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呼唤自由——谈《怀念李慎之》纪念文集

朋友从北京捎来一套刚出版的《怀念李慎之》,上下两卷,共670页。说来这套书是在国内出版的,但恐怕国内的读者很难找得到,因为这套书是由李慎之的生前友好自己掏钱印制的,没有出版单位、没有书号,书店里不出售,只在熟人、朋友圈子里赠阅、流传。正因为如此,我以为更有必要向广大的读者推荐、介绍。 今年4月22日,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代表人物、前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慎之先生因病去世。随即,在互联网上出现了大批纪念...

徐友渔:简论李慎之自由主义思想的形成

徐友渔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在当代思想坐标中的位置 当右派是思想变化的关键一步 超越党内民主派,彻底反思革命传统 以自由主义为思想归宿 何时、如何以自由主义为最终皈依 【注释】 李慎之先生逝世后,人们表达的怀念和崇敬之情,其广阔和深刻,远远超出了想象。李慎之的意义不仅是一个道德形像,他的思想具有一个时代的代表性,对于争取自由和民主、走向现代化的中国,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与其年龄、地...

胥志义:漫谈市场经济

西方发达国家不承认中国为市场经济国家,中国则认为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不过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其实,市场经济有着其本身的内涵和外延,并不存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区别。 一,市场经济是交易的经济 市场经济是交易的经济,与自给自足经济相区别。在市场经济中,生产者与消费者相分离,每一生产者生产的产品和提供的服务,都不是自己消费,而要通过交易转变为他人的消费,同时自己的消费也依赖于他人的生产,交易是市...

立云:流亡藏人的政治社区:聚如一团火,散若满天星...

——达兰萨拉访问侧记 今年是达赖喇嘛尊者出走拉萨第六十年,3月10号是西藏自由抗暴纪念日。 公民力量团队的几位成员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从世界各地飞到印度,一起来到了达兰萨拉,参加了西藏自由抗暴六十周年纪念会。 在萨兰达拉机场,看到的是连绵的雪山风景。 一下飞机,欢迎我们的是两位美丽的藏族姑娘。 到达的第一晚看了达兰萨拉藏族艺术团的表演。演出之前,藏族朋友说这里的歌舞比较朴素。看了之后,觉得很有民族气...

多多:回忆与思考(诗五首)

当人民从干酪上站起 歌声,省略了革命的血腥 八月像一张残忍的弓 恶毒的儿子走出农舍 携带着烟草和干燥的喉咙 牲口被蒙上了野蛮的眼罩 屁股上挂着发黑的尸体像肿大的鼓 直到篱笆后面的牺牲也渐渐模糊 远远地,又开来冒烟的队伍…… 1972 无题 一个阶级的血流尽了 一个阶级的箭手仍在发射 那空漠的没有灵感的天空 那阴魂萦绕的古旧的中国的梦 当那枚灰色的变质的月亮 从荒漠的历史边际升起 在这座漆黑的空空...

余世存:姤卦关键词

1 万言不值一杯水。 2 本周检验人。我们卑微的生活因为英雄的献祭而显现精神的底色,英雄救赎了大家,给予寻常的生活以意义。但在十字架高悬的情形里,话语、文字都失去了效用,虽然生命的活水只有一滴。 3 人的沦陷跟一时一地的沦陷一样,以喜剧收场。一个受过屈辱的好人,他现在已经变得油滑、傲慢,他的装已经变成了“独夫”。 4 诸葛亮大笑曰:“吾以为汉朝大老元臣,必有高论,岂期出此鄙言……吾素知汝所行:世...

苏绍智:九死不悔漫漫路

──赞李慎之先生“反专制、争自由、争民主”的精神 苏绍智 原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列所所长、美国普林斯顿中国学社主席 李慎之先生不幸于2003年4月22日病逝北京。中国失去了一位卓越的思想家和反专制、争自由、争民主的斗士,海内外有良知良识的人士无不为之痛惜哀悼。 慎之和我80年代初同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他工作的美国研究所和我工作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研究所同在社科院大楼的13层,两家的住处也相距不远,是以...

唯色:请记住去年自焚抗议的11位藏人

图说:地图由Rangzen Chowkidar C. Besuchet制作,转自脸书。 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有11位藏人以燃烧自己肉体的方式,表达了决绝的抗议与急切的愿望,这是我们作为同胞、作为人类必须铭记的。 这11位自焚者都是西藏境内的藏人,包括4位牧民,4位僧尼,1位农民,1位洗车店主,1位学生;包括9位男性,2位女性,其中有3位父亲;年龄最大的42岁,年龄最小的19岁;两人重伤,9人...

许良英:痛悼挚友与同志李慎之

许良英 中国科学院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 (一) 李慎之同志是5年前才开始交往的新朋友,我们只见过两次面,主要是靠文章和通信交流思想。他先后寄给我近30篇文章、43封信。有的信写得很长,长达10页;谈论的问题很广泛,从科学、民主、传统文化、国家民族和人类命运,到个人经历和人生感受。我们都是在青年时提着脑袋干革命并参加共产党,1957年都被划为“极右分子”。这样的共同经历使我们在晚年成为至交,而且大有...

