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宾雁:自寻崩溃——读新书《崩溃》

Share on Google+

2005-01-27

普利兹奖金得主戴雅蒙德又出了一本新书,叫《崩溃》。历史上早期有一些民族曾在科学技术和艺术上有卓越成就、后来却无声无息消失了,原因何在呢?他认为,环境的破坏是主要原因之一,和今天世界面对的问题很相似,但我们也有自己特殊的问题,就是人为地造成的气候变化,有毒化学物质的增多,能源的缺乏,和把地球的光和能力完全用于人的需要。他说今后几十年内,这些问题都将成为全球性的。至于关于人类绝灭和工业文明崩溃的世界末日的预言,他觉得更大的可能到许是人类的生活水平会显著下降,我们如今是为关键性的某些价值将遭到破坏。这种崩溃,将采取各种形式,比如某些传染病的扩散,由于资源缺乏而引起的战争,等等。他说,在某些第三世界国家里,社会崩溃的鬼影已经出现了。在1990年代卢旺达的种族屠杀里,耕地和食品的短缺起了至为重要的作用。海地目前的混乱也和环境的破坏有关。

戴雅蒙德受过心理学、地理学和进化生物学的训练。他对澳大利亚、美国和中国的环境问题作了独到的分析。他指出中国正在急速地向着第一世界国家的经济水平猛进,但是他指出,假如中国的国民经济人均产值达到第一世界的水平,人均消费也达到同样水平,那么全世界的人的资源的消耗和环境受到的影响,就会翻上一番。他的结论是,有些东西你必须放弃。“这就是一个最有力量的理由,为什么我说中国的问题会自然而然地变成世界性的问题。”

戴雅蒙德最后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有些社会会对自己进行破坏、甚至因做出灾难性的决定而自杀?他指出四种原因。一个是没能预见到问题的发生。英国把狐狸和兔子引进澳大利亚,就没想到这些动物的无限繁殖造成的可怕的损失。二,对于已经到来的问题没能赶比如对于温室效应问题,就因为气温的忽上忽下的波动,把问题给掩盖了。三,当一个问题已被认清时,没能致力于问题的解决。往往是由于领导人把自己的私立放到公共利益之前,或把短期获利放到长远需要之前。四,未能找到适当的解决办法。往往是由于必须付出的代价太大,或对解决问题做得太少、太慢。这四种情况中国全有。

戴雅蒙德先生也告诉读者,历史上的事情和我们今天面对的困难境地有很多差异。比如今天的科学技术使得问题的发展和解决都加快了速度。同时,全球化把非常不同而又相距甚远的社会的命运连在了一起。他只得可能就去年12月印度洋十二个国家遭到的海啸那样的大灾难,很快就得到全世界的救助。

《崩溃》一书中对于社会为什么会自己破坏自己这个问题的分析,对于我们思考中国问题很有意义。过去我们往往以为对于一个社会的命运,主要是客观上的必然性起主要作用。其实至少近半个世纪的历史已足够证明,人为的原因、人的主观因素所起的作用其实倒是主要的。中国大陆制度尤其如此,因为五十几年不改的政治制度,对于执政者做出错误决策和长期不改非常有利。

RFA

阅读次数:3,60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