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远远看见他
睡眠是一辆
许多座位空着的
窄长车子。我看见我
坐着,前往一个地方
半路上,在左边
我看见他细细地
展开:神秘的赭红
桔黄,几乎使我醒来
天堂就在我的感觉
后面,就差一点点
如果车子开快一点
或者完全停住
也许我会成为
唯一的一个:看见天堂
然后返回。我无法告诉
人们,那条通道怎样
使我在半夜幸福地
醒来。车子开到终点
热带的地方—
我在逐渐醒来时想念
两个我爱的女人

来源:诗家名典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