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载,一对姐弟。姐姐十三岁。弟弟六岁。守着一个爷爷在某省山村过日子。姐姐叫美美,弟弟叫康康。此处缺水,是一个沟壑梁峁上的村子,吃水难。村民们吃水得去山外一个泉眼处背或者用毛驴车拉。

美美辍学。她得照顾弟弟和爷爷。她父母奔了南方进城务工,不久便离婚,再之后全不要她和弟弟了。父亲也不管爷爷了。

她的父母失踪了数年再不寻不到。

美美担起了照顾一老一小的重任,还担起了耕种她一家三亩地的重任。她还要去山外背水,她背上一个大塑料桶的水,三口老少能用四到五天。

村里只在闲的时候有老弱病残乡亲们过来帮她耕地务农活儿。

此新闻发出之后,不少读者受到了震撼。通过这家报刊要到了美美所在省份地区村子某组的地址。从全国各地纷纷给这样的苦难家庭寄钱寄衣物寄食品寄书包什么的东西,极少有人留名。几乎全是化名。留下的电话号也是空的假的打不通的。

爷爷一下收到了数万元钱及食品物品,她嘱咐孙女儿一定要读书,念大学,钱全是给孙女儿留的。也一定要照顾好弟弟。

再之后爷爷不吃不喝,绝食等死。

美美再三哭求,爷爷就是不吃不喝。

美美叫来了求来了邻居们来劝说,爷爷一声不吭。他只想决绝地离开人世。

六天之后爷爷咽气。绝食自杀。

山村的留守老弱病残们,全体来帮忙,埋葬了她爷爷。

美美在新坟前痛哭失声,哭着喊叫,她这辈子一定要当官,当村长当乡长当更大的官儿,爷爷你放心走吧……

一村子的老弱病残乡亲们唏嘘感叹,全觉得美美这孩子甭管是个女娃,志气大,这孩子将来不得了!

只有一个村干部快六十岁的人了,他背着手佝偻着腰,悄悄地走到了一边,咕哝了一句,说,唉,这娃真格要走当官儿这条路,那就毁啦……

再之后村干部送了美美和康康去了乡学校念书。把全国各地寄来的钱和物品食品交给了学校领导经管。

送美美和康康去念书的路上,美美在路上坐了村干部赶的驴车,叫干部叔,说她将来一定要念书当官儿,那是一定的。

干部听了,又咕哝了一句话说,娃呀,将来的话是将来的事咯,你娃走的好,村里又少了两个争水吃的人了……

来源:爱思想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