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景汉:中国与二十一世纪之未来

中央研究院院士、中华经济研究院董事长, 当代中国研究中心董事长 三民主义与中国文化 “国家主义”与现代化之关系 主“平均义”与现代化之关系 “世俗主义”与现代化生活 到二十一世纪初,当前分裂的中国极可能将又会依照“天下分久必合”之规律,在“一国一制”下再行统一。历史学者钱穆先生早就说过,“秦汉大一统政府之创建”和“唐朝统一之再临”,依赖的都是长远宏大的开国“理想”。所以如何依照台湾战后发展经验的...

陈一谘:悼费景汉先生

费景汉先生离我们而去了。国家损折了一个栋梁,我则失去了一位良师。 记得八十年代初期,我在大陆一门心思研究农村改革的时候,著名的“阮尼斯及费”(Ranis & Fei)理论对我们分析如何通过发展劳力密集型产业,吸收经济转型中的农村剩余劳动力,以创造就业机会、增加供给,促进经济发展和经济结构转型,有极大的启迪。后来,又知道“财经六院士”对台湾经济起飞贡献良多,其中就有费景汉先生。 有幸的是,...

余英时:追忆费景汉先生

景汉猝然逝世,凡是认识他的朋友没有不惊诧、不痛惜的。中国的老话虽说:“人生七十古来稀”,但以今天的平均寿命而言,七十四岁还是大有可为的年代。他实在走得太早了。今年七月初中央研究院院士会议期间,我和他天天相聚,他患了较为严重的感冒,声音有异,我曾劝他要去诊视,但我完全没有想到,这竟是我们的最后聚首。 我认识景汉已有二十多年。大概是一九七三年,他在耶鲁大学开了一门有关中国经济史的课程,曾约我去为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