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田牧:谢志伟谈柏林墙带给台湾的启示

——柏林墙倒塌30周年社会探索笔录(四) 谢志伟大使与廖会长的对谈。图/田牧 说谢志伟大使是“德国通”,一点不为过,他早年留学德国,1987年取得德国波鸿鲁尔大学(Ruhr-Universität Bochum)文学博士学位,又二度被任命为台湾驻德国全权代表(大使)。 柏林墙倒塌时,谢大使和台湾一些志同道合的学者与社运人士正为了某个议题进行抗议活动。墙倒众人推这个道理根植于心,作为一个在德国大学...

胡平:“上访”与“截访”

很多民众一次又一次地上访,与其说是希望政府主持公道,不如说是向社会发出不平之鸣。所以他们要成群结伙,要在衣衫上写明冤情,要打横幅喊口号。实际上,他们已经把上访变成了一种公开表达的方式,一种街头抗争的方式,诉诸公众,诉诸舆论(包括国际舆论)。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局会恼羞成怒,要派出或纵容警察对上访者横施暴虐的原因。 从网上报导得知,近些年来,在政府工作日,常常会有几百人、上千人来到北京各个政府机关上访...

秦晖:自由优先于“主义”

又名:自由是主义之母——记住两个托马斯 适逢世纪末,有关“主义”的纪念日引起阵阵思潮。前年的十月革命80周年,去年的《共产党宣言》150周年……但有个日子却被人忽视;去年还是空想社会主义宗师托马斯.莫尔(1478至1535)诞生520周年和中世纪宗教审判官的代表托马斯.托尔克维马达(1420至1498)去世500周年。这“两个托马斯”的生死500年祭,给人以丰富的启示。 两个托马斯同时代、同职业...

韦政通:我所知道的殷海光先生

殷海光(1919~1969) 一.第一印象 “沉静得近乎冷漠,木讷得近乎拘谨”,这是我和殷海光先生第一次见面留下的一点印象,那是一九六五年五月二十日下午四时。后来我们熟了,我曾问他:“为什么你这样一个内心如此炽热的人,对待人的态度,表面上颇为冷淡?”他说:“我的老师金岳霖也是如此。”有一次,坐在他家院子的石凳子上,我半开玩笑地告诉他:“现在我们谈得这样高兴,可是当我第一次见了你以后,我真想永远不...

朱洪:宾雁的遗愿

2005-12-05 宾雁陷入濒危状态以后,看着他脑子依然非常清楚,但表达越来越困难,有很多很多话想说却无法说出来,我心里感到非常难受。他为中国的新闻事业奋斗了大半辈子,深爱着中国这片土地和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普通老百姓。这些年来,他一心牵挂的就是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发展变化和中国老百姓的安危祸福。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听到来自中国这片土地的声音,也希望祖国土地上的人民能听得到自己的声音。所以,在前些年非...

一平:真实完整地展现刘宾雁的一生,他的人格与良知...

——刘宾雁逝世周年暨《刘宾雁纪念文集》新书发表会上的发言 2006年12月9日 刘宾雁先生逝世一周年了,我们开这个会纪念他。我们能在这个日子,把《刘宾雁纪念文集》献给他,献给刘先生的广大读者,这是我们的欣慰。当初,我们编辑这本书的时候有个承诺,就是能在刘先生逝世周年的时候,拿出这本书,算是纪念他的一个礼物。我们做到了。 本来该由黄河清先生来发言,他是我们的主要编者,关于这本书,他做了主要的编辑工...

王康:刘宾雁的遗产

2006年12月8日 我是凤凰,只在火里歌唱! 冰的篝火;火的喷泉! 我高高地竖起我自己高高的身躯, 我高高地举起我自己高高的 交谈者和继承者的天职! ——玛琳娜·茨维塔耶娃 二十世纪下半叶,世界上出现了一次影响深远的历史进程:苏联、中国等国生活在共产主义铁幕后面的亿万男女,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命运,开始投身一场攸关人类安危祸福的自由解放运动。这是西方宗教改革、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法国和美国革命以...

梁治平:乡土社会中的法律与秩序

一、问题的由来 历史研究表明,中国古代法并不具有人们惯常所认为的那种连续性和单一性,相反,它实际上是由多种渊源构成的复合体,其间充满了离散、断裂和冲突。具体而言,在相对统一的朝廷律令之外,还有所谓民间法,后者的源流尤其杂多,不但有民族的、家族的和宗教的,而且有各种会社的和地方习惯的。民间法上的这些源流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具有不同的重要性,它们各自与”官府之法”的关系也不尽相同...

万润南:和共产党“分道扬镳”——怀念刘宾雁先生兼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2006年2月 宾雁先生走了,我心痛,但无语。那么多人在说,真情怀念的、虚情标榜(自己)的,我想再说也增加不了什么;又看到善意评价的、恶意泼污的,我想公道自在人心,所以依然无语。直到读了曹长青先生的《和刘宾雁分道扬镳》,我才觉得该说点什么了。 一 在谈《分道扬镳》之前,我也先交代几句我与宾雁先生的一些交往。 我第一次见到宾雁先生,是在文革期间,我岳母冯兰瑞家里。我岳母是个很有独立见地的老太太,她...

