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六大召开在即,有关谁上谁下的传言很多,外人很难判明真假。不过从最近的若干迹象看来,江泽民争取留任的努力似乎已经遭到了挫败。估计在十六大上,江泽民不但要交出总书记的宝座,恐怕连军委主席的职位也得一并交出。江泽民的尴尬与不愉快可想而知。

也有人说,其实江泽民早就决定让出全部权力。我对此说深感怀疑。原因很简单,如果江泽民确实早就决定了全退,他为什么不早说呢?

早说晚说,区别极大。只有早说才能显出主动。如果江泽民在今年年初或者更早一些的时候就公开表明全退之意,很可能赢得满堂彩。江派人马自然会大加称颂,胡锦涛一派则乐得作顺水人情,国际舆论少不了也会夸上几句,纵然是最坚决的反对派,即便不会说好话,通常也不大好说坏话。说来很惭愧,中共最高权力的交接至今仍然搞的是私相授受,和民主选举的世界主流相距何其遥远,本不足道;只是世人对中共评价一向偏低,因而中共只要做出一两件不算太坏的举动,由于它“难能”所以“可贵”,大家就会象哄坏小孩一样争相称赞,以示鼓励。可是现在不行了,来不及了。拖到现在江泽民才表示全退,再显不出主动性了。就算江泽民努力做出潇洒状,别人也不信了。

主动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不露虚实。如果江泽民早就主动宣布全退,好比不战而收兵,胡锦涛摸不透江派到底有多少实力,接过大位后也难免不对江有几分忌惮,这就为江泽民日后垂帘听政预留下广阔空间。可是现在也不行了,江派放出留任气球引起海内外一片反对声浪而黯然收场,让对手看透江泽民“技止此耳”,以后江泽民要想发挥幕后影响,还有多少人肯买帐呢?

有论者指出,江泽民不愿交权,也是担心其家属的腐败劣迹被人清算。此话有理。尤其是江绵恒,依仗江泽民的权势,不费吹灰之力就当上中国电信大王,招摇不可一世。江绵恒还是中国科学院副院长,这个职位照例是给有突出成就的科学家的,江绵恒何德何能?一旦老子退位,儿子的这些位置还保得住吗?反过来,一旦儿子被免职,也就是让老子丢脸。由此可见,江泽民当初把儿子送上如此高位,等于给继任者送上一个把柄。

当然,鉴于中共政治的高度封闭性,外人无法对其内部权力斗争的进展情况获得准确可靠的资讯。十六大究竟会出现什么结果,变数还很多。

说来也有趣,在民主社会,政党或政府换届,谁会上谁会下,事前也常常让人费尽猜详,有时候要直到最后一刻才能见分晓。这就是说,民主政治也好,专制政治也好,两者都有不确定性。可是这两种不确定性却有着本质上的差异。民主制下的不确定是由于它的充分开放,专制下的不确定是由于它的彻底封闭。在民主制下,每一张选票都体现了选民的自由意志,所以选举的结果不是任何人可以控制从而可以事先确定的;在专制制度下,代表们只是奉党中央之命投票的表决机器,该投谁不该投谁往往在事先连代表自己都不知道。

就在几天前,人民日报发表署名“特约评论员”的文章,要求中共党员“讲大局、讲团结、讲稳定”,“规范和约束自己的言行”;中宣部则连下禁令,严格控制媒体;唯恐这一次权力交接不能按照高层一小撮人秘密交易商定的结果顺利实现。包括十六大代表在内的六千万中共党员不仅无权参与开放竞争,无权主动影响大会结果,而且被蒙在鼓里,连起码的知情权都没有。真是可悲可叹。凡有良知有自尊的中共党员,能不感到羞耻和愤慨吗?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

2002年10月19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