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懿:假如蝴蝶,兼怀好友陈兵

假如我能够 装扮成蝴蝶 假如蝴蝶的双翅 色泽可以斑斓迷人 她应该是一只相当哲学的蝴蝶 她应该是一只特别文艺的蝴蝶 如此我可以描述 我曾经的成都 诗酒快意,剑笔恩仇 如此我可以描述我曾经的成都 每一条熟悉的街道和传奇 茶店子,奥林 府南河,合江亭 栅子街,三一书店 石油路九号及书架 太升北路,创能机电研究所 驷马桥,最后羁押我的派出所 偏离正义已远已久的正义路 以及某几个神秘的信箱 以及梨花沟 以...

欧阳懿:带露摘花之陈卫、陈兵两兄弟

年轻时候,为了生活、远方、理想,一帮朋友,走着走着,就少了,筵席上多出了一把又一把空椅子。 你就想,等吧等吧,大家会很快回归,坐满所有的椅子。你就喊:妹儿,服务员,加几把凳子…… 2016年2月21日,我们给小二、小三过生日,旁边给小二哥留把椅子、一只酒杯、一双筷子。 小二、小三是孪生兄弟。 小二大名陈卫,1988年入北京理工大学。 小三大名陈兵,1988年入西南石油管理学院。 小二哥的才情,大...

陈青林:兄弟相爱求自由

不管天空有时候多么暗淡,但我们相信太阳是明亮的 陈卫,北京理工大学八九时代的学生 陈兵,西南石油大学八九时代的学生 他们是兄弟,他们都在狱中 因为他们都有那个时代的一个梦 追逐自由,渴求民主 于世文为八九之梦进去了 我和于世宝联系 在美国做教授的世宝说: 搞民主总的有人牺牲! 难怪世文坐牢做的那么昂扬 陈卫又进去了 我去看望他的妻子 在遂宁做保险的陈兵说: 想当英雄,坐牢不应该吗? 难怪陈卫把坐...

欧阳懿:开始忧伤

——致陈兵 四月已久 开始忧伤 小石桥边 香椿树就在窗外 爬上明朗得吓人的月亮 花椒树的一只脚探进溪流 晃来晃去 水哗哗的响 我开始忧伤 忧伤地想起去年的今夜此刻 你喊我去九眼桥 或者牛市口 和某些人喝酒,我说好啊 如果,头上正好有灰机飘过 应该能够赶上 那时,你喊我喝酒 还有一个理由 你想说,快27年了 2017年4月11日...

欧阳小戎:民主阵营中陈卫、陈兵兄弟

陈卫、陈兵两孪生兄弟(网络图片) 陈卫、陈兵系同卵双胞胎兄弟,无论正面、背影、侧面、坐立行走的姿态甚至举手投足都一模一样。尽管各自成家,兄弟二人仍不由自主选择同样的装束,点同样口味的饭菜。最重要的,是这兄弟二人信奉同样的价值理念,有着心有灵犀的共同追求。 如今,他们都是专制政权之下的政治犯,罪名都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兄弟二人一九六八年生于川陕鄂三省交界的遂宁,你没有猜错,在他们上学期间,正...

杨建利:世界上最贵的酒——遥寄川渝八九兄弟

我把它放在容易看见的地方,而不是酒柜,无论如何,那里是摆不下这瓶酒的,这是世界上最贵的酒。整整二十八年的酿造,青春到华发,它的原料是勇士的血、亲人的泪、多少人揪心的痛! 它从中国的西南,从一个素未谋面的兄弟手里,托给一位朋友带离中国,颠簸了南亚、中东、欧洲,再辗转到我的手上。它不是为了任何人在任何饭局上享用的,它还有很多的路要走,我正在为它设计行程,我要让更多的人看见这瓶世界上最贵的酒。 你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