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访美,特别引人瞩目的一幕,是美国顶尖科技公司的最高层聚集在微软园区与习近平见面并拍集体照。美国排名前十位的科技公司的最高层——这些公司总市值约二点五万亿美元——与十几家中国科技企业的负责人一起进入房间,他们站成了三排,整整等候习近平十分钟——即便是奥巴马也不敢让这些企业巨头等候十分钟。 《纽约时报》评论说:“十分钟长的过程,展现了中国领导人和他控制的巨大市场的威力。”之后,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微笑着开玩笑:「你有没有感觉房间在晃动? 」若是习近平的老祖宗马克思复活,见到他的东方徒子徒孙与西方大资本家翩翩起舞,一定会气得昏死过去。

在政府层面,中美两国签订了关于网路安全和气候控制的两份协议。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不同场合多次说,习近平访美的每一站都出现了惊喜。但美国国务院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塞尔毫不留情地打脸说:“这要问崔天凯大使,什么是他认为的惊喜(Surprise)。”实际上,不仅美中双方在诸多议题上摩擦多多,而且已经陷入各说各话,无法达成传统上两国领导人峰会一般都会产生的联合公报、联合声明一类的文件。这次访美,让奥巴马对习近平彻底绝望。

自习近平上台以来,联俄反美的立场毫不掩饰,在学校展开反美教育、拆毁教堂十字架、驱逐境外NGO、对美国发动密集的网络攻击并窃取美国政府的机密资料、盗窃美国知识产权制造仿冒伪劣产品等一系列动作,比之江、胡两朝有过之而无不及。习近平的粗暴与蛮横,更让一批多年来亲华的美国精英人士大彻大悟。在美国学术界,由亲华转为疑华、反华的,有沈大伟、兰普顿、白邦瑞等人。沈大伟声称,“中共的统治已经进入垂死挣扎阶段”;兰普顿断言,习的内外政策令「中美关系逼近临界点」;白邦瑞更是在新著中公开承认,“我们错误低估了北京的野心”。

尽管奥巴马是美国百年一遇的无能总统,却也不是北京阅兵典礼上对习近平点头哈腰的那些小国领导人。奥巴马这次与习近平再度有数小时的面对面的讨论,终于认识到习近平不是可以用文明的方式对话的对象。奥巴马上任之初希望与中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幻想已全然破灭,二零一一年在夏威夷APEC峰会上那句被全球媒体转相征引的话“中国应该停止操弄国际规则,要象成年人那样行事”也成为泡影,他不得不打起精神应对习近平咄咄逼人的挑战。

在美国国内,奥巴马虽然没有需要连选连任的压力,但白宫这几年执行的过于软弱的对华政策,已在选战中成为美国民众强烈不满的焦点,不仅共和党百般批评,同党的强势候选人希拉蕊亦毫不留情地指责。如果再不“改变”无效的对华政策,不仅奥巴马本人的历史定位将大受影响,他的党也极有可能失去政权。

所以,奥巴马利用联合国大会总辩论的会场向习近平传递信号。习近平前脚刚走,奥巴马就炮声隆隆,完全不顾客人的面子。奥巴马严厉批评说,不少强国忽略国际法规范,透过军事力量重制新秩序,他直接点名俄罗斯、伊朗及中国在全世界引起的争端,「目前的危险把我们拉回黑暗甚至无序的世界」!

南海和人权议题,是奥巴马在白宫与习近平唇枪舌剑、你来我往的两大难题。奥巴马在联大会议上提到南海时说,美国在南海并没有领土要求,也不在争端中做判断,但美国的利益在于维护航行自由和贸易自由和捍卫国际法。美国必须捍卫上述原则,因此敦促中国和平解决南海争端。

接着,欧巴马明确针对中国,畅谈普世价值、人权、宗教自由、访民权利、反对党的价值、多元民主的优势等议题。他指出:“国家的力量基于人民的成功。他们的知识、创新、想象、天才、动力和机遇反过来又依赖于个人权利、良政和个人安全。”他语带玄机地说:“历史不断见证那些相信强权即真理的伪先知和没落帝国的失败。历史还会如此。”这个警告可谓震聋发聩。但妄想效仿纳粹德国称霸世界的习近平,大概不会认真倾听这番言论并从中汲取教训。

奥巴马将中国崛起、俄罗斯重振国力以及伊斯兰主义势力兴起视为美国和自由世界面临的三个新的挑战。他重申,美国拥有世界最强大的武力,面对危险,美国会毫不犹豫地使用武力保卫自己和盟国。

习近平以为,他在美国大肆签订单、彭丽媛高歌一曲并给华府动物园的熊猫取名字,如此就能麻痹美国上下,任由中共瞒天过海、暗渡陈仓。此种想法不是太过天真,而是太过愚蠢。

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

在 “余杰:奥巴马与习近平鸡同鸭讲” 有 1 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