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上的鞭尸效应

李志绥的毛泽东回忆录是一部中国大独裁者举世无双的真实历史,所以说是“举世无双”,正如黎安友教授在“前言”里所说:李志绥——毛的私人医生,得以追随毛泽东的左右达二十二年,写出他的第一手的观察记录,这一优越条件是任何历史家不具备的。

读後的另一个感想,我觉着此书的写成,是天造地设的许多偶然因素综合而成,第一,必须是一位高明的医生;第二,这位医生不仅有描述人物的文学功底,还须具备深入细致的观察和探索的水平;第三,毛周围的臣仆相互吞噬,尔虞我诈,充塞着刀光剑影的分分秒秒中,如果不善於韬晦、藏拙,随时都会遭到排斥甚至毁灭;第四,如果没有获得邓小平批准李志绥出国探亲,这本回忆录也就不会行销全世界。在伴君如伴虎的环境里,李医生的这种修养保持了二十二年,一直至大独裁者死亡。上述的偶然因素,如果缺了某一项,就不能这么完美,甚至根本写不成。因此,我认为李志绥医生不愧是天造地设的当代第一史学家。

自毛泽东君临大陆的一九四九年,直至他的夫人江青为首的四人帮的覆灭,可以说是有始有终。开头他是以无限崇敬的心情观察毛的一举一动;从第二章起,李医生开始怀疑,直至欲罢不能的厌恶,这里同时表现了一个受过西方文化熏陶的知识分子,如何拚得自家性命记下四十册日记。在“文革”初期虽一火焚之,却给後来的这部巨著作了充分的准备,信息库里的回忆是毁不掉的。他写出了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心路历程,不仅显示这部回忆录的真实可信,也让读者反省自己身上的盲目崇拜领袖的愚昧。

在赫鲁晓夫反斯大林声中,玻璃棺材里的斯大林遭到鞭尸的下场。我以为肉体上的鞭尸,不如精神上的鞭尸。同样,中共政权一旦崩溃,天安门城楼高悬的毛像和开始腐烂的僵尸早晚难逃鞭尸的结局,而李医生的回忆录正是在中国人民心中鞭打毛尸的最好武器!

大力宣传李医生的“回忆录”,它的现实意义还在於唤醒民众,与这个专横残暴的中共政权决裂,精神上的鞭尸,不仅抵制毛泽东热的发生,还能提高人民对中共独裁本质的认识。

我们从一九九三年年底英国B.B.C.电台广播李医生的回忆录片段,引起北京当局的惊慌失措,如临大敌,甚至由外交部出面干涉;去年十月,外长钱其琛赴华盛顿参加联合国会议,有记者问他是否读过李医生的回忆毛泽东,钱说:“那本书毫无价值,作者只是为了赚钱”。不过他不敢说李医生的书不真实。从这里可以看出:证明李医生的这本“回忆录”是货真价实,无瑕可击的。

伪君子周恩来与彭德怀的鲜明对比

李医生的着力处,不但刻画出最大独裁者的荒淫无耻、残酷兽性,还给我们活画出一系列的中共领导层群象,写了好的也写了坏的,仅仅坏的就有二十多人,非常令人骇异的,患有精神分裂症者即有康生、江青、毛岸青、贺子珍,毛本人则患有迫害狂想症(p.509)。例如,好端端的户外游泳池,他怀疑里面放了毒,象碰了鬼一般奔跑出去。原来是一群患有不同程度的精神分裂症治理偌大的国家,才使得国无宁日,尸横遍野,血流漂杆。

我在这里选择外界对他们的真面目知之不多的三位重要人物,李医生描绘出他们各自的风格和本色。

朱德,大众认为他是忠厚长者的形象,但毛对朱开始出现裂痕,是一九五六年由朱德率领中共代表团出席联共二十大做来宾,朱向北京打电报请示,表示要支持赫鲁晓夫反斯大林的那个秘密报告,毛本人正担心有朝一日後人会效法赫鲁晓夫打倒自己,所以毛是坚决反对赫鲁晓夫反斯大林。毛看了朱德的电报十分震怒,进而说朱德是“个人的品质问题”(p.113),从此再也不让他出国。

