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看到对蔡霞教授的攻击和谩骂,就因为她曾是体制内的人,就因为她曾是党校的教授,就不能接受了吗?就是共产党高官与共产党脱钩反对派也应该有胸怀去接纳。我们应当看到习近平接二连三对体制内反习力量进行整治进行打压,习近平不这么做党内反习力量就会进一步公开化和扩大化,所以习近平抓捕了任志强,开除了许章润,紧接着开除蔡霞党籍并取消退休待遇。因为党掌控着中国人的生死,之前我们都知道孙文广教授的工资被学校减半,还有许许多多坐过牢的异议人士他们十几年,几十年工龄的工龄说没有就没有了。那些攻击蔡霞的反对派人士还存在着对蔡霞的认知,蔡霞属于党校研究马列反马列的”自由派学者”,一些人没有看清习近平处理党内反习力量,习近平害怕这股力量一旦扩大就失去控制,任志强指那”脱了裤子的小丑”,许章润数度发文针砭时政并重话批评习近平,蔡霞更是指习近平”黑老大””政治僵尸”,反习达到一个小高潮。

上世纪八十年代,1986年当某个大学校长和党委鼓动学生上街,其实许多学生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当这些学生走上街头就感到热血沸腾,原来中国还缺少自由民主,中国大门的打开更多的人加入了这一追求的行列!你说这些带领学生走上街头的大学老师是不是体制内的?你能说他们不是最早的领路人?如何看待反习力量,也是对反对派的考验,中国转型的机遇怎么去把握,转型机遇也许就在中共的担心害怕中诞生,反习力量的抬头就是中共担心害怕的。

如果不久将来出现反对派与中共对峙,可以在多种人们熟悉的途径进行选择,可能出现台湾模式,也可能出现南韩模式,更有可能出现波兰模式。为什么波兰模式更可能呢,因为波兰更为惨烈,几番多轮对团结工会的镇压,但最终迫使雅鲁泽尔斯基的共产党与团结工会回到圆桌坐下来,《通往公民社会》一书的作者米奇尼克此时发表了《你们的总统我们的总理》。一个多次镇压团结工会,双手沾满工人鲜血的共产党头子雅鲁泽尔斯基来当总统能不能接受?波兰人波兰团结工会能不能接受?我们看到了波兰人波兰团结工会的胸怀,接纳了雅鲁泽尔斯基做社会民主转型的总统,避免了人民继续流血,从而结束共产党在波兰的统治和平过渡到民主社会。并颁布了《除垢法》来治愈共产党对波兰造成的恐惧及其后遗症,为了尽快使波兰社会回复秩序,政府公务员基本留下来(中国进入民主社会公务员经过大裁员留下更专业的行政人员),学校教师,金融等行业专业人员都要留下,按照有些人对蔡霞教授的说法,”他们是体制内的人”,这样的说法靠谱吗?我们再说波兰民主后,波兰一些民运人士的工资还不如留下来公务员的工资高,但国家对这些民运人士养老,医疗都有很好的补助。

如果有生之年中国实现了民主俺就旅游去,也不再参政了。其实中国民主后体制内的公务员除了大部分裁员(非专业人员庞大),其他公务员继续留任,行政,金融,学校教授等各业需要一些专业人员留下来继续工作。民主后的中国主要危险来自极端主义和民粹主义通过选票上台出现普京和查韦斯式的人物。

2020年8月25日写于法拉盛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