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谷彦:枕边人(八)

Share on Google+

八、尾随的人

他感觉到有人在后跟踪,连忙闪身走人皮具店。

周六下午,中环的购物广场比平时更多游人。

游人中有男有女,大多是在附近上班的白领阶级,享受着半日闲暇,人群中不乏热恋中手挽着手的青年男女。

马汉明挤身于选购物品的顾客中,佯装专心地看手里拿着的一个真皮银包,眼睛却紧盯着店铺玻璃饰柜前的进口通道。

皮具精品店在路边交角处,有两个进出口。

跟踪他的人在店外失去他的影踪,心急地站在路口。

那是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额角沁着汗,频频用手擦着上面的汗水。

看样子他是找不到目标物了。

马汉明刚想松一口气,那个人却仿佛是作了决定,决意进这间皮具店看看。一发觉那人走进皮具店,马汉明急急从另一个门口出去,正好跟一个女孩子撞个满怀。

“哎,你撞到我了!”女孩几乎被撞至倒地,捧着脚踝在叫痛,小嘴可爱地往上翘起,瞪着眼睛看他。

马汉明伸手扶她。

“对不起,碰着了你。”他道歉,与那女孩的视线相遇。

原来是公司新来的女打字员,叫碧琪。

“马先生,是你——”碧琪也认出他,张口叫道。

“嘘,别叫。”他作势把手放在嘴边,制止碧琪叫出来。

碧琪的眼光满是疑问。

马汉明突然用力地把她拉到身边,在原地转了个圈,好让碧琪挡住他。那个跟踪他的男子匆匆走过。

他走了,碧琪安静地没有动。

“对不起。”马汉明再次道歉,“刚才没碰着你吧?”

“没有,是我自己走路不小心。”碧琪低着头说,并没有推开他的意思。路上行人拥簇,把他们挤到墙边。

马汉明这才发觉自己一直拉着碧琪的手没放,他连忙松开手。

他不想在这个时候认识女孩子。

颖怡的事尚未完结,他感受到多方的压力,甚至感到被监视。

如丁正浩所说的:“你已经被警方注意。”

他想起那天晚上回家途中尾随着他的车子与刚才跟踪他的男子,他们是否警方的人?

到现在为止警方还没找过他,他也不知警方所掌握的资料会到什么程度。这是星期六下午,马汉明不愿回别墅去,自从国艳姑姑住到那里以后,他才知道这个女人有多难缠。

“你在想些什么?”碧琪看见他默不作声,轻触着他的手臂问。

他把目光转移到她身上。白里透红的健康肤色,清秀的脸庞上一双精灵的眼睛,乌黑的捷毛往上翘起,她正聚精会神地紧盯着他。

长腿,身材苗条。

及肩的秀发用发夹扣到一边,流露出青春迷人的清新气息。

碧琪还在等着他的答复。

一个主意升上心头——与其在这个时候回去,何不把这段时间打发掉?

“我在想,不知你有没有时间,可否请你饮杯咖啡?”马汉明用他那双专注的眼睛望着她。

很少有女孩子可以拒绝他的邀请。

他的眼神有种无法抗拒的魅力,碧琪脸上一热,把脸转过别处。

他很有信心。

当初颖怡也是这样接受他的邀请的。

“我在周六下午一般都没有别的事。”碧琪回答他时尽量显得自然,“我们去哪里?”

千万不要有变化,我当然去——她想。

不过没让他看出来。

他们站立的地方人来人往。

马汉明有意无意地把身体靠近她。

“我知道有间酒店咖啡座的咖啡很不错,我带你去。”

马汉明眼内的阴霾开始散去。碧琪跟着他走,对女孩子他一向很有办法的。那间酒店的咖啡果然不错。

“你住在附近吗?星期六下午有没有去什么地方玩!”马汉明问碧琪。

“我住铜锣湾,一个人住的,有时候在家听音乐。我不喜欢到太热闹的地方,亦很少去别的地方玩。”碧琪答。

“哦,典型的乖女孩,你的父母呢?他们住在什么地方?”马汉明开始对身边这个女孩感到兴趣。

碧琪与颖怡不同,颖怡明艳照人,对男孩很有经验。

颖怡过去有很多男朋友,马汉明从她对爱情的经验便知道。

他只是她众多男友中的一个。

后来她决定和他结婚,是在众多选择后觉得他最好,由始至终,决定权在颖怡。他不喜欢过于主动的女人。

温顺甜蜜的小女孩,令他想起了妹妹。

很久没打电话给妹妹了——他想,从这个女孩想到妹妹,马汉明觉得很奇妙。他喜欢这种感觉。

这些日子以来,他实在太紧张了,难得现在可以松弛一下。

他决定,这天晚上回去就打电话给妹妹。

碧琪,连声音也像他的妹妹——也许所有可爱的女孩的声音都是一样。

“我父母不在香港,他们跟随哥哥移民到澳洲去了。”碧琪说。

一个女孩子留在香港,现在的女孩都很独立了。

“你不去?”他问。

“有一件事使我留下来了。”碧琪说。

她没告诉马汉明那是什么事。

“你在我们公司工作多久了?”马汉明说。

“由在公司遇见你那天开始到现在是三天,我是上班第一天即遇见你的。”碧琪说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