第二位重要人物周恩来,这本“回忆录”里有相当篇幅写到周总理,他的许多表现可概括为“奴颜婢膝的伪君子”。先谈他的伪君子事例:“周恩来其实是毛的奴隶,他对毛绝对服从,邓颖超深谙世故,是泥鳅样的人物,一九六六年十二月,江青来到人民大会堂江苏厅,要找周恩来,周的卫士长成元功迎了上去,成请江先休息一下,江勃然大怒说:”你成元功是总理的一只狗,对我是一只狼,马上给我抓起来‘!邓把江青奉若神明,他要汪东兴逮捕成元功,并说总理也同意的,一定要把成抓起来,说明我们没有私心。汪不同意逮捕成,他对李医生说’卫士长成元功跟了总理一辈子,他们为了保全自己,可以将成抛出去‘。後来,成元功被调到五七干校下放劳动“。

在《叫父亲太沉重》一书里,艾蓓还讲到周怎样玩弄他的干女儿孙维世,为了洗刷自己,周总理竟亲自批准逮捕孙维世,她被关押一年後惨死狱中。

周还有一桩伪善的动作令人齿冷:总理的苏北老家要为他重修祖坟并新建纪念堂,周生怕触怒毛泽东,竟强令家乡父老将祖坟翻耕至地下深处不留痕迹,已动工的纪念堂立即拆毁。

以上两则矫揉做作胶柱鼓瑟的故事,外界已有报导,但外人不知一九六六年十一月毛第七次接见红卫兵,周为了给毛指点乘吉普车检阅的路线,他匍匐在毛膝下,在地上摊开地图,毛一面吸着烟,欣赏双膝跪下的周,带着一丝嘲讽。当时李志绥就在一旁站着,亲见这个场面(p.149)。

毛在一九七一年四月被一口痰堵塞气管,因缺氧而昏厥过去,汪东兴打电话给周,周正在人民大会堂,一听这个消息,当场大小便失禁,拉了一裤裆。等更换衣服後赶到毛的寝宫,毛已经安然无事了(p.537)。

当周知道自己已患有膀胱癌症,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矛头直指周恩来,在一九七四年一月二十四日,由四人帮召开批林批孔大会,会上由姚文元讲,江青不断插话,周在会後竟带头喊“向江青同志学习”,还检讨说:这样的会开晚了。汪东兴说周是个胆小鬼(p.554)。

中国人民对周的盲目崇拜不下於毛,李医生的回忆录,剥下这个伪君子残忍阴狠的假面,确实打开了我们的眼界!周恩来的假道学就是与毛沆瀣一气,掩饰毛的种种罪行,毛是大恶,周恩来则是大奸若忠的二号帮凶。高层领导中也有好人,上述的朱德便是憨厚的元老,他的道德风范决不介入毛的恶行。而铁骨铮铮的彭德怀元帅,则是大独裁者毛泽东作恶的拦路虎。

在众所周知的庐山会议上,毛发动斗倒国防部长彭德怀的事件。此处略而不谈,只介绍李志绥回忆录中彭的直言不讳的经过,一九五七年,彭在政治局会上公开斥责毛弄个“後宫佳丽,粉黛三千”,当场问毛为什么要在警卫团成立文工团?结果,警卫团文工团宣布撤消,但毛在女色满足方面并未收敛,其它文工团的女孩子,如北京军区,空、铁道兵等等文工团的女孩照常供应,还有机要局年轻可靠的机要员和人民大会堂的女服务员(p.90)。

另一件是彭将军自朝鲜战场刚回北京急於向毛报告前线情势,来到中南海毛的寝宫,只见大白天重门紧闭,传话进去说毛不见客,彭耐心等候许久,主席仍不出来,彭乃撞门闯入寝宫,毛大为恼火,涨红了脸挥手对彭说“什么事这么急?”彭已看见帏幕後面似乎有少女在颤栗。毛转向寝宫守门人大发脾气。彭说了一句气话转身就跑。

