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6日,台北的中国时报发表对马英九的采访,大标题是?马英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诚如这篇报道所说,马英九?一路走来始终如一,?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是至今未变的坚持?,但是,当马英九以新任国民党主席和下届总统大选的热门人选的身份重申此一立场,其意义又非同往常。所以毫不奇怪,这篇采访立刻引发热列反响。尤其是在大陆,据悉,凡知道此事者无不击节赞赏,决不只限于民运人士和自由派知识分子。

马英九这番讲话无疑是将了胡锦涛一军。后者的尴尬是可以想见的。不错,中共当局可以像过去一样重弹老调,硬说“六四”时采取?坚决措施?是?正确的?、?必要的?,甚至倒打一耙,反过来指责马英九?抗拒和平统一?。但世人无不心知肚明,在这里,真正抗拒和平统一的正是中共自己,因为中共当局坚持把自己的专制权力置于首位。共产党明知专制不得人心,明知自由的台湾人民决不愿意被统一于专制,如果共产党果真热衷和平统一,它就该及时推行政治改革才是,但是中共当局不肯放弃专制权力,这就使得两岸和平统一不具备基础,可见共产党才是在抗拒和平统一。我们完全可以说,中共不但在历史上是分裂中国的罪魁,而且在现实中也是坚持分裂的祸首。

明眼人都知道,现今的中共当局其实并不热衷促统,因为它知道和平统一不可能,而武力统一又暂时力不能及。马英九讲到上次连宋访问大陆,胡锦涛甚至没有提到统一的话题。胡锦涛只是唯恐台湾独立。对现今的中共当局而言,防独胜于促统。这就意味着,对于马英九要求共产党平反“六四”的呼声,共产党很可能会置之不理。那么,这是否意味着马英九的讲话起不到什么作用,说了也白说呢?不,不是的。马英九讲话的意义重大,因为它使得两岸争论的焦点从统独问题转到了民主与专制的问题。这就使中共陷入被动,使中共感到压力,从而对大陆的民主化有所推动;与此同时,这样做又会唤起国际社会对台湾民主的关注,为台湾赢得了更多的国际同情和支持,从而增加了台湾的自身安全。我们一再说台湾应该打民主牌,道理就在这里。

我们希望台湾在推动大陆民主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固然,由于大陆与台湾大小悬殊,台湾能起到的作用是有限的。在我看来,台湾的作用首先是示范。台湾不断地巩固和深化自身的民主,那本身就会对大陆产生示范效应。如今,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已经彻底破产,中共拒绝民主的唯一藉口就是所谓中国文化的特殊性以及所谓国情,台湾民主的成功实践则是对这种藉口的最有力的反驳。例如这次国民党党主席选举,两位候选人都有着良好的人品和从政记录;党主席由全党直选产生,令百年老党重新焕发青春活力。这对大陆民众,包括对大陆执政党的冲击都是不可低估的。

台湾大打民主牌,共产党无法应对,只有不接招。估计在今后一段时期,共产党会降低促统的调门,转而强调反独。可是在现在的形势下,反独也越来越底气不足。道理很简单:你共产党既不肯实行民主为和平统一打基础,又不肯承认中华民国的存在,认真尊重两岸的分裂分治现状,同时还不断发展军力对台湾虎视眈眈,这不是明摆着把台湾朝台独的方向推吗?

在两岸交流方面,台湾应该大力强调思想和信息的自由交流。不只是双方互派记者登陆,而且要提出让双方的媒体登陆,这就可能对大陆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造成有力的冲击。我们知道,民主社会在和专制社会打交道的时候常常容易吃亏,因为打交道总是有可能带来正反两方面的效果,专制政权具有更强的对内部的控制力和强制手段,所以它比较容易把双方交流带来的对己方不利的后果予以有效地抑制,而民主的一方就不大容易这么做,所以民主社会在和专制社会打交道时容易吃亏。为了避免这种后果,民主社会不能一味消极防御(事实上,民主社会的防御能力也是有限的),而必须主动出击,首先就是要强调思想与信息的自由交流,因为这是对专制的釜底抽薪。专制政权深明此理,所以它总是以惊人的顽固拒绝这一要求,以至于到后来人们都给它搞疲了,于是就放弃了。就如同民主社会的人们向专制政权讲人权,讲释放良心犯一样,任你年年讲月月讲,它那里充耳不闻。但尽管如此,该讲的还是要讲,该提的要求还是要提。日积月累,影响力就大了。这次马英九讲?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为什么能造成比较大的影响,那固然是和他新任国民党主席和下届总统热门人选的身份有关,但也和他一路走来始终如一,十六年来坚持不变有关。◆

《北京之春》2005年9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