那双大眼睛内有什么在闪耀着,但那时候马汉明不知道。

他向来是不留意公司的女职员的。

颖怡对他这方面的表现很放心。

他对女孩子不很放在心上。

他喜欢的是另一样东西。女孩子,他只觉得烦,不及他那样爱好的刺激。在公司遇到这个叫碧琪的女孩,正是他心情极为恶劣的时候。

那天上午,他一直情绪不佳,耀成电子零件厂的老板梁世耀打电话给他。梁世耀的电话使他郁闷的心情犹如火上加油。梁世耀说:“马先生,这是怎么回事?由你批出的电子原料价格,由原来的升了百分之零点七。从签定合约到如今不到三个月,即使是加价也不用那么快吧,叫我们如何掌握成本开支?”“没这回事。”马汉明说,“我想你是搞错了,合同上的价格没有改动,此事由我负责,有修改我一定知道。”

“你说不知道,那真令人难以置信!”梁世耀声音尖锐地说,“修改价格的信函由你们公司发出,上面有董事长何威廉亲笔签名,收信即日起生效,这还有假的?”“何威廉”这三个字具有如此威力!马汉明知道,如果世上有什么是最有可能发生的,那便是:何威廉擅改合约,当他透明如无物!

何威廉这一手很厉害。

梁世耀在那里叫救命,简直是哀求的口吻:“你知道我已和人签好销售合约,甚至付运的船期已预定了,这种原料在香港只有你们公司代理,霎时间叫我到哪里去找?这不是‘玩’起我了?请你公司再厘定价钱,要不我就惨了!”

“我会把你的问题在开会议时提出来,尽快给你答复。”马汉明安抚他,“一有结果我立即通知你。”

“你真的要快点,我上一批人的原料已快用完了,拜托拜托!”梁世耀一再叮嘱,才肯收线。

马汉明放下电话,脸色铁青。

梁世耀的话言犹在耳:“你批出的原料价格由原价向上调升,你们公司的董事长亲笔签名,你会不知道吗?!”

何威廉,又是他!

颖怡死后,这是何威廉第几次向他发动攻势了?先是他亲手拟定的计划被否决,然后他亲自签定的合约被作废,都是在他背后进行,令他防不胜防。

他的视线落在办公桌上的金笔。颖怡父亲的金笔挺立依然,超卓显贵,金光闪耀。

他坐上公司董事的职位后,那支金笔仍留在原位,没被拿掉。

是颖怡要求它放在原处。

“它代表了我们家的权力,父亲用它来签署文件。”颖怡说,“公司创办之初,父亲是董事长兼总经理,父亲死后,由何世伯继任。”

现在,它只是摆放着,物无所用。

但它还有一个作用,它可以勉励马汉明。

总有一天,权力——这支笔的象征,会真正归他所有。

公司里所有人都是知道他是因颖怡的关系才进入董事局的。

当然有很多不好听的闲言。

即使别人怎样说,他也不会退让。

一往直前,是他与生俱来的特质。

他自以为很潇洒,没想到,听了别人背后的议论时,他仍是沉不住气地生气了。那次,他偶然经过茶水间门口。

里面有声音传来,公司的几个职员正谈论得热闹。

“你们谁学他娶个有钱太太,太太一死,什么东西都有了,还用去做?”“看他不可一世的样子,殊不知所有东西都是从太太那里得来,有什么了不起。”“你们有没有听说过,董事长何威廉对他很不满意?”

“嘿,我听到消息,他负责签署的合约——耀成电子那一单,被取消了,亲自签字取消合约的就是何威廉——”

他走进去,里面立即鸦雀无声。

人人退后,“马总经理”“马先生”地叫着,一个个抽身离去。

他当时的脸色大概很难看吧,只有一个女职员没走,她站在那里,迎着他的目光。

她就是碧琪,新来的女打字员。

现在他们坐在酒店咖啡室里。

马汉明在写字楼没有看清楚她,这时看清楚了,她另有一种韵味。

这是个面貌秀美的女孩。

碧琪笑起来时,眼睛微微地向上弯,很好看。

“早几天我们公司登报招请职员,你是那时应聘进来的吧?”马汉明问她,“在公司工作习惯吗?”