杨天水:从松无赖与雅虎无耻

从松(音译)者谁?以前一个大陆在新西兰留学生,其父亲是大陆某地某个银行行长。公元两千年左右他到了新西兰,留学四五年,自己也不经商,驾驶的是价值百万元人民币以上的名车。 在中国大陆,众多的贫民孩子,上不起学,看不起病,缺少最基本的营养品,就象独立作家杨银波的很多亲友与同乡孩子们一样,在饥饿、疾病、寒冷、焦虑、困顿、失学中,耗费生命,但是中国大陆很多官员的甚至是不经商的子女们,也多是名车宝马,周游世...

丘宏达:一个中国的原则与台湾的法律地位

丘宏达 美国马里兰大学著名国际法教授 一、导论 二、台湾是中华民国不可缺少的一部份 三、中华民国与对日两个和约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台湾的主张 四、1979年美国台湾关系法与台湾的法律地位vv 五、结论 【注释】 2000年11月1日纽约市律师公会主办了一场“大陆中国──台湾──美国的困境:冷战的遗产(The Mainland China-Taiwan-USA Dilemma: Legacy of ...

戴煌:永念慎之兄

戴煌 原新华社高级记者 由于曾在新华社同食一锅饭,我与慎之兄的相识已逾半个世纪了。尊其为兄,不只是因为他比我年长四岁半,是位实实在在的兄长,更因其学识才华之丰高,我随后紧追猛赶也难望其项背…… 一 1957年7月中旬,由“鸣放”而突然转入“反右”已一个多月,党中央号召共产党员们继续帮助党整风,并且强调说错了也不要紧、决不会与“社会上的右派”相提并论。暂由新华社国际部管理的新华社在外交学院学习英、...

王若望:“尸谏”不如韧性战斗

范熊熊是宁波海洋渔业公司镇海基地党支部的纪律检查委员,当她了解到渔业公司的副局长和另一个负责人借“土地征用工”的名义,非法安插自己的子女和亲属时,挺身而出,四次写信、前后十次跑到宁波纪委催办。宁波纪委最后责令该公司领导人作检查,并退回开后门进来的七名亲属。公司领导不执行,还追查检举人。而后,《浙江日报》却发表消息说:该单位两个负责人已作了检查,并将所招的七人退回。事实并没有实行。小范眼看这场斗争...

刘晓波:北京为什么转向美国?

事实上,如果不是基于一党私利来看待中美关系,无论从历史的角度看,还是从中国当下的社会转型的角度看,美国非但从来不是中国的敌人和威胁,反而是推动中国融入主流文明的最大友邦。(阅读全文)...

胡平:赵紫阳在八九年谈到多党制——戈尔巴乔夫回忆录问世...

1996年10月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MEMOIR》的英文译本由美国双日(DOUBLEDAY)出版公司出版,已于今年十月问世。书中有一段写到他与赵紫阳在八九年五月十七日的会谈。据戈氏回忆,赵紫阳一上来就讲到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运动。赵说,当然,学生把很多事情看的很天真,很简单,以为他们只要喊几句口号,党和政府就能在一天之内把什么问题都给解决了。现在的问题是在党和政府与年轻人和学生之间缺乏相互理解。 ...

李英之:我在八九年(下)

后来是僵持着,广场上学生日见稀少,我们也感到寥落。有一天我的校友的一个老乡来找他,遂致我随他回到学校去,那时候司机们很好,主动拉载学生。还有许多老大娘推着手推车, 装上热稀饭、包子,推到广场上来慰劳学生们,真是感人。当然还有大量的捐款。 又回到北大,又回到春光明媚的燕园,我至今记得中午时,我和一个外地来京的老乡一起过博雅塔边的大坡路时看到阳光穿过树叶,那样鲜绿,就象青春一样。 第一天到女生宿舍...

瑞迪:法学者:林昭还没有被真正平反

Anne Kerlan,法国历史学者、国家科研中心(CNRS)中国研究所主任、法文版林昭传《自由女战士:林昭》的作者。 法广中文部 4月29日是林昭的忌日。1968年的这一天,她被当局以“现行反革命”罪在上海秘密枪决。那一年她还不满36岁。林昭原名彭令昭。她曾满腔热情、虔诚地拥抱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但却最终成为这个政权坚定不屈的反叛者。半个多世纪之后,尸骨至今不知所在的林昭显然仍然是当政者眼中的...

君特·格拉斯:文学与政治

© 君特·格拉斯/文 Günter Grass © 江澜/译 Günter Grass (1927-2015) 女士们,先生们: 如果我写一首关于纽扣丢失的诗,那么除了许多私人的尴尬的原因,还将不可避免地说出导致纽扣丢失的政治原因。换言之,政治是现实的一部分,文学——历来都在搜寻现实——将不可能忽略或排斥政治。 我觉得,文学与政治从来就不是相互排斥的对立体:我写作的语言患了政治病;我写作的国家沉...

民主人士陈云飞狱中酷刑染病 拟对案件提出申诉

4/17/2019 (四川)四川民主人士陈云飞上月底(3月25日)刑满出狱,他曾三度转换监狱并受到酷刑,家人和律师不准探视,他将向狱方提出行政覆议,并对案件提出申诉。 陈云飞周三(17日)表示,他在3月25日从四川雅安监狱释放,由成都巿和温江区警察送回母亲家,家人根本不知道他关押何处,没有到监狱迎接。出狱后,当局没有怎样限制他,只是口头说“今年不可以到北京”,当然也不允许出境。 近日他到医院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