还有一件事,北京解放不久,中央五位高级领导在玉泉山造了五幢别墅,後来罗瑞卿和汪东兴,又为毛加盖了小型游泳池,毛为游泳池修的太小而大为光火。此事彭德怀在政治局会议上发难,指责动用公款给毛修游泳池,毛从此再也不去玉泉山,只得用他自己的稿费付了修游泳池的费用(p.126)。

大权独揽,不可一世的毛泽东对彭的批评有所收敛,实由於彭总正气凛然,自己绝不搞特殊化,他又是在政治局会议上公开批评毛,大独裁者也无可奈何。不过假以时日,瞅准机会,毛便老账新账一起算,来一次秋後算帐。而一九五九年七月的庐山会议,毛竟将刚正不阿的彭德怀、张闻天、李锐等打成反党集团。彭的被打倒,使很多人睁开了眼睛,对毛的怀疑和不满开始流露出来。从此每有风吹草动,便会出现“为彭总平反”的呼声,以至毛本人提出“学习海瑞精神”,便当作隐射彭德怀平反的神经过敏。这一历史的死结,後来成为文化大革命的起点。

虽然中共一级的高干中好人还是占多数,只因中共权力结构是民主集中制集大权於一身,带有民主理念的好干部改变不了专制反动的本质。在李医生回忆录中就讲到许多正直之士有的因出言不慎而身败名裂,几乎都没有好下场。即以书中提到的三名资深的医生或医学院院长为例:仅仅为了健康检查的报告不合江青的心愿(江青的心愿却希望有一份“多愁多病身”的虚假报告),计苏华大夫就被关在医学院的小木屋里,以早老性痴呆症去世;粟宗华被关押并遭受毒打,因不堪虐待而自杀。薛邦祺在文革中挨批斗,因心脏病发作当场死亡(p.339)。

大流氓加淫棍

把历史上的暴君作为样板,凡独裁者,特别宝贵自己的生命,他以天天听“万岁”声为最大的满足,一方面对亿万生灵十分无情、不人道。在李医生回忆录里提供一系列血淋淋的事实揭露了毛的兽性,後宫纷黛三千。大大超越西门庆的荒淫无耻。例如:毛的第一个妻子杨开慧,曾用过一个保姆,保姆有一女儿,一九五七年写信给毛,想进入音乐专科学校,过一年保姆之女要求到北京,毛把这个歌唱家接到中南海,他们正在宣淫时,被江青撞见,江既怀疑毛与保姆乱搞,又抓到她女儿的把柄。毛的乱伦玩了两代女子(p.276)。

只有毛的私人医生,才能洞察毛的性功能的起伏是由於权力斗争的胜负而定的秘密。从跟随他的脂粉队伍多少作出判断,李医生说:“在权力斗争高度不稳定的状态下,毛的阳萎最严重,一九六零年初期,他势如中天,毛跟那些年轻女孩完全没有问题──同床的数目增加而平均年龄骤减”(p.100)。为什么一九六零年毛的纵欲无度势如中天呢?众所周知,六零年正是大搞大跃进大炼钢铁的疯狂时期,性欲的高潮与政治上的好大喜功是齐头并进的。

正是在一九六一年十二月,毛在无锡太湖梅园,他不仅玩了一个文工团少女,这个少女“内举不避亲”,又引见两个姐姐供主席纵欲,毛意犹未足,竟动了嫂嫂的念头,这一家子所有女性都陪毛睡过。比上面那个玩了母女两代人的故事还要下流无耻。

李志绥对此的分析很深刻:“女孩在初识毛时,仍是天真无邪的年轻姑娘,她们在成为毛的‘女友’後,不但不觉得羞耻,反而日益趾高气扬,被毛宠幸後,个个变得骄纵、仗势凌人,而难以侍候,文化大革命期间,许多毛踢开的女人,利用毛有过的关系向上爬,在共产党内升官、夺取权力。江青也不例外,她走过了相同的路,也许毛使她堕落成现在这个样子”(p.348)。

不过,在众多不知耻的年轻女子中间,还有一个湖南少女敢於对抗毛的性骚扰。

原来,她已有个男朋友,打算结婚了。毛不让她结婚,某天早晨,又讲到结婚的事,她便说毛将她作为泄欲器,是典型的资产阶级玩弄女性,过的腐朽资产阶级生活,毛听了非常生气,将她踹到床下,就此争吵起来!

