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生着疯病的母亲
我怎么才能投得你的欢心
我不能
你这下贱的女人
你一生过着畜牲的生活
凭你,凭你这愚妇人
却如何生养了我
这怪癖的我
你为我流泪么
你执着我的手
我对你说,我走了
永远不再回来
你哭了,默默的
我看见了你的泪
我六十岁的老母
我擦了你的泪
你的老泪
近二十多岁的儿子
擦了你的老泪
我的妈,我孱弱的
快死了的老妈
你为什么不死呢
我是你最小的儿子

 

民工赞

为什么我一屁股蹲在地上?
因为我喜爱这泥土的芳香
为什么我手中耙头高举?
我要畅开我广阔的胸膛
为什么我一头插进工厂?
我想体验阶级兄弟伟大的力量

听一听吧,这机器的轰鸣
看一看吧,这尘土的飞扬,
听一听吧,哪里没有歌声
想一想吧,哪里没有忧伤,
……,
油烟哪里是什么污染呀,
那是兄弟们血汗的闪光……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