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宾雁:还是政府最自由

Share on Google+

2005-07-08

六月十号下午,黑龙江省宁安市沙兰镇中心小学遭到洪水袭击,十几分钟时间,就有九十九名小学生被淹死了。这是官方的数字,当地居民的说法则是死亡数字在二百人上下。那个小学的位置是在洼地上,是一座改造过的危房,只要当地发生洪灾,首先遭殃的就必定是这个小学,而孩子们身材都比大人要矮,自卫能力很差,因而首先被淹没的又必定是学生。假如一个政府是把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是做自己最高的使命,就该看到这个问题,并且设法防止这场灾害的发生。

但是沙兰镇的镇政府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眼里。六月十号那天,上游下了暴雨,洪水已经向沙兰镇扑来,得知这个消息的人打电话向镇政府告急,居然没人接电话,因为第二天是端午节,干部都回家过节去了。打电话到派出所,值班的人说他脱不开身,没法行动。就这样,学校里在家长不在的情况下,不敢放孩子离开学校,又无人采取抢救孩子的措施,一二百个孩子就眼睁睁地断送了性命!

在法律上,这就叫做政府“不作为”。但是沙兰镇政府当时并不是完全没有“作为”。派出所虽然说抽不出人力去抢救孩子,却照例有人在公路上拦截摩托车,对没有执照的人收取罚款,而那些骑摩托车的人就正是奔往学校抢救孩子的家长!就在派出所因征收罚款而耽搁的时间里,本来可以抢救出来的孩子就被洪水吞没了。当地派出所一面对没有执照的摩托车主收取罚款,同时又不给申请者办执照,就这样保留了一条源源不断的财路,给镇政府的每个官僚增添了一笔不小的收入。

这样,我们就看到一个矛盾:从二百多个孩子完全应该能够活下来、而终于死去这个事实来看,沙兰镇似乎并没有一个政府,但是派出所收缴摩托车罚款又一元钱也不能少交,说明并不是没有政府存在。在这一二百个孩子死于洪水的悲剧里,我们可以见到中国的一个缩影:一个中国人不要指望这个政府会来保护你生命和财产的安全,你倒是必须提防它,因为这个政府最有条件来侵犯你生命和财产的安全!只要你稍微留神一下,就能见到全国各地政府每日每时所干的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抓人、打人、关押人和处死人。就在沙兰镇政府对几百个孩子见死不救的第二天,端午节,河北省定州绳油村里政府派出的二、三百名头戴钢盔、身穿迷彩服的打手正在向为了抗议非法征地而在一片荒地上搭起帐篷表示抗议的农民发动一场战争。他们手持猎枪、钢刀和棍棒,疯狂攻击手无寸铁的农民们,至少造成六名农民死亡,48人受伤。说这是一场战争难道有什么夸张吗?日本人占领中国时期所发动的所谓“扫荡战”,也无非就是如此吧。而这种小型的内战,目前正在全国很多地方不断地展开。这才是中国现政府和人民之间真正关系的表现。

多年来流行的一个观点是,只要经济搞上去了,政治自然而然地会改善。沙兰镇事件证明事实非如此。从那么多人家都有了摩托车看,人们的生活水平显然是大大提高了。也许可以说已经有了一个中产阶级,但是他们没有去要求改善政治,实行民主,就连派出所那种显然是敲诈性的乱收罚款,也并没有去反抗。手里钱多了,交几百元罚款就不在乎了。没有想到有一天必须交出去的不再是几百块钱,而是自己孩子的性命!政府手里钱多了,就使它得到了一个逃避惩罚的条件。这回沙兰镇对每个死去的孩子给予十五万元的赔偿,这么大数字是过去没有过的。作家长的知道反正孩子是不能死而复生了,多半也就会接受这个条件,在一纸文书上签字划押,保证不去追究政府的责任了。看,这就是经济发展“自然而然”地带来的政治上的变化!

RFA

阅读次数:3,79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