川普日记:习主席在朝鲜的待遇正是我想要的

中国的习主席在朝鲜受到了热烈欢迎,看上去非常壮大,金正恩主席和朝鲜人民似乎很喜欢习主席。这也是我为什么在习主席宣布要访问朝鲜后,便打电话给他,确定在大阪G20举行举世瞩目的会晤。我也希望有一天能够在朝鲜受到这样的欢迎仪式。因为抗议我的人太多了,我不喜欢被抗议。在国外,包括我月初访问英国,很多人都抗议。 去年我访问北京时的红地毯,我非常喜欢,很了不起,从未有美国领导人在中国受到这般待遇。此次朝鲜接...

邵燕祥:为刘宾雁纪念文集作序

(2006年1月24日) 宾雁从年轻时就爱唱歌,不知到了晚年,是否还在唱那支谶言式的俄罗斯歌曲: 贝加尔湖是我们的母亲, 她温暖着流放者的心, 为争取自由受苦难, 我流浪在贝加尔湖滨…… 在远离故土的地方,有什么能够温暖这位中国流放者的心呢? 也许,他还会默唱着我们那一两代人一开口就热泪盈眶的《国际歌》: 起来,饥寒流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的罪人! 后来的歌词定本把“罪人”译作“全世界受苦的...

荀路:美国三K党的沉浮(上)——西方法治漫谈之十四...

美国三K党的沉浮(上) 黑人教堂爆炸案 2001年4月24日,美国阿拉巴马州伯明翰市法院。法庭上气氛凝重肃穆。本市的联邦检察官德戈·琼斯面对12位陪审员,强压激动地说:“女士们,先生们,很久很久了!37年前,差不多38年了!” 对托马斯·布兰顿涉嫌参予37年前的黑人教堂爆炸案的刑事审判,终于开始了。 1963年,美国几个落后的南方州,仍然依据历史上形成的法律,实行学校和公共设施的种族隔离。这一区...

赵越胜:忆宾雁

2006年8月31日 宾雁,你已离开我们独自远行。时隔多日,我却依然沉默。不是思念你的哀痛令我不能开口,而是心里有太多的话想对你说,壅滞在心间,竟不知如何说。去年为你八十华诞,苏炜来电话邀我写点什么。我答应了,但坐在桌前,却茫然不知如何下笔。近三十年交往的记忆如一道奔溪,从心间流过,想伸手留住它,却仅在纸上洒下点滴印象,而你这个人竟在这些杂乱的记忆中消失了。于是明白,你这个人不是轻易能写的。没有...

何玉兴:最绝望的堕落——写给中国知识分子

猫妙妙 2019-11-20 最绝望的堕落 (一) 纳粹期间的德国,大部分教授公开表态支持纳粹政府。大师级的哲学家海德格尔在发表校长就职演讲时说:“任何教条和思想,将不再是你们生活的法则。元首本人,而且只有他,才是德国现在和未来的现实中的法则。” 爱因斯坦认为,“德国知识分子--作为一个集体来看——他们的行为并不见得比暴徒好多少。”思想知识界的这种普遍放弃、逃逸、堕落的行为,带给一个民族的影响是...

谭松:我为什么如此没出息

在不惑之年,我困惑地下了岗。惶然中,听得四周一片热辣辣的鼓励关切之声:“下岗不失志,拼搏再进取”、“自强不息,重新开创……” 可叹,我却老是强不起来,畏畏缩缩,不敢迈开步子,就象一个营养不良的弱童,始终难以“重新开创”。 我为什么如此没出息? 我五岁那年,叔叔送我一个玩具青蛙。它怎么会蹦跳呢?我忍不住把它拆开了查看,结果挨了老爸一顿臭骂兼痛打。从此我牢记教训:玩具是玩的,不能对它产生好奇,更不能...

何家栋:丁家班的中宣部——致焦国标教授的一封信

国标同志: 一个热心人将你的网文《讨伐中宣部》下载寄给我,读后除震惊之外,且深有感触。想不到在一个天天讲提倡文明讲究法制的现代中国,作为中共中央的宣传部竟然能如此独断专权、遮天蔽日。文化大革命中,伟大领袖毛泽东发出“打倒阎王,解放小鬼”的号召,曾砸烂过中宣部。但纵观前中宣部之所为,比起现今的这个后中宣部来看,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当年陆定一、周扬们并没有生杀之权,对文学艺术界、思想理论界的历次整肃...

王和英:探望“六四天网”黄琦和黄妈妈

2019年12月4日 网站先驱“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于2019年7月29日被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 黄琦被抓捕后我才知道他就是“六四天网”的负责人,自此我就开始关注他和黄妈妈。这源于08年我被当地劳教一年,年仅14岁女儿无人照顾被迫辍学一年,去北京为我喊冤。她曾在最无助最恐惧中得到了“六四天网”的帮助。 为了回报黄琦的“滴水之恩”,这次旅游来...

丁东:追随毛泽东的“反革命”

──重访原首都高校“红卫兵”领袖 丁东 一、聂元梓、蒯大富、韩爱晶的近况与想法 二、当年对聂、蒯、韩的审判 三、聂、蒯、韩的自辩 四、如何评价“红卫兵领袖”的历史责任? 【注释】 1966年毛泽东发动了“文化大革命”,原有的政治秩序受到冲击,“天下大乱”。一批原来不知名的人物突然登上了政治舞台的前沿,其中有北京大学哲学系总支书记聂元梓。她和其他6位同事于5月25日在校内联名贴出大字报“宋硕、陆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