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咏梅:柏林奥运女泳手杨秀琼的真实人生

Share on Google+

日前读香港女作家潘惠莲的新著《寻找美人鱼杨秀琼——香港一代女泳将抗日秘辛》,非常之感慨,想不到香港在上世纪上半叶竟然有一位如此杰出的传奇女子。而令人唏嘘的是,这位女性杰出一生不但几乎为世人所遗忘,甚至仅为世人知悉的部分竟然被一种男权话语的历史叙事所严重扭曲和污化,若非潘惠莲花了数年时间翻遍故纸堆,并不辞辛苦寻访其后人,最后将杨秀琼传奇一生从历史的尘埃中挖掘出来,今天这位杰出新女性留给后人的形象恐怕仍然会是严重扭曲的,至少中国大陆的人还将谎言当成事实,真的以为杨秀琼最终是一位无法支配自己的命运,被迫做了军阀姨太太还惨遭抛弃的弱女子。

上图是杨秀琼(右2)1933年和参加全运会的香港女子游泳队。

据潘惠莲的发掘,杨秀琼1919年出生于香港。那时中国刚结束专制皇权统治,社会风气仍然相当保守,女子不能抛头露面。但因香港是英国殖民地,风气开放,而且杨的父亲是洋行经理,家庭很西化,父母都热爱游泳,同属南华体育会。在家庭影响下,10岁的小姑娘杨秀琼已开始下水习泳。在她青少年时代,香港已有好些勇敢女子下海游泳,甚至参加渡海泳比赛,以及赴日参加远东运动会。在这些走在时代前端的香港女子中杨秀琼可以说是最优秀者。

杨秀琼1930年参加香港和广东四项游泳赛事,因打破多项纪录获得总冠军而一鸣惊人,获得水怪之称,而她当时习泳还不到两年,尚未满12岁。杨秀琼随后的游泳生涯闪闪生辉,光耀照人。1933年她15岁参加南京的中华民国第五届全运会,包揽女子游水五项冠军及获得总冠军,一举轰动全国,被媒体称为美人鱼。次年代表中华民国参加菲律宾远东运动会,获4单项冠军和总冠军,自此扬名海外。1936年还代表中华民国参加了柏林奥运会。她和另一位来自湖南的田径女选手李森是中国最早两位参加国际奥运会的中国女性。可以说,杨秀琼在香港和中国的现代体育运动史上都是标志性的重要人物。

杨秀琼1939年退出泳坛结婚生子,但后半人生仍然活得非常的精彩,曾在中国抗日战争中为国冒险犯难,是一位抗战有功的爱国人士。香港沦陷期间,杨秀琼因为有很高的知名度和上层社交圈子,曾为国府充当特别情报员,负责搜集汪伪政要及亲日人士在港的活动,为此曾被日本宪兵抓捕审讯关押了三个月。潘惠莲甚至找到当年日本宪兵队审问杨秀琼的记录档案。

抗战胜利后杨秀琼与第一任丈夫离婚,在上海曾先后担任过记者、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文职工作、游泳教练,是一位自尊自重具有现代意识的职业女性。

杨秀琼1948年与印尼商人陈广真再婚,1949年中国大陆变天,与丈夫迁居泰国,1953年再与丈夫返香港生活。丈夫陈广真是成功商人,曾任东华三院副总理及玻利维亚驻港领事。杨秀琼热心公益,除积极参加香港慈善活动,还热心推动香港体育事业,1962年担任香港拯溺总会新成立的女子部首任主席。1966年作为香港代表参加伦敦的第二届英联邦皇家救生会会议,会后出席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白金汉宫的招待酒会。1968年杨秀琼获英联邦总部颁发劳绩勋章及由蒙巴顿元帅签署的奖状。这段时间的杨秀琼是活跃于香港社会公益事物的著名女性。

杨秀琼于1967年开始安排举家移民美国,为了丈夫生意,她和丈夫先是频繁往来加港两地,最后于1978年定居温哥华度过宁静而富裕的黄昏岁月,1982年10月10日离世。

