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滕彪:中共的网络主权论与世界人权宣言

Share on Google+

2019-07-24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滕彪, 人权律師、法学博士

(座谈提纲)

一、 中共抛出所谓“网络主权论”

1)背景:

中国目前是封锁互联网最严厉的国家,中共用国家的高度封闭的“防火墙”(或称网络长城),阻止世界其他国家的新闻、信息、思想进入中国,世界上主要的通讯社、电视、广播、报纸、出版社、互联网公司统统不能进入中国,从而堵住中国人耳朵、蒙住中国人眼睛,捂住中国人的嘴巴。为了应对中国网民以及国际社会的严厉批判,北京发明了“网络主权”一词,企图为其在网络上阻断中国人与世界的信息交流寻找借口。他们称在互联网上“堵住中国人耳朵、蒙住中国人眼睛,捂住中国人的嘴巴”的行为是其主权范围之事,即“网络主权”。并在2015年及2017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宣传这一“理论”,但是并未受到国际认可,所谓“网络主权”受到了其他国家以及国际各人权组织的抵制。

目前有迹象表明,北京或许将重提这一失效的所谓“网络主权”,来重新为自己封锁中国人信息权利的蛮横政策做辩解,以突破其日益孤立的外交与舆论处境。解决它在国际社会中“挨骂“的不利地位。

2)中共的对外宣传:

但中共为欺骗世界舆论,免于外交孤立,又曾多次宣称自己遵守二战结束以来确立的国际基本秩序,宣称自己对世界开放并要扩大对世界的开放,要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云云。

中共也多次宣称承认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而《世界人权宣言》正是其最主要的结果之一。

二、 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

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同时,中共政权也签署了联合国的《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该公约的第十九条第二款载明: “人人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此项权利包括寻求、接受和传递各种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而不论国界,也不论口头的、书写的、印刷的、采取艺术形式的、或通过他所选择的任何其他媒介。”

中共签署的《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非常清楚地表明,所有国家的人民都有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的权利,而且不受国界、国籍、地域和媒介的限制。所以,中共政权没有封锁网络信息的权利。

有鉴于此,“网络主权”是不存在的。

所谓“网络主权”,其实就是管制和封锁国民的网上信息流通,让他们无法知晓本国之外的信息。如中共用其网络防火墙把西方几乎所有的重要媒体和声音都阻挡在外,这是公然的明确的违反联合国宪章,违反联合国的《世界人权宣言》,违反联合国《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国家行为。按照《世界人权宣言》,任何政府都没有“堵住国人耳朵、蒙住国人眼睛,捂住国人的嘴巴“的所谓“主权”。

就市场准入的权利而言,中共阻止美国和其他国家的风行各国的媒体和 IT企业如Facebook, Google, Twitter, Telegraph…… 进入中国市场,而中国自己的同类企业却在各国通行无阻,这也是它的一个不公平且违背自己进入WTO的承诺的政策。

三、中共的高科技极权主义

1)控制互联网自由,中共居全球之最

中国耗费巨大的精力、人力和资金,投入高科技研究用于控制人群和整个社会。譬如,人脸识别技术,步态识别技术,已经发展到最前沿。譬如中共监控摄像头的数量之多,世界上没有其他国家可以望其项背。我相信,这样的管控中国政府是最严厉的,其技术也走在世界前列。说中共是全球管控国民最严酷的政权是符合实际的。

传统监控设备与人工智能、语音监控、基因检测等新技术相结合,正促使网络监控越来越有效并具有侵入性。例如,中国的海康威视产品使政府能够通过面部、身体或步态特征跟踪全国各地的人,或监控那些官员认为属反常的活动,比如人们突然开始奔跑或是人群聚集。

海康威视为中国庞大的监控系统提供了相当一部分器材。公司的产品包括交通摄像头、热成像摄像头和无人机,现在它们令中国安全机构可以实现对火车站、道路和其他地点的监控。

用技术进步来钳制国人思想自由和沟通自由,这样的进步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最近,美国政府把海康威视(Hikvision)公司列入美国黑名单。这也标志着美国第一次因为中共在监视和大规模拘禁维吾尔人——一个主要是穆斯林的少数民族——中起的作用而惩罚一家中国公司。海康威视出售的摄像机和摄像处理软件就包括对少数民族的识别功能以及图像处理。

欧盟也作出决议,禁止向最近对香港民众过度施暴的香港警方提供高技术的防暴工具。

这一场“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正邪搏斗正在全球范围内展开,它是以高科技领域为战场的。鹿死谁手,值得人们高度关注。

RFA

阅读次数:80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