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布什有一个特点,就是不大爱承认错误。不论大事小事、内政外交,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误。很多美国人么相信他不会错,并且认为他的自信、坚定和顽强是一个优点,在对敌斗争上尤其重要。民主党就不如他。正因为这样,最近传来的一个消息也就特别引人注目,就是在一个最重大的问题上,布什对他过去的战略做出了重大的修正。

在国防部长兰斯菲尔德和一些高级将领们最近的几次演讲里,不再说“全球反恐怖战争”,而是改口说“全球反对暴力极端主义的斗争”了。这是经过布什的顾问们和布什本人多次认真考虑后做出的决定。新的看法是:反恐怖主义不是一场军事斗争,而是包括意识形态、外交、经济、政治等在内的多方面斗争,必须由一个国家动员它的全部力量去进行。“我们必须不仅要反对恐怖分子那种阴暗的观点,还要给他们指出一个正面的出路。”

将近四年前,九一一事件刚刚发生时,布什就提出必须进行一次反恐怖战争。不久,就出兵阿富汗,后来又入侵伊拉克。伊拉克战争打了两年多,敌人不是越打越少、而是越打越多,而且现在伊拉克很可能陷入一场内战。至于美军,现在公开讨论的已经不是即使能大声这场战争,而是怎样才能从伊拉克脱身了。同时恐怖分子的活动已经从亚洲扩大到欧洲和非洲。最近伦敦发生的两次爆炸更弄得人心惶惶,全欧洲都不得安宁了。

这个新战略特别强调反恐怖斗争的意识形态方面,也就是思想方面。伦敦的爆炸,是由在英国出生和长大的青年回教徒干的。这些人经济上并未受到剥夺,比他们上一辈第一代移民生活要好多了,还受过相当的教育,所以美国评论家们认为他们参加恐怖活动是由于思想上受到伊斯兰极端主义思想影响的结果,和社会、和现实中的问题无关。其实20世纪很多投身革命的青年,都不是由于自身受到多少压迫和剥削,而是出于对社会不公和劳苦大众的同情,他们中间很多人甚至就是背叛本阶级走向革命的。《新闻周刊》上的一篇文章,观点就不大一样。作者扎卡利亚认为,“激进的意识形态常常能够诱惑对社会大失所望的青年人去追求某种伟大的事业。四十年前,他们会拥抱列宁主义的革命教条,追随格瓦拉,就像今天他们追随宾拉登一样。”可见,在思想问题的背后,还有一个对社会现状不满的问题。现在社会主义似乎已经失败,不再能吸引他们了,所以他们才选择了恐怖主义。所以这位作者也主张必须向穆斯林社会提供一种正面的眼光,使他们看到另一种出路。

无论如何,看来美国是要纠正几年来的失误了。一个是不再相信军事力量万能,可以解决一切了;一个是不再以为光靠美国自己单干就能解决恐怖主义问题,而是必须依靠各国共同的努力了。这是一个相当重要的进步,可以改变美国目前的孤立状态,也为今后早日从伊拉克战争中脱身作了理论上的准备。

中共当权者就欠缺这种精神,老是死抱住早就过时的几个教条不放,不肯用新的思维去应对新的现实。其实也不是他们心里不开窍,而是害怕犯错误,反正在现行的政治制度下,无所作为不算犯错误,迈出新的一步却要担当大风险。中国共产党有一天要垮台的话,很可能就是垮在这上面。

2005年7月28日 于美国·新泽西

文章来源:刘宾雁网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