杨秀琼打算移民的1967年正值香港文革暴动,该年8月25日,商业电台评论员林彬被红色暴徒活活烧死。杨秀琼政治立场应该是亲国民党的,因此1949年中共上台她和丈夫儿女即离开中国大陆,七十年代她到台湾探亲及观光,曾到慈湖蒋介石陵寝致敬。潘惠莲此书未说明,是否因为香港时局动荡,为再避赤祸杨秀琼才一家远走加拿大。但据我看,杨秀琼移民加拿大和她当年离开上海都有政治因素原因。

杨秀琼是上世纪一位走在时代前沿的杰出现代女性,其人生亮丽传奇而且幸福,是非常成功的。但在很长一段时期,中国大陆媒体却不顾事实,大肆渲染这位美人鱼的“悲剧人生”,胡乱编造,竟然指她在上海时被迫做了四川军阀范绍增的第十八房姨太太,还说她染上鸦片瘾,变得形容枯槁,最后被范抛弃,才远走加拿大。

像杨秀琼这样美貌出众的优秀女性被污化的不是孤立个案。民国时著名电影女明星胡蝶受到同样的流言蜚语中伤。先是说日本关东军占领东北的918事件发生时,东北王张学良在北平正搂着胡蝶翩翩起舞。事实是,胡蝶终身未见过张学良一面。抗战爆发后,又广为流传国民党军统头子戴笠霸占了这位已有丈夫的女明星,金屋藏娇,直到戴笠死后胡蝶才回到丈夫身边云云。而这个说法至今仍然流传甚广。但近来已有历史学家经认真考证后,指这个说法完全是破绽百出的伪历史,指出胡蝶虽生活在娱乐圈,但本人洁身自爱,所谓被特务头子金屋藏娇根本是无中生有之事。

为什么如此不靠谱的谎言能够久传不息?当然原因可能很多。其中之一与男权垄断历史叙事不无关系。从潘惠莲所追寻到的关于杨秀琼流言的最初来源者,和有关胡蝶流言的散播者马君武和沈醉等,都是上世纪掌握话语权的强势男性,他们出于歧视女性的阴暗心理,以及残留的专制时代的士大夫意识而随意以流言中伤无辜女子。在他们有色大脑的下意识中,女性是男性的附属品,即或这些民国时代从平民家庭奋斗成功的著名女性终其结局也应该只能是权势男子的玩物。这些流言如此肆意传播,实际是可以杀人的。民国时候另一位女明星阮玲玉即因为畏惧人言的可怕而自杀。

由一位香港女作家从女权深受压制的上世纪历史尘埃中发掘出一位几被遗忘的女性先锋人物,将泼在这位杰出女性身上的脏污一一清除,还其应该有的历史地位,夺回女性历史书写的权利,这也是近年全球女性主义历史大发现的其中一例。在这个新的潮流中,很多被男性历史叙事所抹杀或抹黑的女性历史事迹一个个被重新发掘出来。

比如在上世纪初的电影默片时代美国出了一位开拓性的杰出女导演Lois Weber。BBC称她是人类电影起步之初影响巨大的两位女电影人之一。尽管她曾经是美国薪酬最高的电影导演,并是第一位使用分镜头和二次曝光等电影技术的先锋导演,拍摄了很多叫好又叫座的优秀电影,包括第一部女性制作的大型动作片。但在男性掌控好莱坞后,她竟然完全被世人遗忘。直到一个世纪后的今天才迎来这位女导演的再发现,她的事迹近来被写成书出版,她的电影被修复后也重新出版发行,还收进了Netflix的发行清单中。

在潘惠莲的这本书中,还收录了上世纪初好几位中国和香港的女子体坛选手的资料。其中包括一位叫孙桂云的女子田径运动员,孙桂云1949年移民香港,1976年在香港逝世。孙的体育事业与杨秀琼一样也相当出色,但其人其事也被世人遗忘了。还有与杨秀琼一道参加柏林奥运会的湖南女子田径选手李森,今天恐怕也没有几个中国人知道她的名字。

相信还有许多这样优秀的中国女性被历史所埋没。我们需要潘惠莲这样的女性历史书写,将被历史埋没的优秀女性重新发掘出来。

开放2019-06-13

阅读次数:3,18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