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秋季,中共将召开第十六届全国代表大会。按照早先的既定趋势,十六大将完成中共第三代领导向第四代领导的全面交班。有迹象表明,随着十六大会期临近,第三代与第四代之间的明争暗斗已日趋激烈。

一月九日《解放军报》报导,傅全有在总参谋部党委扩大会议上讲话,要求全军党委和干部“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自觉地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中央军委保持高度一致,确保政令军令畅通”。

这是迄今为止江泽民一派发出的一个最露骨的信号。它不但表明江泽民拒绝在十六大上交出党权军权(起码是拒绝交出军权),而且还表明江泽民拒绝当年邓小平替他指定的接班人胡锦涛。你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废胡的信号。

我们知道,胡锦涛不是江泽民自己给自己安排的接班人,胡锦涛的第四代核心位置是邓小平指定的。邓小平于一九九二年提出,并于一九九三年三月,先后经中共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讨论通过,确认胡锦涛为江泽民的接班人。在那时,江泽民连自己的位子都没坐稳当,哪敢对邓小平的“隔代指定”挑剔?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江泽民必须倚重邓小平的权威,因此他也必须对邓小平给自己安排的接班人胡锦涛表示支持,否则自身难保。然而,几年之后,情况有了很大的改变。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元老相继过世,江泽民大权在握,于是对胡锦涛这个由别人强加给自己的接班人愈发感觉不满。据说,江泽民不止一次对人抱怨:“前两代核心都是自己安排接班人,我为什么没这个权力?”近两年来,江泽民利用各种机会力挺曾庆红,试图以曾庆红取代胡锦涛;可是遭到抵制。现在离十六大只有半年多了,而曾庆红还未能在政治局转正。看来,曾庆红要在十六大上一步登天,跨越胡锦涛,直接从江泽民手中接过最高权力,希望实在渺茫。在这种情况下,江泽民一派唯有实行缓兵之计,不把权力交给胡锦涛,或者交出一部份权力,保留一部份权力,让胡锦涛有名无实,然后再寻找时机抬出曾庆红取而代之。

乍一看去,江泽民贵为第三代核心,却无权自己指定接班人,这个核心当得确实窝囊;邓小平以第二代核心的身份,不但一手安排了第三代领导班子,还包办了第四代,委实也管得太宽。不过换一种角度看,中共前两代核心都不是靠前人指定,而是靠自己斗出来的。毛泽东是中共的开国皇帝,其权力来源自不待言;邓小平的核心地位也不是靠毛泽东指定的。邓小平非但不是毛泽东属意的接班人,而且还是毛泽东的打倒对象。邓小平是凭自己的实力和手腕,突破了毛泽东的“两个凡是”,赢得了实质上的第二代核心地位。唯有江泽民这个核心才是让别人指定安排的,并且是在邓小平等元老保护下才坐稳的。因此,江泽民的权力当然不能和毛邓相比。事实上,江泽民的权力和胡锦涛的权力同出一源,都是来自邓小平。江泽民若要否定胡锦涛接班的合法性,在一定程度上也就是否定自己权力的合法性。不错,如今江泽民羽翼丰满,不必再倚重邓小平的权威,但是,江泽民若要正面挑战邓小平的权威,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一党专制从来就没有、也不可能有一套平稳有效的权力交接制度。现今中共上层又出现了双核心的怪胎。一场恶性的权力斗争实属难免。尽管说到目前为止,中共上层的明争暗斗还只涉及权力,不涉及路线,因此我们不应对之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然而在另一方面,专制统治集团内部的斗争又常常能引出超出当事者主观意图的后果,所以我们也不该对之掉以轻心。中国民主事业的成功有赖于民主派的自觉努力,而民主派则必须善于利用矛盾,因势利导。□

《北京之春》2002年2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