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遣返中国留学生正当其时

Share on Google+

9名在美国亚利桑纳州立大学就读的中国留学生由洛杉矶国际机场入境美国,被边境官员扣留数小时後,遭遣返回中国 图:翻摄自Arizona State University脸书

二零一九年秋季新学年开学之际,九名在美国亚利桑纳州立大学就读的中国留学生由洛杉矶国际机场入境美国,被边境官员扣留数小时后,遭遣返回中国。美国海关及边境保护局(CBP)称,这九名学生通关受检查时,执法人员“发现若干信息”,根据这些信息,作出了不准他们入境美国之决定。

但这些信息具体是何内容,美方表示,“对个案不评论”。CBP说,移民和国籍法对是否准许外国人入境有广泛规范,其中列出的60多种不准入境原因,包括与健康有关因素、犯罪、安全理由、公共负担、工作许可、非法入境和违反移民法规、文件规定等等。

而据ABC电视台引据消息来源称,调查人员在这些学生的电脑和手机中发现证据显示,这些学生有花钱请别人写作业的行为,违反了F-1学生签证的要求。但据其他多家媒体收到的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发言人冈萨雷斯(Jerry Gonzalez)的声明中指出,“据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所知,这次拘留并非基于学术不诚实的指控,CBP没有告诉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与学术不诚实有关,CBP没有告诉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究竟发生了什么的任何信息”。

如果美国媒体的报导属实,雇人代写作业这件在中国留学生当中极为普遍的行为,成为美国执法当局拒绝中国留学生入境的理由,将对那些在美国醉生梦死、挥金如土的中国留学生产生极大的震撼。相当部分中国留学生都将雇人代写作业甚至考试作弊视为理所当然的选择,由此在中国的微信等社交媒体上产生了一个庞大的产业链。有在网络上专门帮助中国留学生完成论文、通过考试、制作简历的公司,居然发展成可以在数小时内、在全球范围内提供多国和多语种服务的“跨国集团”,这是只有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国土上才会诞生的“恶之花”。

如果按照大学校方的说法,在学业上造假应当是校方负责的领域,不劳移民局出马;那么,执法部门发现的“有关信息”可能不单单是雇人代写作业,或许从中国留学生的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中发现鸟辱骂和攻击美国的民主自由价值、为中共暴政辩护,包括诋毁香港民众公民抗命运动的言论,而这些言论构成了美国执法部门对他们做出“不予入境”的决定的重要证据。如果这个推测属实,就有可能让那些爱国心切、受中国使馆是唆使而上蹿下跳的五毛和小粉红们惊醒,以后他们一定会有所收敛。过去几个月来,无数粗鄙凶恶的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加拿大、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地上演了霸凌香港学生和支持者的“全武行”的“国剧”,让全世界把他们的野蛮行径“看在眼中,想在心头”——出来混,是要付出代价的。

中国留学生已经成为一种特殊的“黄祸”。在冷战时代,西方自由世界不可能接纳数十万计的苏联留学生,少数在西方国家留学的苏联留学生绝对不敢明目张胆地在西方宣扬共产专制的意识形态。然而,今天的西方,中国留学生的足迹遍布都市和乡村,中国留学生在西方公开展示其扭曲的“爱国心”,他们的叫嚣和威胁也出现在各种场合——他们恐吓的对象,包括流亡藏人、维吾尔人、基督徒、法轮功修炼者和民主人士,这一次,“敌人”的名单上又增加了反送中条例的海外香港人和香港学生。

六四屠杀之后三十年来,很多完成学业留在西方,甚至加入西方各国国籍的中国留学生,包括相当部分拿到六四绿卡的人士,并未从内心深处接受西方的民主自由价值,反倒“身在曹营心在汉”,成为中共暴政最积极、最热情的捍者。他们中有些人士在专业研究上颇有成就,却利欲熏心地加入中国的“千人计划”,帮助中国盗窃西方的先进技术和智慧产权,严重危害西方各国的国家安全。

如今,美国执法当局遣返九名中国留学生,当然不是单一的个案,而是一个新的开端。西方各国终于意识到,大学的办学经费不能靠大量中国留学生的学费来维持,一旦“拿人手软、吃人嘴短”,不但危及大学内部的学术自由,甚至可能“与敌共舞”,让敌人长驱直入、深入腹地,渗透到自由社会的各个领域,动摇民主制度的根基。在抵御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的独裁国家时,单纯而开放的民主国家存在先天的弱势。如果西方民主国家不设立严格的防御机制,西方的民主制度真的有可能遭到倾覆。

二零一九年九月一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访问波兰时发表了一篇重要演讲,对曾经力抗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两大邪恶意识形态的波兰表达敬意和支持,同时也将共产主义与法西斯主义相提并论。其言下之意是,中国的共产党政权就是当今自由世界的首要敌人。美国的对华政策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此次集体遣返的事件之后,必将有更多的遣返事件发生,而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留学生的签证也将大大收紧。这是亡羊补牢,未为晚也。

来源:新头壳

阅读次数:1,03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