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内蒙古知名异议人士哈达去年12月刑满后,至今继续受到中国警方的拘禁监控,其家人也受到警方拘押、起诉。海外人权团体呼吁中国当局还哈达自由。

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负责人恩贺巴图7月7号向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中国内蒙古民运领袖哈达自去年12月10号服满15年刑期后,中国警方仍将他关押在呼和浩特附近的一处秘密地点。警方试图迫使哈达在悔过保证书上签字,在遭哈达拒绝后,他的妻子和儿子也被警方关押、指控:

“哈达确实是在呼和浩特郊区的一个秘密监狱里被关押。自从2月20号以来,他的家属都没有见过,而且当局也不让他们去见哈达。哈达的太太新娜在内蒙古的第一看守所被监禁。她是12月10号以前就被当局逮捕。当局说是非法经营,指的是她的书店,叫‘蒙古学术书店’,哈达的儿子威勒斯现在在内蒙古第三看守所被关押,就是他涉嫌毒品的问题。实际上是当局把他们当做人质要哈达跟当局合作,哈达是一直拒绝合作。”

海外中文“博讯新闻网”星期四引述哈达家属的话证实,中国警方日前在强制哈达家人外出吃饭时,要求家人按照警方的意思写信,劝说哈达在悔过保证书上签字。警方还向哈达的家人出示了两周前哈达在呼和浩特附近被强制旅游的照片。

恩贺巴图表示,近期在中国内蒙古连续出现的牧民和学生的抗议活动,以及中国警方对民运人士哈达进行长达近7个月的限制自由的监控,反映出目前内蒙古的少数民族权利受当局压制的严重程度:

“哈达已经满刑,但是为什么当局要这样呢?主要哈达的态度。他认为当局逮捕他判处15年有期徒刑是非法。5月份蒙古地区有大规模的牧民和学生的抗议,这些抗议活动不是一两天的事情。因为蒙古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失去了最基本的生存权,这不仅仅是简单的经济问题或者环保问题,当然这背后有政治和民族问题。

长期关注中国民族问题的哈佛大学学者,“中国公民力量”组织创建人杨建利指出,目前在中国日趋常见的异议人士“被失踪”、“被软禁”,以及直接的暴力迫害,是近年中国当局采取区别于过去逮捕、判刑的打压监控手法:

“这三种办法实际上普遍地使用,对他们来说有一个好处是什么呢?这些所有的处理办法是没有记录,它可以否认有这样的事实。但是我们知道每天很多人被失踪,被软禁,有的直接就是一些暴力现象,这种情况时有发生。中国政府现在使用各种手段去控制整个社会,不惜把地方政府变成流氓化。虽然它一时可以维持政权的延续,但是这种行为对未来整个社会造成的影响是非常深入的。中国政府可以说在任何一个方面是极端地不负责任。”

内蒙古民运人士哈达早年毕业于内蒙古民族师范学院,是内蒙古的知名人权和民主活动人士。他曾于1989年在呼和浩特开设蒙古学术书店。并于1992年发起成立“南蒙古民主联盟”,出版该组织地下刊物《南蒙古之声》。中国当局在1996年11月以“分裂国家”和“间谍罪”判处哈达15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利4年。杨建利博士指出,中国内蒙古民运人士哈达的个案揭示出了当前中国政治环境和民族问题的一些特点:

“哈达的案件可以从两个角度去看它:一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政治状态,也就是说政府对异议人士、民主人士、还有为自己维权的这些民众的政治打压的问题;另外一个角度可以从民族关系上来看,也就是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少数民族政策以及宪法所保证的民族地区的自治是不是落实了这么两个问题。实际上这两个问题从更高的角度看是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的民主化问题。民族地区不能够真正地按照宪法所规定的自治,得到自治的权利。一般老百姓不能享受言论的自由,这本身是中国政治状态的一种反映,这些问题的彻底解决也是以中国民主化为前提条件的。”

海外的“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负责人恩贺巴图还向本台记者表示,近期中国警方曾向哈达家属许诺给他们分配住房,并安排工作等条件,以换取哈达保证不发表文章、不参与公共活动。但哈达一直拒绝认罪,他坚持,“我没有任何罪,我要告你们。”这也是他长期“被失踪”的原因。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报道。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