毛在如此坚强的女子抗争下,显得手足无措,他要汪立刻开会批评她,她说如果开批评会,就要公开指控毛是典型的资产阶级玩弄女性的内情(p.346)!

众多的不争气的脂粉队里,唯有这位湘女称得上执着於真正爱情的巾帼英雄!回忆录还揭露了传颂一时毛所作诗词,有几首其实是与被侮辱被损害的女子调情之作,例如毛给一名机要员写的“七绝,为女民兵题照”,所谓“不爱红装爱武装”(p.344)。还有一首“咏梅”,最後一句:“她在丛中笑”,也是赠给他的女友,表明心迹还在思念她。当年发表出来,有一帮阿谀逢迎的御用文人如郭沫若、臧克家之流,连忙撰文吹捧,说是教导大众革命意志不可後退,最後胜利属於我们之类肉麻当有趣的解说。

想当初中共尚处在逆境时期,社会上有人曲解共产党“共产共妻”,谁知它的英明领袖果真实践了共产共妻!

引无数暴君竞折腰

回忆录里讲到毛的兽性发泄在女人身上,就是纵欲无度;与兽性联系的另一面,则是“轻贱人民的性命”,他在回忆录里记录了一九五四年十月毛与尼赫鲁会谈的情况,毛说:“我不相信原子弹有那么不得了,中国这么多人,炸不完,炸死一千万,两千万算不得什么”。这些话使尼赫鲁大为吃惊(p.120)。同样意思的话,在其他场合重复了好几遍。而把数字越说越大。

回忆录通过一个细节,反映了毛的铁石心肠、冷酷无情。有一晚在上海,由杂技团表演人梯,顶上一名幼童不慎失手,头朝下跌在地板上,这是舞池,没有任何保护设备,轰隆一声响,台下观众惊叫起来,孩子的母亲也是杂技演员,急得嚎啕大哭,那时我坐在毛的邻座,毛与他身边的文工团员仍在说说笑笑,喝着茶,无动於衷,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事後毛也未过问这个幼童的情况(p.116)。这样的冷血动物世间少有!

还有许多章节记录了毛对人民生命的残忍,一九五八年接见苏联米高阳,毛将谈话内容讲给李志绥,“原子弹炸死一千万、两千万算不了什么,所以杀掉几十万个右派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呢?”毛也许未亲自下令处死那些右派,就象王实味一样,但他也不曾出面制止这些暴行(p.199)。

是什么东西使毛成为杀人不眨眼的畜生和屠夫呢?回忆录作出了合理的交代:这就是毛的历史观与众不同,他跟纳粹党魁希特勒倒是接近的。毛把历史上最暴虐无道的君主作为效法的样板,李医生记下毛历史观的反动论点:他赞美秦始皇是中国广阔版图的奠基人,至於焚书坑儒,焚的是宣传分裂的书,坑的是主张分裂的儒生,被杀的儒生不过四百六十几个,实在算不了什么。他推崇纣王,认为处死比干,活该!他又赞扬武则天首创了告密的特务网,毛的歪理是:“如不用告密手段,怎知道这些人的阴谋呢,把想杀死她的人杀掉,有什么不应该?”至於隋炀帝,开通了由北向南入海的大运河,象一条大腰带,将中国捆住。……毛又赞扬了拿破仑,不过没有提到希特勒。

有些为毛泽东写传记的都讲到他爱读中国的历史著作,李医生去见毛,总看到他手不释卷读的“明史”之类,但还没有一本书揭露他的“古为今用”、原来是专作的翻案文章。

毛在讲到地、富、反、坏、右的人民公敌有三千万人,使李医生大吃一惊,李医生在十三陵水库劳动中,见到被惩罚的所谓“人民公敌”用肉体扛着石板,他认识到“毛毫不留情地打击他的政治上的对手,无不家破人亡,他说他不杀人,可是劳动改造带给人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无非使人更加痛苦地走向死亡,死亡比毛所谓的‘改造’还仁慈些”(p.204)。这好似猫吞食老鼠以前,留给对手一个苟延残喘的短暂时光。

毛时代,我一家的遭遇就够惨的,一九五七年我被划为右派,我有两个兄弟也被株连划成了右派,我前妻李明被批斗,死於精神分裂症,我两次入狱,两次被开除党籍,只因我说了几句真话。毛的政治运动其实是以反革命罪强加於真革命头上,结果被告变成了真的反革命,即坚决反共的民运人士。

当年我被惩处劳动改造,有几次频临死亡边缘,真有“生不如死”之感!

