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一位著名作家预言:“先锋文学、调侃文学的时代都已过去,接下来该是黑幕文学了。”

象是要为这句话作证,不久前,国内出版了一本据说是影射陈希同王宝森案件的小说《天怒》,果然大受欢迎,初版五千册迅即抢购一空。传闻此书现已被当局禁售,但仍有翻版盗印书在私下流行。

《天怒》一书由内蒙古远方出版社于今年一月出版,作者方文(疑是化名)。故事的大概内容是,某市权倾一时的副市长突然自杀身亡。市反贪局侦察处长奉命调查死因,但遭遇到种种阻力,助手惨死荒郊,本人亦多次死里逃生,最后终于撕破密密蛛网,闯开重重黑幕,将一幅幅权力、金钱、女色的肮脏交易图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我对陈希同王宝森案件所知甚少,这一来是因为中共官方对此案至今没有给出详细的交代,再者我们对官方的说词也不能不存几分疑问,所以我无法断定《天怒》究竟是几分虚构几分记实。我宁可把《天怒》看作小说(fiction)即虚构,但我坚信它是有着充分现实基础的虚构。假如说这样一部小说也遭到禁止,那唯一的原因就是它太真实。在今日之中国,官场的腐败堕落早已是尽人皆知。一大批官员及其子弟借改革之机,依仗权势,互相勾结,把国有资产据为己有,贪污挪用巨额公款,索贿受贿,非法向外大量转移国有资金;其中情节恶劣者,还从事勒索敲诈以至绑架谋杀等多种犯罪活动。其无法无天、胆大妄为都达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我们完全有把握断言,今日中国官场的腐败程度,就是在古今中外的历史上也是极其罕见的。

导致中国官场空前腐败的原因很多,这里只讲两点。第一,在中国,没有民主,没有法治,权力没有制衡。有人说,有民主有制衡未必就没有腐败,如菲律宾;没有民主没有制衡未必就一定腐败,如五十年代的中共,起码在经济上还称不上腐败。这话不是毫无道理,因为产生腐败的直接因素和民主与否无关,而在于其他的社会条件。但问题是,当社会提供了产生腐败的若干条件而又缺少民主缺少制衡,其腐败势必更加恶劣。第二,官员贪污,主要是利用职权之便侵占那些挂在国家名下的资产以及从那些政府直接干预的经济活动中榨取利益,因此,国有资产越多,政府直接干预的经济活动越广泛,官员贪污的机会也就越多。中共搞了三十年的共产,控制了整个国家的经济活动,积累了空前庞大的国有资产,这是那些没有搞过共产的国家望尘莫及的,所以中共一旦贪污腐败起来,势必也是前无古人。在传统社会,虽说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但实际上政府直接控制的资产和直接干预的经济活动都还是有限的,就算官员们拼命贪污——只要不公开抢劫——其所得仍属有限。共产党却不同,共产党一度把全国人民都变成了无产阶级,把几乎一切资产都集中到了政府手中,把几乎一切经济活动都掌控在权力之下,这要贪污起来那还得了!

《天怒》一书形象地揭示了中共官场的腐败堕落。书中颇有一些尖锐的议论。譬如,作者以书中人物之口讲道:“老子官居高位,差不多都是一子经商,另一子做官,既抓钱又抓权,升官发财两不误。”中共搞的反腐败,作者借用书中一个老百姓的话说“是老虎作报告,狐狸拍手笑,苍蝇嗡嗡叫,就是耗子吓的满街跑。”作者还通过书中一位贪官之口指明,中共现政权正是让大小官员们享有贪污腐败的大好机会,从而赢得他们对政权的支持维护,这就叫“腐败使我们的政权更加稳定”。书中一位作恶多端的“衙内”有恃无恐地宣称:“要动我爸爸(市委书记,据说是影射陈希同)也没那么容易。把他逼急了,他抖落出几件就得惊天动地!上面能不保他吗?敢不保他吗!不保,就一块儿玩完!”全书的结尾尤其令人回味:侦察处长陈虎胜利完成任务,与他的助手焦小玉乘车返回,“这时,天空响起了几声炸雷,仿佛要把地面炸开一道口子,一声比一声来得强烈。陈虎看了看阴沉的天空说:‘哼,干打雷,不下雨。’焦小玉笑着说:‘也许是老天爷发怒了吧。’‘发怒管什么用,到是下场雨呀!’几滴大雨点稀稀落落地打在风挡玻璃上,陈虎出了一口气:‘总算下了几个雨点。’‘等着吧,’焦小玉把手伸出车窗,手心向上去接雨点,‘憋的时间越长,雨下的越大。’”

是的,憋的时间越长,雨下的越大。□

《北京之春》1997年6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