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王若望回归的第一顿早餐

三十日正值我休息,也是王若望先生被释放后的第一天早晨。我受他妻子羊子之托照顾好二位先生,一位是刚出狱的王若望先生,另一位是羊子女士年迈的父亲。而她为尽孝拖着疲倦的身子乘头班车。去常州接在那儿治疗偏瘫的老母亲了。 已是早晨七点多点,我进门就问:“先生们,要吃馄饨吗?”“太好了,太好了!”王先生立刻响应。我说:“那你们得多饿一会肚子了,先喝牛奶吧。”王先生一边喝牛奶一边说:“只要能吃馄饨,饿一会儿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