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展博:如果熊向晖没有暴露

Share on Google+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2018-10-12

(图为 电影《一号目标》剧照)

01

那一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胡宗南平生最为倚重的机要秘书熊向晖,此时已经从西安回到南京有一个星期。他早年在清华大学读书,遗憾的是,没有来得及毕业,就接受中共地下党的指示,潜伏到了胡宗南身边。现在,胡宗南决定送他去美国深造,但他没有大学毕业证,和其他一起去美国深造的同学相比,也就没有什么优势,他此行的目的就是想通过在南京中央大学当教授的大哥,办一个大学毕业文凭。

事实上,在熊向晖从西安来南京之前,就通过电台向延安做了报告,他的单线联系领导周恩来指示他,到南京后,如果遇到有人说:“胡公找你”,那么,你就立刻跟他走。

熊向晖要等的人,今天终于来了,这个人叫童小鹏。他开车把熊向晖带到了梅园新村30号,当时,这个地方是国共两党谈判时期,中共代表团的驻地。在这里,他见到了自己的直接领导周恩来。

然而,周恩来并没有给熊向晖带来什么好消息。相反,他告诉熊向晖一个很可能危及性命的坏消息。6月7日,周恩来乘坐马歇尔的专机到延安,讨论研究东北停战问题。9日,仍然乘坐原机返回南京,结果,由于过度疲劳,在飞机上睡着了。当时为了找熊向晖,周恩来把熊向晖在南京的住址写在了一个小本子上,同时还写了一个“熊”字。本来,周恩来以为这样就很保险了。但没有想到的是,一觉醒来下了飞机,匆匆赶到梅园新村,才发现本子不见了。

当然,没有过多久时间,马歇尔的副官就把小本子放在一个密件里送了过来。但这显然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小本子肯定被照了相,里面的内容一定会被马歇尔的情报官员拿去反复研究。不仅如此,如果马歇尔还把其中的内容交给蒋介石,那么,“军统”或者“中统”就会立刻把熊向晖抓起来。

这也就是说,熊向晖的真实身份基本上已经暴露。

(图为电影《一号目标》女主角,保密局特工吕一然,由蒋勤勤扮演)

然而,两个星期过去,蒋介石方面却不见有丝毫动静。这也就是说,马歇尔没有向国民党透露熊向晖的真实身份。难道是马歇尔的情报官员破译不了笔记本里面的内容?显然不是。虽然美国方面对熊向晖完全陌生,但笔记本内容地址详细,姓氏也很清楚,随便查一下,就能查出来。

马歇尔为什么没有把熊向晖的身份告诉蒋介石,现在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当事人早已不在世,答案只能永远成谜。但是,从当时的情况来分析,马歇尔作为国共两党的调处人,必须要保持身份的中立,如果出卖熊向晖,显然也就失去了作为调处人的公信力和中立态度,所以,对于这件事情,马歇尔最终选择不了了之。

02

只不过,马歇尔无论如何都不曾想到,他这一次放了熊向晖一码,直接导致胡宗南在陕北的失败。1947年2月,熊向晖和相恋多年的女友湛筱华结婚后,又重新回到胡宗南身边。也就在这个时候,他接触到了两份绝密文件:蒋介石核准的进攻延安的方案;陕北共产党的军队兵力配置情况。很快,这两份绝密情报,就被熊向晖送到了延安毛泽东的案头。而这个时候,连胡宗南手下的军长师长都对这两个计划一无所知。

不仅如此,在之后的几个月时间里,熊向晖不断把胡宗南的动态报告给党中央,结果,不管胡宗南怎么追,就是追不上毛泽东。为此,毛泽东还特意给胡宗南在延安的窑洞里留了一首打油诗:“胡宗南到延安,势成骑虎。进又不能进,退又退不得。奈何。奈何。”

03

事实上,不仅仅是胡宗南身边有熊向晖这样的红色特工,国民党重庆中央政府高层,美国驻渝机构官员的左右,同样也潜伏了大量中共情报人员。这些人员以专家、秘书或者文员的身份为掩护,为中共提供了大量宝贵情报。

其中,级别比较高的有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令部次长刘斐,中美英平准基金委员会秘书长、孔祥熙的机要秘书冀朝鼎,国防研究院研究委员、第四十六军军长韩练成,美国陆军情报局–新闻处驻重庆办事处中文部主任刘尊棋等。而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处机要速记员沈安娜,更是被誉为“扼住蒋介石喉咙的女人”。

另外,譬如国民党中央候补委员王昆仑(孙科亲信,代号岗),委员长行营少将参议阎宝航(宋美龄亲信,代号元),立法院立法委员、陕西省建设厅厅长屈武(于右任女婿,代号纬),重庆卫戍总司令部少将参议吴茂荪(刘峙亲信,代号盛)、许宝驹(李济森密友,代号轩)、刘仲容(李宗仁、白崇禧亲信)等,也都是中共的潜伏人员。

所以,如果当年熊向晖真的暴露,共产党损失的,也不过是一颗相对来说比较重要的棋子,这颗棋子如果没有了,国共两党的内战或许也只是时间上会被延长一点而已,战争的结局并不会发生改变。原因就在于,有太多太多的情报人员分布在国民党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尤其让蒋介石悲伤的是,戴笠在抗战胜利后不久就因飞机失事而去世,从而导致国民党情报系统相对于抗日战争期间,有了一个大的退步。

由此可见,情报工作是决定两党最终胜负的关键所在。

04

时间转移到2018年10月10日。美国司法部宣布,他们已将一名在比利时被捕的“中国情报人员”引渡到美国,理由是,这名情报人员“试图窃取美国航空航天情报”。

按照美国方面的说法,这名中国人名叫徐延军(音),隶属江苏省国家安全厅。只不过,美方描述的关于徐的“犯罪手段”实在是让人忍俊不禁,那就是邀请美国航空航天领军企业的专家访问中国并演讲。据美国媒体报道,如果罪名成立,徐将最多获得25年徒刑。

(图为熊向晖和爱妻策马奔腾剧照)

显然,这一次,美国的情报部门是经过精心准备的,如果没有确认真实身份,也不会胡乱抓捕徐。然而,仅仅只是邀请专家来中国访问并演讲,就会导致美国的尖端机密泄露吗?难道这些专家自己没有任何保密意识吗?难道这些专家来到中国以后,会背叛自己的祖国,把所谓的机密一股脑都说出来吗?如果这么容易就能做到,那么,美国的情报部门就应该反思一下平常的保密工作和保密教育是否做到了位?如果各方面的工作做到了位,别说只是来中国访问,就算中国特工拿枪指着专家们的脑袋,也应该是问不出半个字的。

正常的学术交流和学术访问,被视为一种间谍行为,这应该是美国情报机构神经过敏的异常反应。他们也太小看中国共产党红色特工的工作水平和工作技巧了。美国号称拥有全世界最强大、最发达的情报网络和情报系统,但如果最终只是胡乱抓一个徐延军这样的案子来向全世界炫耀,那就真的有点贻笑大方了。

2018年10月12日于株洲家中

作者简介:刘淼,70后,长沙人,出生于邵东,后迁居至株洲,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株洲市作家协会理事,湖南省“三百工程”文艺人才库入选作家,曾供职于某国企,后供职于某杂志,现居家自由写作。主要作品有小说《沈情的背叛》《香水有毒》《盆村事件》,散文《一个人的馒头山》《消失》《斯人寂寞》等。个人微信号:fangzhanbo2013

阅读次数:78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