纪虽然仅仅过去了16年,但我们已...

高鸿钧:民主:童话与神话之间

   编者按:本文原载《清华法治论衡》第11辑,卷首语,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6~20页。后收录至《心寄治邦:法理学文集》一书中。       民主,一个世俗幽灵,最先俘获了古希腊人,随后就变成了一个时隐时现的童话。    当神灵的魔力不再无远弗届,君王的权杖不再至高无上,习俗的威力不再屡试不爽,人们忆起了那个古老的童话。历史上,它曾经毁誉参半,人们对它爱恨交加。但到了现代,它借助于理性...

袁伟时:五四新文化运动是不是历史逆流

来源:《凤凰周刊》2015年第28期总第557期作者: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 继上世纪80年代有人指责新文化运动是“文化大革命的起源”后,这几年,对它的责难变本加厉,升级为“极权主义的起源”,似乎20世纪中国的苦难,都是这个运动的恶果。愚意以为,这些都是对19、20世纪中国思想文化发展的误读,是对历史的不公正,必须澄清。 辛亥革命后,随着民主、自由制度的建立,思想、文化进入变革和发展的新阶...

熊培云:一场丰衣足食的反叛——反思法国“五月革命”...

1968年5月,一场波澜壮阔的社会运动吞噬法国。它不仅在极短时间内席卷了法国的各所大学,而且迅速扩大到工人阶级,引发了全国性大罢工,并最终导致国会改选、总理下台。而这一切,事先似乎毫无征兆。政治观察家们认为不可能在西方国家出现的“古典意义上的革命”,在不可能的情况下爆发了,而且这一次又是在巴黎。 一群在战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人,起来反抗一个欣欣向荣的社会。这是人们关于“五月革命”的粗略印象。至于这场...

陈壁生:警惕加尔文——读《异端的权利》

  在西方历史上,以路德和加尔文为代表的宗教改革领袖发起的宗教改革运动,深刻地改变了欧洲文化和欧洲历史,正如俄国思想家C·H·布尔加科夫在《英雄主义与自我牺牲》中所说:“欧洲人新型的个性诞生于宗教改革运动,政治自由、良心自由、人和公民权利也是通过宗教改革运动向世界宣告的。”然而,以为宗教改革成就了宗教宽容与信仰自由,那就大错特错了。宗教改革并没有直接建立起政治自由和信教自由;相反,宗教改革只是“...

哈耶克:自由主义

● F.A.哈耶克著 邓正来译    引言       1、 自由主义的不同概念       就当下而言,自由主义一术语的含义,可谓是纷繁各异。除了指称一种对新观念的开放态度以外,这些含义之间还几无相同之处;其间,为19世纪和20世纪早期论者所采的一些自由主义含义,所原本指明的那些含义还是截然对立的。我们在这里所要单独考察的是关于政治理念的宽广范畴,这一范畴在被冠名以自由主义的整个时期里,曾经作...

汪丁丁:自由的思想与自由的言论————追忆慎之先生...

   我第一次听到李慎之的名字,是在文化革命初期。当时我的舅舅(刘龚)家住“军博”对面“黄亭子”新华社大院内,他在家中“赋闲”,我常去找他聊天。从他那里,我知道了关于慎之先生的一些故事。多年以后,我在美国东西方中心学习,为一件不甚愉快的私人事件给当时任美国所所长的慎之先生写了一封信。在给我的回信里,慎之先生教育我,不要被这些琐碎的事情扰乱了学习。    再见到慎之先生的时候,他已经是自由主义知识...

秦晖:实践自由

   鲁滨逊一人之独居荒岛,无所谓自由与否。见星期五而为二人焉,使二人互不隶属而路视之,各保其权利不相侵,则“消极自由”在焉。使鲁执刀奴役之,则鲁滨逊主也,星期五奴也,此反自由之奴隶岛也。今鲁滨逊既奴使星期五矣,于此主奴之外而有第三人至,使其人亦喜为主为奴,则固无自由可言。若夫此第三人仅以消极自由自限,自不欲为主奴,而视彼主奴为路人,漠然置之,不思夺鲁滨逊之刃解星期五之厄,则彼甲今日可奴使彼乙矣...

徐友渔: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

   二十年来的社会思潮       ○ 转眼之间,20世纪就要成为昨天。90年代喧嚣尤存,80年代的余温尚在,而这二十年正是新中国社会思潮最活跃和丰富的时期,您认为八、九十年代社会思潮的特征有何不同?       ● 80年代思想文化的话题和争论虽然多样,但基本立场和倾向是二元对立的:改革与保守,开放与封闭;同时,知识分子和意识形态官员共用同一个话语空间。       90年代思想文化空间明显...

