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徒步上海老城厢

Share on Google+

2019年4月13日9点50分地铁大世界站4号口集合并出发,12点40完美结束,我们步行了十公里,终点董家渡路中华路。

我们从49后黄金荣扫过的大世界门口的那条一代袅雄曾被羞辱的马路出发,经明清斑驳的旧城墙,这让我想起方文山的新古典主义歌词,文庙和龙门邨,一对上海滩旧时活宝,凝和路乔家路闪烁的历史的磷光,徐光启故居紧邻的警钟楼在尘烟中叹息,清心堂及教会学校的旧址见证了战争和一次次教难,普育路普育堂里曾经希望的火种,现代文明的象征电报大楼,董家渡天主教堂隐约的钟声。

发起人杨柳青舍,美国国际爱与和平艺术基金会上海分会公益天使,岁月的痕迹没能磨损她与生俱来的柔情,一个上帝的女儿,本群圣徒。

姜大律师热情洋溢的讲解,所到之处如数家珍,不愧为80年代的复旦高材生。感觉上没他不知的,需待考的他便直言待考,典型的资本主义思维,人不是万能的,包括姜大讲解师。

参加活动的为杨柳青舍、姜律师、老酒葫芦、高山、张仲伸、何松、文捷、郭振鑫、瞿慧乔、瞿小宝、Victoria、兰心、于雨馨、蓝色多瑙河、蘇珊六世、余伟、胡可师、阿楠等。

张太师的口若悬河派指哪打哪何松的温文尔雅,高山的挥洒自如慧乔美人的顾盼游离,可师的政治挪移蘇珊的浅笑微吟,余伟依旧独善其身摄影大师瞬间引爆,几位新人来不及一一说破只待来日。

中午一点在「德興館」用餐,虽说被共产后的百年老店无一幸免的患上国企综合症,何为国企综合症其症状如何,简单说扛著金字招牌不思进取因循守旧,直至堕落。

今天的每一位都有故事,每位都从不同的起点走来,重要的是我们走到了一起并且各自以自己的方式怒放,我们都在等待并创造黎明。

我们17人挤在一张十人桌上豪饮并神侃了一个下午。高山的五粮加姜律的汾酒差点醉了这一壶老酒。

希望十年二十年或者三十年后再打开我们的合影,希望有生的日子里各位依然怒放,怒放在每个春天里不惑百年。

2019-04-13初稿,次日定稿

阅读次数:46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