“我做过很多份工作,能很快熟悉新的环境。”碧琪的神态很轻松自然,一点也不像公司内那些自以为是的女孩。

“你以前在什么地方工作?”

“我做过传呼机中心的职员,百货零售业,也做过玩具制造厂的科文,你呢?听说你是公司股东之一,是吗?”她的眼睛闪着好奇。

“公司的股份是我妻子的,她死后留给我。”马汉明尽可能轻描淡写。

他不想提这件事。

一阵短暂的沉默,马汉明转换另一个话题。

“我们公司从来没有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他第一次这样赞美一个女孩。碧琪笑了。

“那是因为你从未正眼看过她们。”

“她们这么说我?”

“她们说你板起脸孔,活像个冷脸的忧郁小生,一副天要跌下来的样子。”“我像那样?”

“嘿,就是这样——”碧琪缩起鼻尖,把脸往上一仰,把他的神态学得维妙维肖,惹得他一阵大笑。

突然他脸色一变,笑声僵住了!

离这里不远的一个角落,有个人坐在那里冷冷地看他。

“你干什么,不舒服?”

是碧琪的声音,她把脸孔凑上来。

“没什么,我突然有点不舒服,过一下就好的。”马汉明说。

刚才的兴致消失了,他眼前想到的是怎样打发这女孩子走。

“时间很晚了,多谢你陪伴了我一个下午,要不要我帮你叫辆车子?”他听着也觉得自己的声音欠缺诚意。

他起身离座,碧琪也跟着站起来。

马汉明脸色之差心情之坏,与刚才判若两人。

他再望过去,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马汉明的心情却没有因此而好转,刚才刹那间的照面,他清楚地看到那男人正是下午在商场跟踪他的人!

碧琪没有立即走开。

“你好像很不舒服,不如我送你回去?”她不放心地问道。

“要女孩子送,我像这样差吗!”马汉明勉强挤出笑脸,“我现在有点事,下次再约你吧。”

他看着碧琪离去。

打发了碧琪走后,他脸上神情冷穆、目光冰冷,就在他身边不远——那个人并未走开,又在他眼前出现!

碧琪心不在焉,眼睛看着键盘,心思却飘到老远。

“喂,神游太虚,在想男朋友吗?眼定定的,我在你身边站了这么久都看不见。”一起工作的玛利拍她一下,“男朋友是谁?是否我们公司的,介绍来见见呀!”“我才不像你,整天想着男朋友!”碧琪把脸一沉,佯装生气。

“好正经呀,不想男孩子!怎么打字老打在那一页?”

玛利戮穿她,不待她过去追打,就笑着跑开了。

碧琪看一下自己打出来的东西,只好承认玛利说得对,她坐了半天才打了这么几行字,说是在工作,谁会相信?

她自己也不相信。

与马汉明去酒店咖啡座后,她见过阿生,他在她公司楼下等她。

“我知道你不想见我。”阿生木讷地说,“我只是想来问你,你去那间公司工作还好吗?”

碧琪到马汉明那间公司工作,与阿生也有间接关系。那天她和阿生在快餐店内,阿生买了份报纸,碧琪无意中看到报纸上的招聘栏。

招聘栏上登着招聘女打字员的广告。

“给我看——”她从阿生手里拿过报纸。招聘公司是她认识的名字,是马汉明那间公司。

“你想找工做吗?”阿生看到她对那份招聘广告有兴趣,猜测着问。

马汉明,那天晚上见到她被抢皮包也不援手的人——“你陪我去面试,我现在就去!”她伸手拉阿生说,“我要找的就是这份工!”阿生跟着她跑,当时他不知道原因。

现在阿生知道了。

“今天下午,我看见你和一个人一起。”阿生说,“我见过那个人,他是你约我出来那个晚上见到的男人。”

“你跟着我!”

“我不是有心的,我在你公司楼下等你,看到你出来——”

在公司楼下等她。

那么他是看到了——“你去那间公司工作,就是为了接近这个人?”阿生问她。

她否认。

她这样做,是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马汉明在那次以后再没有约会她。

他好像忘记了他们曾共度一个下午,即使从她身边走过也不停下来。就像没有看见她一样。

最近他必定为公司的事情所忙,他的事情她都知道,比他认为的知道更多。有人敲她的桌子。她抬头,看见许正那张仍然有点孩子气的脸。

(未完待续)

阅读次数:1,88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