史无前例的劳民伤财

贯穿着回忆录全书,不仅记录着毛极度的荒淫无耻,毛的劳民伤财和挥霍浪费也是非常骇人,肯定超越中外古今的暴君、昏君。

公众以前只知道毛泽东喜欢游泳,喜欢巡视南方几个城市,仅仅乘专列火车一项,沿线动员的军民总在万人以上。

一九六一年初毛乘专列路过长沙,在黑石铺停了一天。湖南省委招待处向省委报帐,吃了两千多只鸡。汪东兴知道了,找省委第一书记查问:“我们路过长沙,没有几个人,一天无论如何也吃不了两千多只鸡呀”!湖南公安厅长李祥说明真相:“那一夜铁路沿线和飞机场,加上周围三个县的民兵,值班站岗即达一万五千多人,天气又冷,不能不给他们吃点”。(p.330)“回忆录”还有一段记载:“毛的专列有十一节车厢,每次外出都是好几个月,专列没有冷气,一九六零年,铁道部从东德定制一列新专列,十分奢华,毛乘专列到外地一次,全线行车时刻表都要改过,至少一个星期才能恢复正点运行,沿路火车站叫卖吃食,小贩全换上安全警卫,这还不算,汪还按排了一些打扮成小贩的安全人员站在站台边,来增加真实感。毛的专列一般停在铁路支线的工厂或飞机场,这时,工厂就要停工,连飞机场也得停止飞机起飞。”(p.123)

有一次毛在广州休息,下令珠江三角洲五十公里内不得停泊船只,不得有飞机在天空升降。如果累计大跃进和後院炼钢造成的物质损失,加上林彪当政时期所谓三线建设,将沿海大城市的重点工厂迁入四川、湖北、云南等偏僻山区。仅三线建设一项,就使生产总值连续两年下跌三分之一和五分之一。

一方面一掷万金地挥霍浪费;他治下的人民势必饥寒贫困,当医学界普遍反映城市居民很多人因营养不足而患浮肿和肝炎,很多省的农民开始大量死亡,作为一国之主并不改变由他一手造成的罪恶政策,却假惺惺的规定自己不再吃肉。这一细节活画出这个暴君冒充假善人的虚伪!

李医生的回忆录所记载的毛的罪行,称得上是罪恶滔天,恶贯满盈。当前的忧虑在於,继承毛的统治者仍然还是毛的忠实信徒,以至独夫民贼的毛像至今还悬挂在天安门城楼上,臭不可闻的所谓“毛泽东思想”仍然规定为四项原则之一。例如:李鹏颇为得意地宣布将正式开工的三峡工程具有七个世界之最。在李志绥的回忆录里,曾提到毛在游长江时,就对长江流域办公室主任林一山说:要在三峡修成大坝岂不一劳永逸?林即表示,这才是彻底解决长江水灾的办法,於是三峡大坝的修建就这样定下来了。当晚毛写了一首“水调歌头”:“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p.157)时至今日,邓小平、李鹏等仍然把毛的狂想曲当做圣旨。本人曾在九三年十一期《争鸣》发表《三峡与党文化》一文,早就指出长江三峡上马会埋下极严重的危险。说不定一场暴雨或类似唐山、神户发生的七级以上的地震,就会出现第八个“世界之最”,长江下游千百万人民或为鱼鳖。可见,彻底批臭毛泽东实是中国人民的当务之急。

我们广泛传阅李医生的这本回忆录,将推动中国人民群起清算中共的罪恶,洗刷掉这个恶魔玷污了中国人的奇耻大辱!(一九九五年元月六日於纽约)

《北京之春》1995年3月1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