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吴荷月
Subject: 我的心
Date: Aug. 13, 2002

彬,

这封信在焦虑地等着你。今天是我们见面的第三天,也是我们鸿信往来的整整两个月之际。两个完全陌生的人,远隔万水千山,相识于CYBER空间,一个字,一封信,逐渐了解彼此,直到……

请原谅我起初对于你那如山洪汛猛般的爱的表达方式所表现的犹豫,那是因为这完全出乎我的预料和正常的逻辑。我不断地提醒自己,要么是我的言行举止有问题,要么就是我碰上了一位玩世不恭的大骗子。但是,逐渐地,我开始相信你,从你那无所适从的肢体语言,从你那支吾不清的话语里,我能体验到你那心底的波澜,因我而起的波澜。我现在已经相信你的所言所行完全是出于你对我的爱。谢谢你,彬!我会把过去的三天深深地藏匿于我的心中。你一直追问我是否也爱你,但我仍无法给出一个明晰的答案,因为至今我仍没有一个最‘权威’的‘爱’的定义。我只知道,我是多么渴望你的信,你在我耳边的呼哧謦语,你那轻柔的抚摸……。可是,身负如此大的秘密,如一嫩柔的毒瘤,似一不定的定时炸弹,我还能依旧生活和学习,保持一颗平常心?我们正在盲辙于一条万分危险的道路,不知前方何在。彬,你说我该怎么办?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