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至少可以肯定,中国政府把那15人称作“恐怖份子”是毫无根据的。这一妄加的罪名非同小可,因为它给警方假借“反恐”之名对民众肆意虐杀打开绿灯。在此,我们不能不向中国政府提出严正抗议,并要求中国政府立即纠正此一严重错误,严肃处置有关责任人,以及对皮山事件真相向公众公开说明。如果你们拒绝说明拒绝纠正,那岂不是证明皮山事件不是下级偶然的失误,而是上级一贯的指令吗?那岂不是证明你们过去就是这么做的,以后还要继续这么做吗?

2011年12月29日,《环球网》以“新疆恐怖份子杀害我公安7暴徒被当场击毙”为标题,发表了《天山网》公布的如下一条消息:“12月28日23时许,在新疆皮山县南部山区,一暴力恐怖团伙劫持两名人质。我公安机关根据群众举报,立即出警解救人质。在处置过程中,暴徒拒捕行凶,杀害我一名公安干警,致一名干警受伤。我公安干警当场击毙暴徒7人,击伤4人,抓捕4人。两名人质获救。”

读罢这则消息,令人疑窦丛生。一个“暴力恐怖团伙”,被当场击毙7人,击伤4人,抓捕4人,无一逃脱,两名人质安然获救;这场“反恐之战”打得太漂亮了,漂亮得难以置信。我们不能不问:这些人果真是“恐怖份子”吗?

次日,《环球网》又发表一篇报道,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一名官员透露,这伙暴徒共15人,他们都是受‘圣战’思想毒害的新疆当地青年。由于皮山县的南边与印度、巴基斯坦在克什米尔的实际控制区交界,他们试图自皮山县出境,接受恐怖组织的训练,参加所谓的‘圣战’。然而,由于皮山县南部山区地貌复杂,地方也大,他们在找路过程中迷失了方向。28日晚,两名当地牧民为寻找走失的羊而进入山区,遭到劫持,后来中途机智脱身,向警方报案。警方迅速赶赴事发地点,但15名暴徒仗着人多势众,持刀械反抗,造成一名干警牺牲。在反复劝说,并且朝天鸣枪警告无效的情况下,警方最终才决定开枪击毙、击伤、俘获这伙暴徒。这名官员还介绍说,受‘圣战’思想毒害的青年人往往企图通过人迹罕至的边境山口外逃,所以这起事件并不特别,也没有其他的特殊背景。”

这后一则报道与前一则报道明显不一致。按照后一则报道,这15人只是试图出境。所谓人质,实际上是他们要其为之指路的两名放牧人。这两名放牧人已自行脱身并向警方报警,因此,后来警方开火并不是为了解救人质制止恐怖行动。那15人手中仅有刀械并无枪支,当警方赶到现场时,现场已经没有其他平民,因此,那15人根本不存在对平民实施暴力攻击的任何可能性,那么,凭什么把他们称作“恐怖份子”呢?

2012年1月1日,《纽约时报》转述自由亚洲电台维语部的报道,被警察击毙的7人中有2名女性,被抓获的4名“恐怖分子”是7-17岁之间的中小学生。到目前为止,这则消息尚未获第三方证实,也未被中国政府否认。

综上所述,我们至少可以肯定,中国政府把那15人称作“恐怖份子”是毫无根据的,而将未成年的学童以‘恐怖分子’的藉口加以追捕甚至射杀,则是不可饶恕的真正恐怖主义行为.中国当局这一妄加的罪名非同小可,因为它给警方假借“反恐”之名对民众肆意虐杀打开绿灯。在此,我们不能不向中国政府提出严正抗议,并要求中国政府立即纠正此一严重错误,严肃处置有关责任人,以及对皮山事件真相向公众公开说明。如果你们拒绝说明拒绝纠正,那岂不是证明皮山事件不是下级偶然的失误,而是上级一贯的指令吗?那岂不是证明你们过去就是这么做的,以后还要继续这么做吗?

胡平,陈奎德,吾尔开希,杨建利,张伟国,武宜三,李恒青,蔡淑芳,周锋锁,蔡咏梅,Marie Holzman (侯芷明),马少方,车宏年,张小刚,吕京花,潘永忠,朱欣欣,王策,盛雪,王巨,高源,刘京生,刘文忠,陈树庆,田永德,孙宝强,陈新浩,达尔,张铭山,刘中钧,潘嘉伟,廖天琪,王超华,吕洪来,费良勇

2012年1月4日

《纵览中国》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