朱学勤:1998:自由主义学理的言说

1998年中国思想学术界,最值得注意的景观之一, 是自由主义作为一种学理立场的公开言说。尽管它很弱小,时常处于各种误解、歪曲与压制之中。 首先是自由,然后是主义 在中国特定的语言环境里,要问它是什么,首先要从它不是什么说起。 自由主义首先不是 “自由化”, 以往被称做 “自由化” 的内涵要么与它不相干,要么是对它的歪曲。其次,它也不是如毛泽东早年在“反对自由主义”那篇名文中所描述的那一类﹕迟到早...

王宏超:巫术、技术与污名:晚清教案中“挖眼用于照相”谣言的形成与传播...

   内容提要:晚清西方基督宗教进入中国,因与外来势力的入侵结合在一起,激起了中国民众及士绅的抵制。中国人在反洋教的过程中,对外来宗教进行了“污名化”处理,因此社会上关于外来宗教的谣言层出不穷。晚清以降的诸多教案不少就是因这些谣言而起,其中流传最广的谣言就是传教士会对中国人进行挖眼剖心。挖眼剖心类似于中国古代的采生折割巫术,因其主要实施的对象是妇女儿童等弱势群体,从而在民众中产生了极大的恐慌和愤...

丛日云:阴谋论——中国人看世界的一种方式

在CCTV经济频道主持人、我的好朋友芮成钢的博客里,有一篇文章讲到对于此次金融风暴的“阴谋论”解释。 一个可怕的事实是:今天的我们往往喜欢用阴谋论(Conspiracy Theory)来解释周围的现象。 从股市到楼市,从贸易到金融,从油价到金价,在某些人眼里,都充满了阴谋。以至于把公司到国家的战略都理解为阴谋。 一个对别人处处以阴谋来揣测或诠释的人,通常也会习惯用同样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每...

崔卫平:思想即处理自身黑暗

  1999年3月,我在一份叫做《文论报》的报纸上发表文章〈批判,以什么名义?〉,针对余杰不久前发表的文章〈昆德拉与哈维尔——我们选择什么,我们承担什么〉中对于哈维尔和昆德拉的理解,以及他对于「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批评,提出了「哈维尔为什么要批判极权主义」、「到底我们批判是为了什么」的问题。这篇文章是我从事社会政治表述的一个起点,在这之前我主要写作诗歌与小说评论。   强调「为什么」要这么做,「...

沈洪:肩住黑暗的闸门——悼念许良英先生

  一个连小布什都知道并引用其讲话的科学家,没理由在他的祖国被遮蔽太久。没有什么永垂不朽,时间会站在良知这一边。   许良英先生一生接受采访次数不多,视频访问恐怕寥寥。他的愿望是做一个真正的人:有理性,有尊严,有德行。我想他是做到了。   采访许老的渊源,要追溯到2011年初。访问袁伟时先生,他推荐了98岁高龄仍在奋笔不辍的刘绪贻先生,采访完刘老,他则力荐近几年间通信往来、他很敬重的许老。   ...

狄马:杰斐逊如何面对通胀引发的农民反抗

  1786年8月,美国东部马萨诸塞州的数百名农民,因纸币贬值,物价飞涨,加上独立战争结束后,市场上对于粮食的需求大减,农产品价格猛烈下跌,尤其是早年为国家出生入死的老兵更是因为伤残、不善经营等原因收不抵债,而根据美国法律到期不能偿债就得入狱受刑。就这样,他们中的很多人为了维护国家的自由与独立,放弃了祖上的财产,经受了除死亡之外的一切苦难,而现在当他们青春不再,缺吃少穿的时候,国家不但没有兑现给...

秦晖:从杰斐逊思想谈起

  “最好的政府是管事最少的政府”,这句名言历来被认为是古典自由主义“小政府大社会”、“守夜人国家”等主张的经典表述。至今为止,英语世界最普遍的说法是:此话出自美国开国元勋杰弗逊。但是现存的各种杰弗逊文集与书信中都找不到这句话的原文。因此现在有学者论证这句话很可能不是杰弗逊的原话。我认为,它即使不是杰弗逊的原话,也是代表了他的思想。理解得更彻底一点:最好的政府是根本不管事的政府。我们知道在美国建...

秦晖:谁懂杰斐逊?

杰斐逊与“美国精神”(四) 如何理解杰斐逊和汉密尔顿之争    为了摆脱“最坏政府”,我们就需要从两方面施加压力:既要限制它的权力,又要追问它的责任。既不能允许它滥用权力“为所欲为”,也不能任它推卸责任“不为所不欲为”。    当然,不同的人或许有不同的偏好:喜欢“小政府”的人可以偏重于限制它的权力,而喜欢“大政府”的人可以偏重于追问它的责任,像杰斐逊—梅森那样两者都做,自然善莫大焉。只做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