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远远看见他
睡眠是一辆
许多座位空着的
窄长车子。我看见我
坐着,前往一个地方
半路上,在左边
我看见他细细地
展开:神秘的赭红
桔黄,几乎使我醒来
天堂就在我的感觉
后面,就差一点点
如果车子开快一点
或者完全停住
也许我会成为
唯一的一个:看见天堂
然后返回。我无法告诉
人们,那条通道怎样
使我在半夜幸福地
醒来。车子开到终点
热带的地方—
我在逐渐醒来时想念
两个我爱的女人

情人节

没被爱过的童年
使一生携带疾病

早餐的饮水带着病毒
牛奶与芥末使异乡人泻肚

酒在孤独的时刻发亮
一群在湿沙子里

向远处爬的蟹
强烈地渴望得到爱

在坚决和粗暴的黑暗中
感觉爱,批评爱

病中的人,细腻地领会
病的滋味。相爱的人

带来一场暴风雪
谋生的意志丧送的

数十个年头:病毒攻心
叫死劲写诗的年头

为爱、为理解活
孤傲、伤神的青年

根在童年折断
生病的,过份追求幸福的人

回忆

言辞!你未把我毁灭之前
番石榴的瓜瓣是干净的小手
拉着我行走
我撕事物的表皮象挤着葡萄
我的心,打开翅膀
在酒的圆核里飞翔
那时人的面具都闲置在油里
那时,我说过厌恶吗

我的嘴是一匹马
语言是晾晒的草料
飞鸟的双爪埋在里面
蜥蜴在旁边造窝
我说到他们,会感到
经过我的心的动物的疼痛
把手放在字的上面
看见指节上长出一只只触角

童年!我的诗歌干净的房子
田野是一只球滚动
母亲的两个担上挂着篮子
翠绿的叶片上奔涌河流
那时我象现在这样面容焦虑吗
把诗歌象一条抹脏的布洗来洗去
把嘶哑的声音拧来拧去
把书籍狠狠摔在地上
一个雪天站在远离人群的地方
当雪接触皮肤的刹那失声痛哭
那时我强调过赞美吗
全身是闪耀的水银
第一支歌在我的青春中
我露出小鹿犄角似的牙齿
对着生命毫不遮掩地笑着
那时,我走路的姿式
象一只上升的水桶

回忆!这只海螺
金黄的颜色使我看见
生命里头抽搐的肉
石头收缩的声音
肉的声音
海浪梳洗着肌理
溺水者成为硬壳
在我的呼吸中传出
他们死亡后明白这个世界
用寂静向活人复仇的声音
回忆!树木一截截枯朽
蚂蚁在断面上
绕着圈子爬行
光明环绕着你
人哪!向前行动时
掉进最深的黑暗里
其中的姣姣者尽力向外看
在日益接近麻木的肉里
寻找–那只海螺
我们还是孩子时
向着天空发出的笑声

言辞!你未把我毁灭之前
我要看清你真正的样子
生存在人群之中,我是一只
未被异化成人的狼
躲开字和词的陷阱
四周是含满毒汁的喉咙
在荒凉的地方晃动!季节
在人的眼晴里潜藏
露出豹子的斑纹
我的心!你能不把你的嘴
探进摆放在泥里的阳光的圆瓮吗
你能不为一只动物哀号吗
婴儿在前方升起
他舞动四肢,啼哭
大地闪耀着未被人类玷污的光辉
我能不歌唱吗
我的诗歌行行连接
是一根锁链抖动的声音
是我的一只腿,被人群压着
我那愤怒和颓丧的叫声

剥世界的根时在读一行诗
只有站在诗歌面前
我会全身颤抖
听见虫子做爱的声音
我的血,从诗歌的核心向外涌
那些字互相接触趾爪
在粮食的光芒中爬行
空空的海螺,焦虑和崇敬
铸造的大脑,遗留在女人的子宫里
爱,浑身金光熠熠的爱
在液体中升起,手执海洋的牛角
从一支乐曲的开头唤我
我看见,世间最精致的
人的充盈白金的骨头
被诗歌赞誉
祖先以沉默的方式欣赏
骨头的尖刺上
那些蹲伏吼叫颤动
生命中心灿烂的野兽
那些,光明打开的
无上的花朵呀

我的心!那时
你宝石的嘴唇
会显露“厌恶”这二个肮脏的字吗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