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太平:试回应自由主义对保守主义的质疑

Share on Google+

现在有法学人士对保守主义提出“批评”。与其说“批评”,不如说大家对什么是保守主义、保守主义与自由的关系等看法不清晰,不一致。

我是一个基督徒,而保守主义与犹太-基督信仰又有着天然的联系。我粗浅地来谈一下我对保守主义的看法以作“抛砖”。

保守主义,一般理解为保守的是秩序、风俗和习惯等。激进主义则是为了要建立一个新世界,首先要砸烂一个旧世界。风俗和习惯其实也可以算是秩序——约定俗成的“复数秩序”或“单数秩序”。我理解的保守主义更简单更浓缩,就是保守秩序——保守观念的秩序、保守道德伦理的秩序以及保守政治法律的秩序。

秩序有很多,刘军宁老师区分出“神明秩序”与“法老秩序”,我们究竟应该保守哪种秩序呢?法老的专制秩序、儒家的伦理秩序、佛教的心灵秩序也应该保守么?我不认为保守主义需要保守这些秩序。保守主义保守的其实是一种基于上帝启示的秩序。伴随着宗教改革、文艺复兴以及启蒙运动,哲人们总试图用理性去构建某种秩序。理性主义的崛起,特别是随着科学的兴起,超验的上帝被悬掷,哲人们总想去构建某个庞大的系统,而把人拉入种种主义里,拉入某个封闭的必然律。

革命,举着理性“应然”的旗帜造反,去打破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旧风俗”“旧习惯”。保守主义正是从这个角度对“以理杀人”作出反击。人的理性是有限的,以人的理性构建的秩序恰恰容易带来专制与极权。保守主义是保守基于启示的神圣秩序。这种秩序有超验的成分,不是理性可以消除的。保守主义,不带有神学的色彩,我们也可以理解为保守某种开放的秩序。这种秩序是演化而成的,而非人理性能够完全计划和掌控。

尼采说哲学家干的事就是确定价值秩序。每个人都会去排列出一个秩序。保守主义保守的是上帝创造的秩序,是自然秩序,是启示的秩序,而非某个人在大英博物馆构建的某个秩序,然后整个人类都得按他的秩序来进行。这也是为什么保守主义强调上帝的启示,以及以摩西十诫为律法基础的原因。保守主义是一种谦卑的政治哲学。我们作为有限的人冥思苦想出来的东西如何能比无限的全知全能的上帝高明呢?

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有什么关系呢?保守主义是自由主义最坚定的盟友,甚至可以换一种说法,保守主义者才是真正追求自由的,不光是理念上,“口炮”上追求,而是实践上,制度层面去落实。

约翰密尔在《论自由》里提出自由是处理个体与群体之间的关系。严复理解的《论自由》则是群己权界。自由首先体现在一种界线问题。一个道路,划分了车道,才能让司机在规则里体验驾车的自由。保守主义便是要保守这种保障自由的秩序。没有这样的秩序,大家随意开车,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交通规则,这车还能开得自由么?

自由,作为一种价值,甚至作为目的,因为人的自私本性,常常遭到破坏,所以更需要珍惜。如何去珍惜呢?那就是保守这种保障自由的秩序,守住自己的边界。我们保守上帝给我们的,不越界才能有真自由。《论自由》里的一个边界就是自己的自由以不伤害他人为前提。

保守主义便是要保守这种保障自由的秩序。这里的保障自由的秩序又分成观念层面、伦理层面与制度层面。观念层面,作为基督徒就相对来说比较好理解。人首先要守住人与上帝的边界。我们只是人,就不要去扮演上帝。理性也同样有边界,理性当然也不能越界要去计划一切,控制所有。观念层面的保守主义很自然地会走入信仰。自由主义者的自由是没有神圣性的,而保守主义的自由则具有神圣性。自由意志是上帝赋予每一个人的神圣权利。上帝也不剥夺人的自由意志。自由主义者恰恰因为不具有保守主义精神而无法获得自由。上帝创造人,赋予人自由意志,只是告诉人守住人与神的边界——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不要吃,结果人偏偏要悖逆上帝。人因为没有保守上帝创造的秩序,结果在所谓的自由里沉沦,被罪捆绑,活在监狱而不自知。保守主义便是要保守上帝的秩序,并且承受自由。这是观念层面的保守,保守内在人与上帝边界的秩序,心灵秩序。

制度层面,不是所有的制度都是保障和能实现自由的。保守主义是保守那些维护自由的制度。启蒙运动,试图用契约论证成的国家,有专制的契约论、平等的契约论也有自由的契约论。保守主义是保守能实现自由的制度。自由的制度其实很脆弱,所以更需要保守,仿佛父亲要保护自己的小孩。自由文明的制度也常常被专制和野蛮所征服。圣经所以常常讲要分别为圣。英美的自由制度能够不被野蛮打断,也跟他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有关。保守主义便是要保守这些自由的传统和保障自由的制度。保守主义除了守住人与神的界线,还要在现实制度层面守护好个人与集体、个人与国家、个人与他人之间的界线。保守主义守住这些界线其根本目的是实现人的自由。极权主义,集体主义恰巧在实现人的自由的口号下模糊界线,从而带来专制。保守主义为了保守守住人间的界线,那么很自然地会谈论思想言论自由、财产权问题、宪政民主等问题。

一群人围绕着一张桌子争论,其中的激进自由主义者要掀桌子,并且与压制自己自由的人拼命,他们想要搭建一个更好的桌子。保守主义者首先要保证大家有一张能坐下来争论的桌子,因为谁也无法保障桌子掀翻后,更好的桌子就能搭建起来。这张桌子也可以理解为根本宪法。

保守主义是守旧吗?如果保守主义保守的东西是上帝创世以来的人与神的界线。这是古老得不能再古老的秩序了。保守主义是保守人的自由之根。保守主义是变相的维持现有秩序,拒绝任何变革吗?当然不是。保守主义也可能对现有制度进行革命性改变。不同于激进主义以及乌托邦理想式的对旧有文化风俗制度进行摧枯拉朽的破坏,而自己的理论从来没有经验验证的成功,保守主义是去实现人们已经验证过是保障自由的秩序,哪怕这种秩序已如压伤的芦苇将残的灯火。保守主义在中国到底需要保守什么呢?如果中国不产盐,难道我们就不吃盐了么?况且在中国保障自由的秩序如海绵里的水,看上去没有,挤一挤总还是有几滴的。百代皆行秦政制。百代以前总还有个百家争鸣,可以“挤一挤”吧?中国的教会传统里也还是有的。一个中国人成为基督徒其实也就加入这种保守传统了。首先,至少他保守了人与神的界线,会警惕自己升起为“红太阳”。

来源:作者微信

阅读次数:1,80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