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可以触摸,但不能到达(2)

Share on Google+

老酒葫芦2 2019-02-08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这的确是一部惊艳刺激的电影,尽管网上对这部电影颇有非议,尽管都是谍战片,我相信今天的《触不可及》和五年前的《风声》互不可比。《风声》是一种境遇式存在主义软泡片,不同的人色展示不同生灵际会,进或退,坚守还是背叛,一道道冷风景构成一部心理八卦变异图,故而《风声》的现代文化元素多了些,想象的空间突破肉身的煎熬抵达内心。

《触不可及》讲的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软性战争,从某种意义上爱是一场战争,等待也是。在这部片子里所有背景都是符号,所有因果都无具象,经年是单面间谍还是双面间谍不重要,宁待是为爱等待还是为主义献身也不重要,故事的是非曲折一概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我们不必为这个男人爱上这个女人是不是唐突或这个女人这么等男人缺少内心支撑,就像我们大可不必对李少红版《红楼梦》飞快的节奏和妖艳的场景演员夸张的表演心存不满,中国影视差不多从《风声》开始早放弃了谢晋的互为因果说,我历来认为电影首先是商品,电影从没真正艺术过,当年的法国新浪潮和左岸们除外。

这部片子轻的是观念,重的是口味,香艳的身段,挑逗的眼神,惊心动魄的粉腿,若即若离的声色效果——所有商业企图都指向票面,所有感官激活都血液升温,所有的离场都是一曲未了。

一如去年初的那部声色犬马片《危险关系》,不同的是《触不可及》以《Por Una Cabeza 》(一步之遥)这样的世界级探戈经典诠释这段香艳弥漫的两性主题,卡洛斯·伽达尔1935深情登场,经年和宁待也是。

残酷的等待,仅一步之遥,他俩永远只差一步,便成永恒。

阅读次数:2,73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