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Share on Google+

在我眼里,夜郎国的异议、维权人士中,郭飞雄算是倒霉鬼了。他不仅经常跟监狱有缘,而且老是给衙役羞辱殴打。据网上资料,“2005年4月底,他因为申请反对日本右翼的‘五四’抗议游行,被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刑事拘留15天。”这次吃官司,有点莫名其妙。一个愤青吃着自己的饭,主动为国家效劳,朝廷居然给他这种待遇!

在太石村维权活动中,郭飞雄吃的苦更多,他不仅被拘捕,而且就他描述的狱中经历中,我们晓得,“审查人员还对他进行过刑讯逼供。出狱之后,郭飞雄仍然被当局,以及一些不明身份者骚扰、跟踪、干涉、羞辱,甚至殴打。”而且这种事没完没了,以至于郭飞雄被迫去北京新华门绝食递请愿书。在郭飞雄组织了高智晟法律后援团之后,衙役对他变本加厉,甚至去北京的火车上,他也给乘务员殴打。

现在他以涉嫌“非法经营”又给人关在牢房里,这有点像刘水案的克隆翻版。“据郭飞雄反映,广州市公安局预审处警察们比他被逮捕前侦查阶段的警察残酷得多,他们对郭飞雄用手铐、脚镣铐在床上40天。吃饭的时候解开他的链子,但手和脚还是被绑着的,是蜷缩着吃饭,双手铐在一起,用双手捧着碗。郭飞雄为表示抗议,继续绝食了25天,与他2006年9月14日到28日绝食绝水的15天相加,他至今一共绝食过40天。广州公安预审人员殴打郭飞雄(大家记住其中有个叫罗伟国的),懂得相关法律的郭飞雄马上投诉,然而投诉后换来的是预审警察的暴力报复,郭飞雄再投诉,结果亦然。期间为了回应投诉,预审警察中甚至有人(罗伟国)将自己皮肤掐出痕迹,然后称被郭飞雄打了。从被逮捕以来,郭飞雄共被提审讯问97次,平均每天都有。”据郭飞雄的婆娘说:他三次被抓、三次挨打、三次绝食绝水。

郭飞雄不单自己受苦,还连累家人受苦,他的婆娘因此歇了生意,他的女儿因此受了惊吓。去年九月份他被拘捕之后,七个衙役衙婆仍然登堂入室,赖在他的家里。他们甚至还聆听了郭飞雄的女儿──杨天骄弹钢琴达四十分钟。这一幕摄成镜头,有点像二战时期,纳粹闯入犹太人家庭的情景。

自从郭飞雄被抓进牢房,这个弹钢琴的,在作文中写道:“家里没有爸爸,只剩下我、我弟弟和我妈妈,显得很冷清,没有了欢笑。我们就这样过了一天天。”她还写道:“我的爸爸走了。我不知道他去哪儿了,他是去上班呢?还是出差了?我非常想念他。”

杨天骄的父亲曾说:“中国不能再流血了!中国必须由野蛮走向文明!让我们这一代人尝试通过非暴力、无敌人、不流血的方式,通过全民和解、官民互动、相互妥协的方式,一道来推动我们共同的祖国步向民主、法治社会吧!”听了他的这番话,我不明白夜郎衙役为何还要跟他过不去。他毕竟没有夺你们的权力、你们的蜜糖啊。

高智晟曾严正声明:“若飞熊有损伤,我将上新华门抗议!”我尽管没有勇气到新华门抗议,可我有勇气像罗长福那样在台湾海峡游泳,也有勇气站出来为郭飞雄说几句公道话:郭飞雄是我的朋友,他光明磊落,具有政治家风度,他所做的一切与自己的利益无关,而且也都属于公民的权利。假如朝廷认为他的存在有害于国家安全,可以将他驱逐出境,哪怕判他的徒刑,也不应该没完没了的对他肉体摧残。尤其在解决了高智晟之后,再折磨郭飞雄显得毫无意义。

郭飞雄还说过:“胡锦涛先生,你难道就没有儿女么?你难道就不疼爱你的儿女?你的儿女也还有儿女,你的子孙后代也要和我们一道生活在一个国家、一个地球上,你的家族不可能永远掌握着中国的最高领导权,为什么要把事情做得那么绝呢?”

今天,我也要这么问一下夜郎元首!我还要问一声:可以赡养七个民主党派这种政治花瓶,为啥容不下一个耿直理性的郭飞雄?可以宽容大度的处置高智晟,为啥对郭飞雄这么穷凶极恶?

江苏/陆文
2007、1、22

文章来源:博讯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1,60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